“我靠,你他妈说什么?”孙六空的脸色也瞬间拉了下来,没想到他的脾气也挺大的。

  “老子就说怎么着,你瞧瞧你那不可一世的样子,跟那张扬一样,谁鸟你啊!”文祥也瞬间沸腾起来了。

  这句话一脱口而出,我就知道后果有多不堪设想了,这不是连张扬都一起得罪的节奏吗,咱俩能吃得消吗......不过就算换成我,说出那样的话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孙六空太叼了。

  而现在我也什么都不怕了,是生是死随他个便,此时非彼时反正我已经看开了。

  看见孙六空的脸绿成那样,拳头也死死握紧着,似乎随时就能灭了我们。我意识到事情的不妙,赶紧拉着文祥的手使劲往外跑,并大喊“快跑!”

  我们发疯似地跑到学校的地下大厅,发现孙六空没有追过来,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而且是从四楼冲下来的,说不累是假。

  “好险......”文祥说。

  “是啊,你没看到孙六空的脸,那叫一个绿啊,我们差点就没命了......”

  我说出这话时,全身已经微微颤抖,仿佛已经身临其境了一样。真的,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张脸,那叫一个恐怖,现在想起还会做噩梦......“我草,孙六空有什么了不起,爷爷我还敢和他单挑呢!”文祥激动起来,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服气。

  我突然想起上次跟张扬在课室的情景,笑着回应道:“得了吧,上次你跟张扬打的时候怎么一点也没伤害到他?”

  “嘿嘿,装备过期了嘛。”文祥说着,“你不也一样嘛。”

  “......我那是没有装备。”

  我看了看周围,此时此刻,学生已经变得越来越少了,月色也变得越来越暗。

  大概已经快六点了吧。

  但是我和文祥并没有离开学校的,毕竟我们知道,刚刚捅出那么大的篓子,显然已经没有了退路。当然我也没有责怪文祥,因为换成我可能也会这样。这种人,佛都有火啦。

  那现在怎么办?等他俩下来打我们?我们当然不会那么傻。现在这个时候,张扬也应该出来办公室了,可能正和孙六空商量怎么弄我们呢。还好没有给孙六空钱,要不然作为张扬死党的他,还是会来揍我们的。

  我用余光看了看校门口,发现正站着两个人。想都不用想,应该就是张扬和孙六空了。

  我凑过去认真看了看,嘿,还真是他俩。堵住门口不让人走算什么本事......不过他们并没有发现我们,因为我们这里有根柱子挡着我们,而且距离也有点远。当时的地理位置,只有我们能看见他们,而他们却看不见我们。这就是所谓的他在明处,我在暗处。

  我用手碰了碰文祥的身体,然后用手指了指校门口。

  文祥怒了:“擦,这俩龟儿子就会玩阴招,知道我们打不过他俩。”

  文祥说完,又低下头,叹了口气:“我们刚才直接向外面冲不就得了,干嘛还要跑到地下大厅来......”

  我语重心长地对文祥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况且我们连初二都躲不过,你说有用吗。”

  文祥听了我这番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瞬间觉得我有做白纸扇的潜力。

  在这里我有必要解释一下白纸扇的意思,白纸扇就是很有智慧,他可以不会打架,可以没有战斗力,但是一定要很有计谋,特别是顾全大局。

  “那现在该怎么办啊?”

  是啊,该怎么办呢,总不能去找罗浩吧,就算去找罗浩也不太现实吧,除非他还在学校。

  当时我们读小学都没有手机,所以要联系人还真的挺困难的。

  5酷匠r网%永◎R久免iz费e看:小说

  我又继续说道:“反正横竖都是死,我们还不如去拼一把,弄得他们以后不敢懂我们一根毫毛。”

  我说出这句话,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不是死路一条吗,我的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可是......有胜算吗?”文祥无奈地说道。

  “有。”我说。

  “啊?真的?多少胜算啊?”文祥的脸由阴转晴。

  “百分之......零。”我面无表情地说。虽然是二打二,可是论体型,论力气,论技术,论实战技巧,我和文祥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唉......我去你的,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

  “不过不拼的话,那也是死路一条啊。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杀出一条血路。”我淡淡地说道,明显的夸张,但我似乎还非常淡定。

  如果我俩去跟他俩硬拼,那种后果可谓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结局很悲壮。

  就在这时,我们隐隐约约看到地下大厅的角落还坐着一个人,似乎非常伤心。

  咋呼一看,竟然还是我们班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陈小武说:

  现在章节的字数开始猛涨,大家撸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