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人的带领之下周困的几十个人迅速的朝着他们就扑了过来,而我冷眼一扫,然后一个飞身就扑到了那个人的面前右手轻轻的一甩,手中的水果刀已经插进了对方的咽喉部位,那个人一双眼晴睁的是溜圆,一脸的难以置信,不敢相信自己死的会这么容易,他身子还是直直的朝着后面侧了下去。

  我把水果刀收了回来,冷冷地说道:“既然你这么执迷不悟的话,那也就怪不得我了,记得投胎的时候,要好好的做人,不要当什么走狗了!”

  现在两伙人都已经混战在了一起,那些人虽然看起来也会一点功夫手中也拿着砍刀、长刀,但是怎么能与这五十八人相比呢?更不用说秦丰、徐毅和汪直三个人变态了,只见他们三个人犹如鬼魅一般,在人群里面穿梭着,秦丰的刀光闪烁,徐毅和汪直两个人的掌风呼呼作响,就仿佛夺命符一般,不断的有人惨叫一声,让这个夜晚更加的显得有此凄惨和诡异。

  有一个大汉眼见汪直的腿功精妙无比,而且连续踢翻了自己五六个人,都是受伤颇重,连忙双膝一弯,就跪在了地工连连磕头,叫道:“大哥饶命啊,大哥饶命啊,我也是混口饭吃而已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给我一条生路吧,我真的不敢了!”

  汪直听到了他这么一说,心也顿时软了许多,叹息了一口气,说道:“混口饭吃?在哪儿挣不到几个钱呢?为什么要在这里的场子里面做打手呢?”

  那个大汉连连磕头,说道:“大哥饶命,都怪我,贪图这里的工资高啊,我以后再也不敢,我再也不敢了......啪!”的一声只见他的话语顿时中断了,身子摇晃了两声,一脸的惊恐,倒在了地上立即毙命了。

  是我开枪杀死的,他把枪收了回来,没好气地看了汪直一眼,说道:“临行之前我对你说什么了?你怎么没有按照我的去做呢?”

  汪直顿时急的老脸一红,有些心虚地看着我,叫道:“他,他们都是为了养家糊口的,你何必要了他们的命呢?他们怎么说也是人啊,难道你一脸同情之心都没有吗?”他没有想到对方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简直是不把别人的生命放在眼里。

  刚来的时候,他确实杀心很重,但是看到别人跪地求饶之后,他真的有些心软了,毕竟他当过武警,受的教育也比较深一点,所以才有此一出。

  我冷笑了一声说道:“养家糊口?同情心?你难道不知道你刚才的犹豫,差点让我们这些人全部葬身在这里吗?你怎么当的特警?难道不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狠毒吗?”他走到了那个大汉的面前,扳开了他的左手,从对方的手心里面拿出了一颗手雷,塞在了汪直的手里面说道,“你看看他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吧。”

  汪直看着自己小手里面的那个手雷,心惊不已,如果刚才那个大汉把这个手雷引爆的话,那自己这边得死多少人啊?”她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刚才对那个大汉心软了,后悔刚才对那个大汉的迟疑了,要不是我眼疾手快的话,那他们肯定要全部死在这里了。

  他肯定的点了点头,把那个手雷放在了怀里,然后叫道:“凌迟,我知道怎么做了!”他捡起了地上的一把砍刀朝着剩余的那些人就扑了过去,下手都是极狠,一刀一个,动作极其的麻利。

  对方几十个人前后经过了五分钟的时间,全部被我他们杀死了,地上都是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鲜血都把整个地面都染红了。

  我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在确保没有一个人还活着之后,他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继续是走!”他和秦丰他们三个人还是走在了最前面。

  就在他们又是了没有三十多米远的距离的时候只见他们所站立的地面发出了轰隆隆的声音,仿佛是什么裂开一般,他们都是脸色微变。

  我大声叫道:“大家都后退!”

  就在他们刚刚往后面退出了是十几米远的距离的时候,只见他们刚才所站立的地方一下子陷下去了一大块的面积,“啊......”

