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铁志转向秦丰道:“听说你使开山刀的本事堪称一流,我一直都想见识一下,刚好眼下就有机会,我们不如打个赌吧?”

  秦丰听人这么夸自己,眼睛都笑的眯成了一条线,爽快的点头道:“哈哈!好,赌什么?”

  “就赌你能不能用开山刀将一个人身上的肉一块块削下来,怎么样?是不是有难度?身上的肉就算了,咱们割大腿,哪里肉多,屁股也成!”

  “哈哈,好的很,你是要横着来还是竖着来?”

  胡铁志瞟了一眼已吓的冒冷汗的刘麒麟,笑道:“要不咱们来个更刺激的吧!先来个竖的,再来个横的。”

  秦丰笑着往开山刀上吐了吐口水,擦拭之后道:“好,你们大伙就瞧好了。”

  刘麒麟见了扛着开山刀走过来的秦丰,大声喊道:“胡铁志,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样对我那等于是得罪了我们着所有人,现在已经不是你们兄弟会一家独大的天下了,得罪了我,他们会找你们报仇的,你要知道他们是何许人物......”

  秦丰不耐烦道:“你瞎嚷嚷什么,杀猪也没你叫的这么厉害啊!眼睛一闭,就几秒钟的事,别在这嚎了。”

  见对方根本据不理会自己的话,刘麒麟愈加着急起来,也不知道他们是吓唬自己还是真来,但是他不敢赌啊,谁敢用自己的肉去赌?一刀过就算了,这尼玛是凌迟啊!

  眼看着秦丰就快拿自己当猪一样给砍了,只好大叫道:“好,我说,我说,不过你们总得先放开我吧!”

  胡铁志见对方妥协,忙叫住秦丰,接着上前很不客气的拔出插在他手上的匕首,用狠狠的语气道:“你最好配合一点,若是让我发现你有一点点的欺骗,那他的开山刀今天就必须要喝点血了。”

  刘麒麟已被吓的半死,哪里还敢有半点隐瞒,忙说:“啊南被关在陆游家后面的一个仓库,今天大概得到了消息,现在有大批兄弟赶过去了,现在那里有大批的人在那守着。”

  三子怒道:“你胡说,陆游家?怎么可能,哪里我们去过,要是在哪里早已经暴漏了,你们怎么还可能敢把啊南藏在那?”

  刘麒麟急忙答道:“你们也觉得我们不会在那了啊!所以有时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们越是认为我们不会去的地方我们越是会去。”

  “你......”

  胡铁志拉住三子,低声道:“他没有骗我们,这的确是江湖上管的一贯作风。”

  三子这才抑制住怒火,问道:“既然他已经说了,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哼!对付这种人渣觉不能心软,一个字,拍残他!”胡铁志坚决道。

  三子疑问道:“其实我觉得留着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我们营救威哥失败,不是可以以他为人质交换威哥吗?”

  胡铁志笑道:“你太小看陆游的‘狠’了,他们是绝不会用刘麒麟交换啊南的,早一点还可以,但是现在他们一定知道刘麒麟掉到我们手里了,要不然也不会把人都叫过去的,你太小看他们了!他们这是要鱼死网破啊!”

  三子听后感叹起来,难怪陆游能在刀哥走之后,能在短短时间如此强大,就是因为他们够狠。

  胡铁志冷冲刘麒麟冰冰道:“你可以走了。”

  刘麒麟知道胡铁志不会放过自己,忙跪下哀求起来。

  “快走,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刘麒麟一想,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搏一搏,他猛地起身去夺秦丰手中的开山刀,秦丰没想到他有这手,竟让他夺走了。

  就在刘麒麟的刀要劈向秦丰时,他的大腿处被人狠刺一刀,穿肠而过,刀尖从腿弯处冒了出来,已被血染成了红色......

  ......

