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地级妖兽的内丹,可是价值不菲的,此兽还是在地级巅峰的时候暴亡的,虽然算不得真正的地级巅峰妖兽内丹,但是品质绝对在地级中阶妖兽内丹之上,而毒丹又颇为少见,卖一个好价钱是很容易的。

  /,最}A新D章☆节8上O酷匠{_网m

  收起这颗毒丹,唐辰继续赶路,而那人等到没了动静才露面,却只看到一地的烂肉,唐辰的踪影他无从得知,他已经跟丢了。

  前行了大约半个时辰,唐辰感觉已经相当接近那妖兽的所在了,妖兽再也没有遇到一只,不远处一阵烟云缭绕,感知也大大的降低,近前一看,有一座数丈大的古老沧桑石碑矗立在前,地基已经布满了青苔,表皮也有呈显脱落迹象,这石碑应该在此有相当的时间了。

  其上刻画了‘封绝禁地,切莫擅入’这八个字,浓浓的警示之意,唐辰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的走了进去。

  没走几步,唐辰就看到眼前的烟云突然开始翻涌起来,这封绝禁地之中阵阵轰隆声远远的传来,一道浅色黄芒闪过,唐辰眼前的景象忽然变成郁郁葱葱的山林,远处隐约座落了几座大山,柳暗花明。而他出现的身后是一个幽深的洞口,认真一望,唐辰才发生他身处一面数百米高的山壁之上,落脚之处也仅有方寸之地。

  沉思了片刻,唐辰紧贴着山壁,缓缓下落。

  寂静晴朗的天空偶尔划过几道闪电,让人感觉很是别扭。

  从山壁下来的唐辰刚一踩到地面,就仰头一望,那个来时的入口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打量了一下环境的唐辰现在才反应过来,按说这样的环境,不可能连一只花虫鸟兽都看不到,唯一能形容的就是静,安静、寂静。

  面对这样诡异的环境,唐辰也无从下手,只能暂时凭着感觉走,以远处的大山为目标,唐辰连续奔行了许久,距离依然是那么远,好似近在眼前,又好似遥不可及。

  唐辰知道不能像无头的苍蝇乱冲乱撞,静气凝神,闭上双眼,心神缓缓沉静下来,不知不觉来到丹田,那团心火顿时活跃起来,围绕这唐辰的心神盘旋几圈,竟然自行从丹田钻出,唐辰若有所悟的想了一下,决定跟着心火,这心火自从岩浆湖一行,多了几分灵性,着实不简单。

  心火洞悉任何虚幻,直至这万千幻象,在一处毫不起眼的地面落下,嗞溜一下,便消失不见。

  不等唐辰过去找寻,整个地面陡然一阵轻微地震动,地面忽然凹陷出了一个方圆十数丈的大坑,坑中一片漆黑,不知深浅,但唐辰凭借与心火的感应知道,此火就在底下。

  扔了一颗石子,足有半分钟之久,才听到一声微不可察的啪嗒声,这大坑也有一定的深度。

  不久,坑中忽然亮起一道白光,唐辰近前一看,猛地,坑中刮起一阵极强的罡风,一把便将唐辰吸入坑中,唐辰重重的从地面摔倒地底,根本来不及反抗,所幸肉身强悍,受伤不重。

  “这是···!!!”

  待到唐辰落地,整个坑中也瞬间光亮起来,唐辰抬眼便看到了一排排整齐摆放的全部都是宝器!

  灵力流转,游而不散!

  每一件宝器的气息都比张观火的龙首宝剑丝毫不弱,还有一部分已然是强于龙首宝剑,应当就是张观火所说的地级宝器!还有五件宝器更是荡漾着奇异的气机,唐辰只是看了一眼,就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难道是天级宝器?!!!”唐辰一阵狂喜,却没有妄动。

  之前的幻象在历历在目,唐辰也不敢轻举妄动,若是这些也只是幻象,而自己前去收取触动了某些机关,倒霉的可是自己。能够布置如此高明的幻象,修为定然远超自己无数倍,这样的大能若是动了手脚,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心火在那边!”

  此处是心火引导自己来的,唐辰还是先感应了一下,然后发现心火在这个深坑中的尽头处,那里有一座石台,石台上放置这金黄色蒲团,一个胡须发白的老者盘坐在上面,老者已经气息全无,但神态安详,脸上肌肉依旧红润可见,两手结成一式道印,一支疑似宝器的钢鞭置于左臂弯,闪烁着几分幽光。

  让唐辰不解的是,老者全身并无一丝灰尘,而其周边的石台之上却是沉淀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其中的不同寻常,耐人寻味。

  而在石台七尺前方,地面摆放了一尊古铜色三足鼎,此鼎有两耳,一人高,鼎身雕琢的奇形异兽,云雾缭绕,栩栩如生,心火就在鼎中!

  此鼎朴实无华,体表流转的灵力纵是比起人级宝器都有所不如,只是它那体型就十分吸引眼球。

  再者,鼎这种东西都是炼丹师必不可少之物,想要炼制一炉上好的丹药,所需的丹鼎也是不可或缺的条件,还能提升炼丹成功率,一般人都不敢小瞧任何一尊鼎,唐辰对炼丹师了解不多,又身处此地,怎敢小觑。

  “摇光鼎?”

  唐辰轻轻一跃,跳上大鼎,只见鼎中氤氲一片,隐约看到心火藏于鼎底,借助火光,在鼎底映衬出了‘摇光’两个古篆字体。

  心火被云雾缭绕,唐辰尝试呼应,却感受到了心火的一丝不情愿,唐辰也猜测心火可能自有机缘,便不再强行召回,自顾自的在附近徘徊,当然他最感兴趣的自然还是石台之上的老者。

  盯着老者看了半天,唐辰单掌一挥,纯以肉身之力,隔空击出一股强劲的掌风,掌风落到石台之上,轰然便将这层厚厚的灰尘击碎,漫天飞舞的灰尘肆意飘荡,一旁的唐辰却是目光一凝,他发现扬起的灰尘竟然无法靠近蒲团上的老者,灰尘在距离老者几寸处,便会毫无征兆的垂直落下,无一例外!

  石台上肆意飘荡的灰尘距离老者与唐辰孰近孰远,一目了然,灰尘已经飘至唐辰这边,而老者瑕疵不沾,足以说明老者身上还留有什么手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