  只听到一声惨叫之声,只见秦丰已经不知道被哪里突然冲出来的一个人连续的进攻所逼退了好几步远的距离,但是那个的右臂已经猛烈的朝着他的胸口击打了过来。

  如果秦丰被这个人击中的话,只怕肯定是没有救了的。

  我脸色骤变,只见他双手合十,这个时候已经跑不过去支援了,他只有掏出身上的砍刀朝那个人丢了过去。

  “吧嗒!”一声,就在那个人的右臂距离秦丰的胸口还是十几厘米左右远的时候,他的右臂竟然被我齐齐的砍了下来,掉在了地上。

  秦丰差点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煞白,他自然是看见刚才自己那些同伴是如何惨死的了,要不是我帮助自己的话,只怕自己此时也会落的同样的下场了。

  要是明着真枪真刀他不怕死,可是突然飞了一个人出来,那可是吓得够呛。

  我一把把他拽在了自己的身后,然后右手的水果刀朝着那个人的左臂就用力的削了过去,同时大声地叫道:“你拿上一把砍刀,躲藏在我的身后,注意保护自己!”他这么一刀并不能砍断那个人的左臂,但是他的水果刀却是一刀砍了下去,却在对方的关节处又打了一个转,可以说让对方的关节处的骨头瞬间就断了好几根。

  “操.蛋!”那个人怒骂了一句,没有想到竟然会碰到了我这样的煞星,转眼就把自己的右臂削断了,而自己的左臂也是朝不保夕了,他愤怒的同时,左右挥动起了拳头,飞快的朝着对方的面部打过来一拳。

  我左手也是同时闪电般的探出,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然后右脚同时飞起,朝着对方的肩胛骨就踢了过去,只听“咋喀!......”一声,刚才本来就没有连着多少的骨头被我这么一脚的全部断开了,对方的左手臂被我直接折了下来,提在了手心里面了。

  秦丰都看呆了,眼前的我是不是太恐怖了?无论手上的功夫,还是脚上的功夫,甚至是枪上的功夫和刀上的功夫,都比自己强出了许多。

  我大喝了一声,然后左手抓着对方那只左臂,朝着又朝自己扑过来的人的面目就甩了出去,只听“砰!......”的一声,直接把那个人打得连续后退了十几步远的距离,跌跌撞撞的,差点就掉倒在了地上。

  而就在这时,好几十个蒙着面的人也从各处的角落里冲了出来,举着砍刀就朝着我他们而来。

  我和秦丰这里消灭的前面的敌人也差不多了,所有那还剩下的那些小弟都冲了过去,帮助徐毅和汪直他们两个人,也帮助了他们不小的忙。瞬间场面上分成了两伙人,前面一伙是我和秦丰带领着十几个人继续砍杀所剩无几的人,而后面一伙是徐毅和汪直带领着三十多个人砍杀后面大量的蒙面人。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工厂院子的两边同时冲出来两伙人,每一伙人都有一百多人,而左边为首的正是啊南、杨天雄几人,他们三个人每个人手中都举着一把白花花的砍刀就冲了过来,右边那一伙人为首的自然是杨天赐,林夕,麻虎他们三个人则是都提着一把磨的发亮的斧头,看看都让人心惊,而麻虎更是提着两把斧头,和古时候的程咬金一般,仿佛一个魔王出世一般。

  啊南他们赶到的时候,看见中间已经乱成了一片了,急忙叫道:“妈的,我们竟然来迟了?兄弟们都给我砍啊,妈的,我倒要看看这些所谓的狗崽子有多么厉害了......”他首先冲到了一个蒙面人的面前,右手的砍刀已经朝着对方的右肩胛骨砍了过去。

  “砰!......”的一声,他整个人都忍不住震动了一下,对方的肩胛骨处也随之断裂。

  “兄弟们,拼了啊!”啊南呼啸一声,举刀就砍。

  “当......”的一声,和对方的砍刀夹在了一起,然后叫道:“大家都一起上啊,他们才几个人,我们这么多人呢,还斗不过他们吗?”

  那一百名小弟也都是强悍无比,虽然没有什么功夫,但是都是一股子的冲劲,只见已经有几个小弟把一个蒙面人抱在了一起,有几个人使劲的抱着对方的双臂,有几个人使劲的抱对方的双腿,甚至有两个小弟用力摇住对方的脑袋,他们都还是一群半大的孩子,和这些成年人比起来,还是有些嫩了,不过他们几个人围一个,倒也能放倒不少人。

  场面陡然更加的混乱了起来。

  很快,十五分钟的时间过去了,那五十个蒙面人已经被斩杀的是干干净净,到时死了几个人,但是其他的几乎都是抱着自己受伤的伤口倒在地上嚎叫着,只见地上到处都是断胳膊断腿,扔得一的都是。

  血,染红了整个院子。

  不过我他们这一边损失也是极大的,啊南小组的五十八个人里面,此时已经只有四十六个人了,已经有三个人惨死在了那些人的手中了,而啊南他们所带来的那些名小弟也惨死了倒是没死,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他们这么多人虽然面对着比自己力量大出很多倍的人,可是没有一个人退缩,现在大家都杀红了眼。

  我看了看这血淋淋的场面,忍不住叹息了一口气,才刚刚打进院子里,连厂房都没有进去,自己这边就死伤这么多了,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呢。他提了提精神,然后高声地说道:“现在我们才突破了敌人的第二道封锁线了,前面还有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甚至是更多,更大的危险等着我们,你们害怕了吗?”