  因为知道有一场恶战要打响,胡铁志带领着徐毅,三子,林夕,秦丰等及时好兄弟,拿着家伙义无反顾的奔向陆游设伏的地点。

  虽然胡铁志和徐毅根据刘麒麟嘴里得到的消息,判断陆游等人有可能埋伏在那里,但也不一定,陆游他们的大部队可能在某一个地方秘密集结着,等待着给自己致命一击。

  几天这一仗不光光是为了营救啊南,可以说是兄弟会和陆游来一场巅峰的对决了,谁赢,谁就是真正南阳市凌阳中学的霸主,谁输了,那么......

  胡铁志为了保险起见,跟陆游他们玩了一招“故弄玄虚”,先叫三子带着兄弟会旗下一组全部和二组余下的人总共25余人紧跟林夕身后,故意让他们大声叫喊着,就是想给陆游他们一个错觉,我兄弟会全体出动去救援啊南了,要和i们决一死战了。

  只要林夕他们一引出陆游,林夕他们立马掉头就跑,转向潜伏在岔路口,等候后续兄弟,一旦会合,即刻大举向陆游背后发起猛攻。

  这还是胡铁志和徐毅计划出来的计谋,这不过是希望让自己的兄弟少一些的伤亡,虽然说不会死人,但是......

  至于那些“炮灰”,陆游他们会不会上当,胡铁志心里其实也没有多大把握,毕竟虽然他上次被迟哥打了一顿之后做事有些冲动,单一个当大哥的脑子会那么简单?对于这最后一战,一点都不可能分心的。

  但有一点胡铁志是坚信的,陆游在这个时候抓住啊南的反常就充分说明了陆游的目的,因为在陆游家后仓库这么小的一块地方,他们不可能摆那么多的人在那儿,而现在路上一片静悄悄,那么几乎可以这样肯定,陆游的手下从事先的情报获知我们即将救援啊南,也许在我们动手抓刘麒麟的那一刻,他们就知道了。

  他们就会在我们去救啊南的必经之路上埋伏。

  酷7{匠9网C唯I一正版"9,其:他n)都是盗/_版G$

  而经过那么多的判断,胡铁志和众兄弟得到一个结论,他们一定会在陆游家必经之路的一个三岔口——丁香路埋伏,哪里野草重生,是一个埋伏的好地方。

  林夕就是领着25人,等于说是“敢死队”故意大声叫喊着,稀稀拉拉的拉着队形,虚张声势地大大咧咧的向丁香路方向行进,就在快要到形象路的时候,三子故意让兄弟们停了下来,让大伙儿先休息休息,故意摆开很大的阵势,其实三子在等背后赶来的胡铁志他们,秦丰的先头部队一到,三子立马传令继续前进,于是25号“敢死队”员昂首阔步进入了丁香路。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稍许响动声,三子立马晓得这时陆游手下的人发出的声音,立马命令兄弟们原地散开,准备战斗。随着对方的声音越来越大,一大批混混从路旁的草里旁站了起来,大喊着向三子他们冲来。三子大声喊道:“林夕带着兄弟辅助左边,小城负责中央,还有其他的兄弟负责右边,就地抵抗。”

  25个“敢死队”员立刻四散开来,占据大路中间进行顽强抵抗,由于秦丰人多势众,再加上林夕和秦丰的故弄玄虚,还有一点就是当时25个“敢死队员”全部装备的是加长大砍刀,所以陆游的手下跟他们一接上火,就更加肯定这支部队就是兄弟会的主力了,在陆游手下他们的一贯印象中,都是小混混打架,一定是有多少人啦多少人出来,哪里混什么计谋?就陆游哥想得太多了,让自己等人先来埋伏,看,老子说的没错吧!其中一个混混心里不屑的念叨着。

  陆游的手下就像草原上的一群饿狼,一旦认准对边来的是兄弟会的人,就全部从埋伏地点起来,一齐向三子他们恶狠狠的扑来。

  三子见诱敌成功,一面命令25号兄弟就地抵抗,一面通过手机向自己另外一边的兄弟发信息。

  看到按事先约定的信号,蒋世博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急忙带着众兄弟一起赶上去支援,拿着加长大砍刀一下子就看上了几个人。

