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归还武学【新人新书,求支持!】

  “可恶!便是家族最顶级的凝练元力的武学,六转聚元诀也依旧无法修复破损的气海,根本无法阻止元力的流失!”唐辰一脸痛苦的低吼着,眼神充满了绝望之色,由于气海破损,短短三天时间,他的修为由六品跌落为零,除了身体稍微健壮一些,跟普通人再无两样。

  十岁那年母亲去世,他挺过来了,可是这一次,即使族长破例让他参悟家族最高武学也无法挽回这一残酷的现实,气海无法聚集元力就意味着不能修炼武学,唐辰万念俱灰。

  “莫说在青河镇,便是在北阳城也没有听过,气海受损有修复的可能。我却还不肯面对,当真是可笑至极。”

  惨然一笑,唐辰掏出胸口的这枚玉佩,这是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一样东西,而这枚玉佩更是与父亲相认的信物,对于从小就没有见过父亲的唐辰来说,所谓的信物更多的是怀念已逝的母亲罢了。

  据母亲透出的只言片语,唐辰知道自己的父亲似乎是一个大宗门出身的武者,此事他也专门问过族长,族长直说了一句话:等你有资格参加化龙之战,你自然会知道。

  化龙之战是整个大秦国最顶级的武者才有资格参与,唐辰暂时只能仰望,但是他无所畏惧,苦修武学,不分寒暑,这才有了六品的修为,在同阶之中也是不落下风的了。

  如今气海破损,一切都成了镜花水月。

  “三天期限已到,纵然没有收获,也得将武学归还,否则族中那些长老又有借口指责。”

  酷u#匠X网正《“版√U首#发z

  勉强振作起来,唐辰把这部六转聚元诀纳入怀中,朝着家族的武技阁走去,这些年若非族长照顾他们孤儿寡母,唐辰的处境不堪设想,这次破例,更是族长力排众议,自然不能让族长难做。

  无比熟悉的武技阁,此时在唐辰看来竟然是那么的陌生而遥远,心神不禁恍惚起来。

  “呵呵,这不是唐九爷么?听说您的气海被四品妖兽给抓破了,不知道有没有恢复啊······”

  “我看没那么容易!气海破损绝无可能修复,纵然是三品武学六转聚元诀也无法打破这个铁律!”

  唐辰冷冷的扫了一眼拦在自己面前的华衣少年,没有说话,径直绕开。

  看到唐辰如此,华衣少年唐安之满是得意之色,若是平时,唐辰绝不会容忍,显然他的气海确实没有修复,已经沦为了废物了,不敢再跟自己摆谱了,这几年处处被压制的不忿,自然要好好发泄出来。

  “唐九,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在跟你说话呢!”唐安之故意大声的嚷嚷着,武技阁附近来回的人不少,引来了不少的人。

  一见是唐辰,不少人都暗中摇了摇头,心中惋惜不已,几天前北燕山之行,唐家七名弟子全部重伤返回,唐辰气海被妖兽抓破,伤势最是严重,惊动了整个唐家。

  唐安之乃是家族大长老的嫡孙,气量又不大,一时间大家也不敢出头。

  “你要我说什么,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么?”唐辰反问了一句。

  唐安之顿时语塞,确实没什么好说的,自己只不过是为了羞辱他一下罢了,被唐辰这么一质问,他脸上涌现几分恼怒之色。

  而刚才还一脸平静的唐辰,却突然发作了。

  “在北燕山,你就打乱了原先制定寻找五色草的路线,不知天高地厚的随意乱闯,让大家冒险这我认了。五色草乃是喜光灵草,你却为一己之私,去那阴湿之地找地阴花,这我也认了。在找到大家辛苦找到几株五色草,你却逞强,贪功冒进,惊动了那只休憩的四品妖兽,不仅五色草没有到手,反而让我等陷入这等危难之中!!!”

  “若不是我唐辰拼死拖住那畜生,你唐安之今天还能站在这里侃侃而谈么,你大声的告诉我,能不能!!!”

  唐辰大步走向唐安之,眼睛死死地瞪着他,咆哮的吼道,摄人的眼神直刺唐安之,仿佛一头陷入疯狂的凶兽,随时要择人而噬,使他一时间竟然不敢直视。

  其他五个弟子还在养伤,北燕山之行的具体情况除了族长长老,也就他们两个人知道,若非这样,大长老如何会同意族长将六转聚元诀借予自己参悟三天,如今自己气海破损,这唐安之就迫不及待的要来落井下石,唐辰心中的怒火登时爆发出来了。

  旁边围观的家族弟子,顿时就不屑的看着唐安之,此人人品确实差到极点了,好歹是救命恩人啊,用得着这么下作吗,典型的忘恩负义。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你满意了吧。”

  唐辰用肩肘狠狠地撞开了唐安之,大步的走向武技阁。

  众人也慢慢散开,只留下唐安之和他的两个跟班,唐安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根本没有想到唐辰都沦为了废物还敢这么跟他说话,即使他不想承认那一刻确实被唐辰的噬人目光给吓住了。

  “唐九,你给我等着,我狠狠的不收拾你,我就不叫唐安之!”