  兄弟会的几十名小弟都举着手里面的武器,齐声叫道:“我们不怕!我们必胜!”叫声真的是惊天动地,响彻着整个夜空,就连月亮都为他们的气势所鼓舞了,露出了半边脸,注视着下面的一切。

  我又看了看秦丰、徐毅和汪直三个人,只有汪直左臂上挨了一下,有一个伤口,而秦丰和徐毅两个人却是依旧精神烁烁,杀气逼人。

  他弯下腰,拾起了一把砍刀,指着前面的车间,叫道:“我们继续冲啊!......”只见在他们四个人的带领下,几十号人杀气腾腾的就冲进去了车间里面。

  却见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车间,面积很大,差不多有三百多平方米,是一个大型的车间,只见这个车间里面摆放的都是金属类型的机器,有切害机,还有其他的什么加工机器,由于此时已经是晚上了,所以所有机器并没有运转着,都是停放在那里,格外的安静,左右两边都有一个小门,而正前方也有一个小门。

  我却是知道这个庞大的车间里面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说不定还隐藏着什么危机。他一边朝着前面奏着,一边低声叫道:“大家都小心一些,注意着自己的四周!”每个人都跟在了我他们四个人的身后,都紧张着注意着四周。

  “砰砰砰砰!......”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几个人感觉到所站的地面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他们几个人都是脸色骤变,齐声叫道:“小心!”他们几个人身子同时朝着前面越了过去。

  就在他们刚刚跃起的时候,只见他们刚才所站立的地方已经再次被陷了下去,而啊南和林夕两个人速度慢了一点,他们顿时连呼救之声都还未喊了出来,就已经被掉下去了。

  秦丰大声叫道:“林夕,啊南!”

  可是那里已经没有什么动静了,恐怕他们两个人掉的距离有点深了,已经听不到他们这些人的声音了。

  麻虎他们几个人都是脸色大变,他们自然知道这里处处都充满着危险,处处都充满着危机,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的。他们都颤声说道:“那,那下面......”

  *****我叹息了一口气,说道:“恐怕那里才是真正的......我们要和五哥决一死战的地方了,他知道我们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找上门来的,所以他也没有跑,不然我们那里会知道他在这个地方呢!。”

  麻虎和秦丰龙两个人脸色都变得极为的煞白,说道:“那,那林夕和啊南他们两个人岂不是......”他们两个人并没有说下去,但是话里面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我也是眉头微微的皱起,知道此时的情况异常的危机,毕竟敌人在里面肯定危险更大,凭借他们两个人,简直是羊入虎口,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了,而自己又不能把他们两个人就这么丢下,所以自己能做的也就只有跟着跳下去了。他然后走到了那个陷附的地方,只见那里面积极大,足足可以容纳下十几个人,他说道:“我要下去。”

  徐毅顿时脸色骤变,说道:“你要下去?你知道里面有多少危险吗?”

  我自然知道徐毅说的有道理,毕竟对方肯定会隐藏一手的,说不定下去就没路走了,自己的命也可能搭在下面,可是......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兄弟,不可能在失去另外一个兄弟,但是他还是要说:“我一定要下去。”

  秦丰和麻虎和林夕他们的关系也很不错,自然不希望他们两个人落入虎口里面,所以也都齐声叫道:“迟哥,我们也跟你下去…”

  我扫了他们这些人一眼,然后说道:“你们五十个人跟着我们下去,其余的人里面,杨天雄和杨天赐两个人带领着这剩下的几十个人从左边开始搜索,我还是那句话,不管里面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给我杀的一干二净,我不希望还有一个可以呼吸的,知道了吗?”

  杨天赐急忙叫道:“凌迟,可是你才带五十个人,这是不是太不安全了?我看还是你带这些人一起好了,我和德伦带十个人就可以了。”

  我厉声叫道:“现在不是争辩的时候,我们多停留一分钟,林夕和啊南就多一分危险,知道了吗?你们,知道了吗?也是不留一个活口。”

  他们都知道事情的急迫,再看看我那杀人的目光,都点了点头,说道:“是!”