  胡铁志他们事先准备的砍刀就是一米多长的杀猪刀接水管的,而陆游他们的刀是普通的水果刀,哪里够拼?三子,林夕和蒋世博几人那时砍得过瘾啊,陆游的手下那个是人仰马翻,叫苦连天。

  这还不算什么,更可气的是,蒋世博这增员的人手里还人手一个“小钢炮”,半斤重,粗二十厘米的鞭炮,那个威力啊,不用说了。

  爆炸产生的炙热气浪熏得连三子都倒了一个跟头,这尼玛的好像电影里打日本一样啊,平时过年的时候,放这“小钢炮”都是点燃之后跑得远远的,那爆炸声不用说了,那可是惊人啊,现在却他.妈.的用来打架,一个字——爽!两个字——好爽!三个字——太爽了!四个字——真他.妈爽!!

  这次由于是晚上,路上几乎都没有人,而且陆游他们都可以说是住在村里的,打架什么的都很常见,也知道他们不会打死人,在看到那么多人聚集的时候早就跑回家里躲着了。

  这也是胡铁志让他们那么多人大声叫喊的原因,就是告诉别人我们要打架了,识相的走远点,果然,这里大的多么惨烈都没有人来管。

  陆游的手下又拿着普通西瓜刀,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啊,听到爆炸声,那时差点吓得尿都出来了,所以林夕他们几人放开胆子指挥小弟们不停地丢“小钢炮”.

  陆游的手下也发现了兄弟会的“卑鄙”手段,暗示恨的牙痒痒啊,纷纷将手里的武器对准了林夕等人,可是这又有什么用?

  情急之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手里的棍棒,刀片都丢向了林夕几人,有的甚至捡起了地上的石头砸向了林夕,蒋世博等人。

  还别说,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何况现在双方力敌,一时也搞的林夕等人有些狼狈。

  这一下双方激烈的“炮战”开始了,在此之前,林夕为了安全考虑,将手下的位置分的很开,只要目标确定,小弟们分的开有很大的好处,最明显的就是能够避免被陆游小弟的激烈反扑,毕竟他们也估计到了这里是荒郊野外,石头也多,要是被石头砸伤,那可不是好玩的,轻则脑震荡,重则......

  不错,果然多方也捡起石头和自己对砸起来,不过好在他们事先也考虑到了,再加上手里的“小钢炮”确实也很有威力,所以“炮战”打到后来,陆游的小弟拿石头就明显吃亏了,林夕这边由于比较受到对方招呼的原因,被对方抓住机会,拼死反抗,也伤了很多小弟,不是这个大腿被砸伤,就是那个脑门被砸飙血了,但是对方那边就惨了,陆游的手下,几乎捡石头的都被砍刀重点照顾,到了最后对方竟然不敢捡石头和自己等人对砸了,怕一弯腰捡石头就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或者脚边来上一颗“小钢炮”!

  由于得到了林夕和蒋世博猛烈地炮火支援,25个前头兄弟士气高涨,一边顽强的和陆游的人马对拼,一边趁空找掩体,当时也没有想到对方被“小钢炮”炸蒙了之后居然还会剧烈反扑,完全打乱了原先的计划,不得已,现在也只能等待机会了。

  经过一阵乱战,大家也累得慌,两方人马的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你退到一边,我退到一边,互相拿着武器对看着,中间隔着一条泥泞大陆,谁也不敢上前,就这样瞪大着眼睛,大眼看小眼。现在一旦有一点风吹草动,两方人马立刻会又不要命的打起来。

  都说是年轻人,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现在几乎个个都杀红了眼,陆游那边的人也有想逃跑的,但是别人不跑,自己也不能跑啊,跑了不是丢脸丢大了?不要说没命,对于他们来说脸面比什么都重要。

  而兄弟会这一边的也是瞪大了眼睛,额头上青筋冒起,手里紧紧的抓着家伙,恨不得上前再次拼杀一般,这一战对他们来说是至关重要,输不得,真的输不得,要是输了就是对不起迟哥,对不起南哥,也对不起自己,自己的南哥正等着自己等人去营救啊。