  两个跟班不知所措的问道:“少爷,咱们还去香居楼么?”

  “死开!你们这两个蠢货!你觉得本少现在还有这个心情么。”唐安之重重地扇了两个跟班几巴掌,回头望了一眼,一脸阴沉的离开了武技阁。

  武技阁有三层,每一层都放置了唐家百年来收藏的武学,这六转聚元诀便是放在那第三层。每一层都有家族的长老坐镇,唐辰拿出这部三品武学,没有任何阻拦的走到了第三层。

  第三层坐镇的还是三天前的那位六长老,看到唐辰上来,锐利的双目顿时扫来,犹如实质的目光瞬间便将唐辰看穿,依旧是没有一丝元力在身,显然这部对元力凝聚有奇效的三品武学也没有起到作用,虽然早已知道结果,还是忍不住叹息。

  “身上的伤势怎么样了?”六长老温声问道。

  唐辰恭敬了行了一礼,苦笑道:“多谢前辈关心,身体已无大碍了,只是这一身的修为却已经付之东流。”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我辈武道之路更为凶险,天无绝人之路,切不可自暴自弃!”见唐辰满是颓丧,六长老语重心长的劝诫道。

  “气海受损,一切成空,又有何可弃的呢。”放下六转聚元诀,唐辰拜别了六长老。

  望着那个还稚嫩的背影,六长老无声的摇了摇头,对这个饱受磨难的孩子,成为一个普通人也许是个不错的归宿。

  自己较为偏僻的小院临近北燕山的一部分外围,附近有处天然的修炼场所,唐辰常常在那里磨炼武学,对自己成为一个废物的事实,唐辰始终无法释怀,只能在这个属于自己的天地,没有人打扰,一切烦恼都似乎可以暂时忘记。

  “真的要放弃了么?”

  唐辰记得母亲临终前虽然没有过多的提及自己的父亲,可是他还是听出母亲对父亲的那份真挚的爱,那份眷恋与不舍深深影响着唐辰,所以他才想要不断的增强自己的实力,以期望有一天,他能正大光明的站在父亲面前,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不回来。

  “不能放弃!母亲的遗愿我一定要完成!气海无法凝聚元力,我就走体修的道路!上古一样有体修强者纵横天下,他们能行,我也一定可以!”

  在整个北阳城,甚至是大秦国也没有一个赫赫有名的体修强者,而且体修也多是难有成就,但怕辛苦不是唐辰的性格,要想继续武道之路,体修是唐辰目前唯一的选择,尽管这条路要难上百倍千倍。

  一番通彻之后,唐辰心中开阔了很多,年轻的脸庞不禁多了几分坚毅。

  “好好洗个澡,明天去武技阁挑选一部淬体的武学!”

  眼前这条潺潺流动的小湖,碧波荡漾,涟漪层层,湖底也隐约可见。唐辰以前修炼完毕后都会在这个湖中洗个澡再回去,但都非常匆忙,这一次索性彻底放松一下。

  解下衣服,唐辰一个猛扎,跳入了湖中,此时已经是入秋时节,天气转凉,但是曾经作为一个六品武者的唐辰却感觉浑身发热,修为没了,体内的气血却依旧浑厚,这一点点凉意对他来说自然不算什么。

  唐辰水性不错,在贴近湖底畅游也行动自如,忽然胸口一阵的冰凉,起初唐辰还没有在意,渐渐地,这股冰凉竟然有几分刺骨的寒冷,低头一看,却是胸口那枚母亲给他的玉佩。

  玉佩做工精致,其上的纹路还算清晰,但样式却是很普通的虎形玉佩,这般突然散发出的寒冷更是让唐辰不明所以。

  从母亲去世那天,唐辰就一直贴身佩戴,整整六年过去了,这玉佩也从未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唐辰仔细的打量着这块玉佩,试图找到问题所在,这块玉佩乃是母亲唯一的遗物,绝不能有失。

  一阵寒冷并未持续多久,无暇的玉佩之中便泛起了一团淡淡紫色气体,这团紫色气体随即便沿着玉佩上面刻画着的纹路,开始流动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