  我然后看了看秦丰和麻虎龙两个人,朝着那个大坑里面就跳了下去,后面那五十名小弟也都紧跟着跳了下去,他们即便是知道下面有猛虎恶狼,刀山剑林,也毫不犹豫,因为他们都是精心选择出来的人,都是不怕死,不畏艰险的人。

  我他们几个人跳入了这个大坑里面,才感觉到这个大坑果然够深,足足有三米多高了,难怪林夕和啊南两个人掉了下来,便没有动静了,他想到了这里,连忙伸出两只手,拽住了秦丰和麻虎,减缓了他们的下降速度,这样,他们三个人也终于安全的着地了。

  可是眼前的一切都让他们三个人都惊呆住了,这下面果很多人,而且他们三个人所站的这里已经被十几个人包围起来了,林夕和啊南两个人正在奋力厮杀着,不过他们两个人已经受伤颇重,情况极其的不妙了。

  阿虎和秦丰见状,也急忙拿出了手里面的武器,也冲了上去,叫道:“我们来帮你了。”麻虎两只手举着两把斧头,天生神力,威力无比,挥舞起来,呼呼带风,直接把冲向了林夕的几个人胡乱的砍退好了几步远的距离。

  秦丰也毫不示弱,他连环腿已经踢了出去,虽然不能把对方杀死,但是也可以把对方逼退几米远的距离,让啊南也能喘口气了啊南和林夕两个人都是惊喜万分,叫道:“你们两个人,咦?迟哥,你们怎么也下来了?”他们两个人稍微喘了一口气,也多亏他们两个人也吃了几碗狗肉,体力补充的速度极快,要不然的话,他们两个人早躺在地上了。

  麻虎提起了斧头朝着一个人的胳膊上就狂砍了过去,就仿佛朵饺子陷一般,“砰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响起,他笑着说道:“迟哥说你们都是自家兄弟,怎么能见你们有任何危险呢?所以有饭一起吃,有难一起闯了!”

  林夕和麻虎两个人都感动不已,没有想到我会为了他们两个人冒着危险跳到这下面来了,他们两个人都点头说道:“谢谢了,迟哥!”

  我此时已经用真气把十几个小弟护住,放他们下来了,不至于让他们受伤,他笑着说道:“少废话了,一会都他.妈.的给我用力砍,谁要是不用力的话,我就不认识他了。”

  林夕和啊南听到了这句话,都是哈哈大笑,说道:“迟哥,你放心好了,不就是几个杂碎吗?我们还不怕他们呢。”他们两个人再次举起了斧头就剁了过去。

  他们这些人这场大战又经历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可以说每个人的身上都沾满了鲜血,不是那些人的,就是自己兄弟的,可见这一战有多么的惨烈了。他们把这五十多个敌人斩得是零零碎碎的,死了大概有五六个,而我他们这边也死了三个小弟,受伤的达到了几十个人,可以说也是两败俱伤的程度了。

  我看了看地面上惨死的小弟的尸体,忍不住叹息了一口气,说道:“大家都稍微休息一会,然后我们继续前进,要保存好一些体力。”

  啊南他们四个人看着地上小弟的尸体,虽然在来这里之前已经知道这次的任务死伤是在所难免了,但是看着这么十几具尸体之后,心中还是犹如刀割一般的疼痛了,毕竟这些小弟都是他们精选出来的小弟,可以说随便拉出一个都是好手,曾经跟着他们几个人东征西战,没有想到此时却都惨死在了这里。

  啊南沉吟了一下,还是低声说道:“迟哥,等一会打完之后,我们能不能把这些兄弟的尸体都拉回去呢?他们都是好样的,我不想就这么把他们草草地扔在这里,我要把他们隆重地葬下去,还要大张旗鼓地让他们下葬。”

  我却是叹息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不愿意,但是现在这里惨死了这么多人,我们怎出弄出去啊?而且,后面的路还不知道怎么走呢,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我们能够做什么呢?也只能是默默地祝愿他们投胎转个好人家和照顾好他们的家人了,其他的事情,我们真的是什么也做不了啊。”

  秦丰他们几个人也沉默了,他们知道我的话语里面的意思了,他们虽然再次战胜了这些人,但是前面还有多少危险存在?前面还有多少敌人存在?这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个未知数而已了,他们还不知道生与死呢,怎么还有把握帮这些小弟收尸呢?