  陆游小弟们中间,带头的那个大个子胡星急眼了,他能不急嘛,眼看网到了一条大鱼,伸手想去捉,不料反而被鱼尾巴弹了脸上那么一下,有点恼羞成怒了,不顾三七二十一,也不顾有没有什么具体效果,急忙电话呼叫后面的兄弟,让他们大概估摸着林夕这帮人的背后来个突然袭击,本来是不想这样的,因为他在明显明显没有看到胡铁志,这让他点不安,但是现在不管怎样,先把面前的林夕这帮人干掉最为干脆。

  还真别说,的道胡星命令的另一帮人正偷偷摸摸的靠近三子,林夕这些人但是由于畏惧他们手里的家伙,一时也不敢靠近,远远的,每两个人手里抬着一块石头,狠狠地就对着三子他们砸了过去。

  兄弟会的人一时反应不急,有几个人被狠狠的砸中,那时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而三子也被砸中了肩膀,那一瞬间的感觉好像肩膀都不是自己的了,只感觉到一阵剧痛传来!

  此时胡铁志早就带着人偷偷摸摸的绕到了别的地方,现在不是出来的时机,时机不对,所以胡星的等人也没有发现。

  此时胡星已经指挥手下向三子他们呆着的地方地发起了攻击,三子告诉兄弟们,先不要急,他们走到自己刀能砍刀的范围再动手,自己就要给对方一种老子要拼命,已经没有退路的感觉,虽然之前自己用了奇招占了优势,但是毕竟人数上还是没有别人多,现在自己也只有硬撑着。

  胡星的人狂叫着像潮水般冲上前来,看着要冲到了自己的眼前,三子和林夕高举着砍刀,大喊一声:“给我弄死这帮小崽子!”顿时十几个人顿时拿刀的拿刀,拿石头的,“小钢炮”的,那时一阵乱扔啊,打得前面五六个小混混抱头鼠串,而跟在人群后面的立即伏倒在地,纷纷抓起手里的石头拼命还击,那些小鬼也学得聪明了,交替掩护,交替错开队形向前跃进,不一会儿就攻到了站在后面的,手拿着“小钢炮”人的地方,三子大喊:“手里有多少都丢出去,别留了!准备!”兄弟们纷纷拿出掏出身上的存货。只听三子一声大叫:“扔他奶奶的!”

  只听一阵“窸窸窣窣”点燃引线的声音,几十颗被点燃了的“小钢炮”如同在天空中挂着的一个个小甜瓜飞向奔跑过来的混混们,一阵连续不断的爆炸声过后,这可惨了,冲在前面的人一拨被炸得七零八落,有几个漏网的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爆炸冲飞了起来,看的兄弟会的人直呼过瘾,尼玛啊,要是在几十年前,老子这就是丢手雷了。过瘾啊。

  胡星那帮人各个都被炸得屁滚尿流,有几个冲的快的,“噗通”一声倒在林夕他们阵地前,这下不用吹灰之力,直接一刀子砍在他们的身上,那是鲜血狂飙啊。鲜血贱了林夕一脸。

  看着面前惨不忍睹的兄弟恩,胡星那是气的差点快要吐血了,稍事休息了一下,整了整攻击队形,咬了咬牙,跺了跺脚,拿起手中的大砍刀向上一举,口中大叫:“妈的,用炮炸咱们,和他们拼了,娘的,弄死这帮引线的小子!”一大群气呼呼地小弟立时肩扛砍刀向着林夕他们冲击过来,三子一看那帮人发急了,扭头对兄弟们叫道:“兄弟们,他们要和我们决一死战了,要大规模冲锋了,我们这次能不能拖住这帮狗日的就看这次了,大伙儿给我狠狠地打!三子说完。

  立马用还没挂了的手机向胡铁志喊道:“铁志,你谁还有多少“小钢炮”,派出一部分人来支援,给我炸死他们,这帮小崽子已经被打疯了!”

  喊完关掉手机,抽刀在手,等着胡星他们扑上来,眼睛紧紧盯着跑向自己的混混,嘴里一声大喊:“干死她娘的!”

