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都惊呆了,纷纷望过来。

  “看毛看,没看过美女啊!”

  邓颖欣这一句话,也就没人继续看戏了。

  邓颖欣作为一个女生,竟有如此大的气场,而我作为一个男生却连她刚刚骂刘扬那句话都不敢说。因为我怕张扬知道,然后将我人间蒸发掉。钱福泽啊钱福泽,你要我说你什么好?

  连一个女的都不如,你该如何是好?

  不过如果把邓颖欣当成男的,也就比我高一点点,一米五的个头去打一个一米五五的个头,体型又没有优势,打来有何意义?

  而我那时候的身高不超过一米五,人也非常瘦小。

  如果换做文祥,身高的话虽然超过张扬一点,可体型跟我一样,非常瘦小。

  文祥见我作惊呆状,连忙发话了:“小欣,你就继续吹吧,你就会吹牛,把牛逼吹大有什么用,能草吗?”

  我和邓颖欣听了这话,已经笑趴下了。

  “兄弟,你还挺幽默的......”我捧场道。”

  “那还用说,我可是......”

  我知道文祥也准备吹牛逼了,赶紧打断他的话:“行了行了,人家吹牛逼你也吹牛逼,是不是想比比谁牛逼吹的大啊!”

  两人终于不吹牛了,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居然还能镇住他俩。

  7更新$最O"快^上6"酷匠网

  “说点正经的吧,到底该怎么办?”我摊开正题。

  “还能怎么办?他要钱不就给他咯。”文祥摆摆手,似乎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邓颖欣却激动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大怒:“你俩怎么这么窝囊,被人欺负到头上还不晓得反抗,他们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们这次被孙六空抓住把柄,下回他干脆像张扬一样得寸进尺,直接勒索你们。”

  邓颖欣说得那叫眉飞色舞,头头是道。我和文祥也听得目瞪口呆,但也觉得不无道理。

  “有道理......”我和文祥几乎同齐说出了这三个字。

  “挺配合的嘛。”

  “那当然,我们是知己。”

  “好了好了,现在还说这些,你们先想想该怎么办吧。”邓颖欣拍了拍我和文祥的肩膀,就好像是我们的兄弟一样。

  我和文祥低了低头,表示没有任何办法。

  “我告诉你们,你们见到他们的时候,直接上去揍他们就行了,一定要主动出击,不要留一点情面。”邓颖欣说道。

  “这怎么可能......”我说道。

  “就是啊,打又打不过他们,到头来还得被他打得遍体鳞伤。”文祥也说。

  “打不过也得打,想让别人瞧不起你们吗?”邓颖欣急了,语气也放大了。

  我顿时觉悟了。确实啊,在当今社会,你强他弱,你弱他强。你越懦弱,人家越要欺负你。“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是没错的,看来确实要给点颜色给他们瞧瞧了,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们。

  再看看文祥,也是紧紧地握住拳头,撇起嘴,眼神是如此地坚定,想必跟我一样,已经觉悟了。

  我握紧邓颖欣的手,激动地说:“谢谢你让我们觉悟。我们会做的了。”

  “嗯,你们明白就好。”邓颖欣笑了笑说,“我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让你们俩走入正轨。”

  邓颖欣笑了,那如碧波般清澈的眼神,洋溢这淡淡的温馨,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

  我陶醉在这美好的场景,嘴角微微上扬,满意地笑了。

  此时早已忘记了好兄弟文浩宇的存在......“小泽,小祥,你们的命运掌握在你们手中,一切就看你们的了。”邓颖欣最后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小欣大人!”

  “哈哈......”

  很快便到了上课的时间。

  我们坐在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课室里,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座位上,一如既往地听着课。

  谁也没有想到,那天就是改变小学命运的一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陈小武说:

  压力大大滴,大家撸撸票多多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