  林夕想到了这里的时候,忍不住眼睛就红了,哽咽地说道:“都是好兄弟,都是好兄弟啊,是我们对不起你们。”他“扑通”一声就跪在了那些惨死的小弟的面前了。

  其他的小弟都是高声地说道:“林夕哥,你不必这样的,大家心里都明白得很,这次大家都走为了处理这些狗日的,不要说是死了他们十几个人了,就是我们全部葬送在这里,我们也心甘情愿了,人都有一死,死了之后摆在哪儿不是一具尸体啊?三哥,迟哥,如果我们都不幸惨死在这里的话,那你们就把我们的尸体都烧掉算了,我们都是烂命一条,死前能拼死几个也值当了。”

  小三和啊南两个人也是眼睛红红的,毕竟这次一口气死了这么多人,是他们所没有预料到的,让他们都感觉到了无比的心痛。

  我却是一个劲地在旁边哇唉声叹气。

  我朝着所有人都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很感动地说道:“我我这里谢谢大家了,本来你们是不用来的,但是你们大家都说得对,我们是兄弟,所以才有了兄弟会,我们是兄弟,一声的兄弟,兄弟共进退,今天,让我们血债血偿!!!”

  三十多个小弟都齐声叫道:“血债血偿!!”

  小三也晃动着身子慢慢地站了起来,说道:“大家都给我听清楚了,大家都给我用力地杀,把那些足够不如,斩杀我们兄弟的狗日的,都给我用手里面的刀剁了,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W酷M匠网正+版V4首&发!4

  三十多个小弟身体里面的血液被激发了起来,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红红的,都是充满了对敌人的仇恨,复仇的心理让每个人把手中的砍刀握得紧紧的,每个人都是大叫着:“斩杀五哥,斩杀五哥,让他们葬送在我们的手中。”

  我扫了他们一眼,然后指着左边的通道,叫道:“大家都跟着我杀过去,让他们小五子也知道我们兄弟会不是好欺负的。”

  所有的小弟都齐声叫到:“斩杀小五子!”

  他们一共四十来个人,浩浩荡荡又朝着左边的房间冲了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他们几个人的面前忽然多十几个人,只见他们都是东瀛人的打扮,两只手都紧紧握着一把武士刀,呈现着羊扇形状,仿佛怕他们逃跑了似的,怒视冲冲的瞪视着我他们几个人,就仿佛见到了深仇大恨的敌人一般。

  我看了他们十几个人一眼,顿时笑了,说道:“没有想到你们的人还真多啊,竟然派出几个杂碎来阻挡我们了,难道你们真的有那么厉害吗?能阻挡住我们的进攻吗?”

  只见为首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厉声叫道:“你们还羞辱我们,我们要让你们全部葬送在这里!”他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已经带领着其他的手下跳跃着就朝着我他们几十个人就冲了过来,手中的加长砍刀已经削了过来。

  原来他们准备把我他们困死在这个通道里面,因为这个通道特别的狭窄,所以即便是他们有这么多的人,而且功夫都不弱,也会出现相形见绌的情景了。

  啊南他们四个人顿时脸色大变,要是迟一步的话,只怕他们现在已经遭到屠杀了。他们四个人同时叫道:“大家都给我使劲的砍啊!砍死他们!”

  他们四个人率先朝着后面那十几个人大汉就冲了过去。一开始就和四个大汉交上手了,他们四个人冲势威猛,每个人都仿佛憋着一股劲一般,把那四个大汉都杀得是连连后退,只有招架的份了,一点反抚的能力也没有了。

  那三十二个小弟也毫不示弱,也都是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朝着那些人就砍了过去,无数明晃晃,还站着鲜血的砍刀就朝着那些人的身上招呼了。

  那些人虽然说是久经沙场,但是没有想到反而进到了我他们几个人的屠杀,再加上他们的人数本来就少,所以一上来就死了四五个人,剩下的几个人也已经被三十多个人包围了起来,情况十分的不妙。

  我看了林夕一眼,然后微笑地说道:“我们是不是也该行动了?”

  林夕笑着说道:“当然要行动了,看看前面有几个人等着我们呢。”

  林夕说话也快,但是他的速度更快,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人已经窜出去了二十多米远的距离了,他们,是要为自己的兄弟开一条血路出来,要是他们死了,那么兄弟们也会死,要是冲出去,那么还有一丝希望。

  指尖林夕脸上露出一股邪笑,他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了之前我分给啊南他们几个人的手雷。

  通道前面已经聚集了不林夕十多个大汉了,他们正准备等着我他们自投罗网,但是没有想到林夕首先就来了这么一手,可以说是威力无比,变态之极,只听门口“轰”的一声巨响......挡在门口的大汉几乎都被炸得个四脚朝天。

  残肢断臂那是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看着直翻白眼,明明知道通道口最多也是挤四个大汉,他何必用这么大的力气呢?简直是浪费了,就他刚才这么一丢手雷,对付八个大汉也绰绰有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