  三子纵身跃起,拿起大刀劈向面前的艺人,另一只手拿着钢管不住地向冲过来的人乱砸,所谓是两手开工啊!

  其他的兄弟也加入了与胡星那帮人的肉搏战,前面还不过是吓唬吓唬,一个兄弟的刀飞了,另一个兄弟的钢管飞了,砍刀对砍,砍得卷刃了,索性直接丢下,抓起还没来得及丢掉的石头就狠狠的朝对方头上砸去,只听一阵“扑哧”碰撞声响,石头狠狠的砸中了面前人的头颅,那鲜红的血液好像不要钱似的溅了出来,被石头砸中的那人一声悲呼,捂着受伤的脑袋就倒了下去。

  林夕突然被一个小混混扑到在地,两人在泥地上翻来覆去,那小混混呲着牙蹭的一声抽出匕首就要向林夕心脏扎去,眼看对方是真正的要杀人了,林夕也是吓得一身冷汗,尼玛啊,对方真的被打的眼红了。

  林夕抽出一只手死死地抵住他那只拿着匕首的手,另一只手不顾自己的脖子被小混混掐着,猛然使劲戳向小混混眼睛,小混混负痛大叫,握着匕首的手一松,林夕立马翻身,随手抄起腰边的钢管,一个满角度朝那小混混脑袋直拍下去,只听“蓬”地一声闷响,小混混的脑袋差一点就被这棍子砸的**四溅,连坑都没吭一声就倒在地上晕过去了。

  林夕那也是吓得半死,不会打死人了吧?惊恐的他伸出手探了探小混混的鼻息,恩,好在没死!

  微微了松了一口气,抓起钢管又站了起来,对着旁边的人就是一阵乱敲。

  一阵惨烈无比的肉搏战后,胡星他们的第二波进攻暂时告一个段落,三子和林夕,蒋世博等人那也是累得够呛,你说也是奇怪了,平时打架打得赢就打,打不过就跑,今天真的是尼玛的玩疯了。

  其实这也怪他们,要是没有那几个“小钢炮”的话,对方如果打不过还真的是跑了,一想到自己被砸的那个生疼啊,要不是自己跑得快,那真的是缺胳膊少腿的,所以胡星等人那也是真的玩命了。

  林夕摸了摸被刚才那个昏倒的小混混掐的差点回不过气来的脖子,点了一下人数,还能站起来的兄弟们还剩一半,几十号人号人马,现在还能拿着刀子砍人的不到七八个,其他的不是倒在地上就是昏了,这这七八个人还都是各个负伤啊,不是这个被砍了一刀,就是那个被石头砸伤,看的林夕几个人那是气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由于他们几个是领袖人物,别人也是有意无意的保护着他们,所以几个人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而也因为他们几个比较重要,对方也是不要命的对着他们招呼,站在他们身边的人也是最惨的,现在都还一直躺在地上。

  虽然知道这是打群架,但是看着自己兄弟受伤,还是大部分因为自己,林夕几个人心里那个内疚啊,望着不远处的敌人,心里更是恨不得喝了他们的血。

  就在这时,三子他们所占的地方东边响起了一阵阵猛烈地喊杀声和惨烈的叫喊声,那喊杀声三子太熟悉了,没错,杨天赐,冯哥也来了了,在东边跟陆游的人马干上了,听到喊杀的声音,三子对剩下来的兄弟说:“兄弟们,天赐哥在东边跟那帮小崽子干上了,我们只要坚持一下,我们就能去营救威哥了,大伙儿准备准备,我看这帮狗日的要和我们拼命了,等下要上来了什么都别管,先打了再说!”

  在三子他们刚刚打响的时候,杨天赐已经从上方对打的声音中判断出陆游他们的人马已经上当了,立马当机立断,率领一大帮子兄弟,有道上的,也有兄弟会的人,提前行动,杨天赐急忙打了个电话给胡铁志电联络,要求他动作快一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杨天赐他们随后就到。

  胡铁志收到杨天赐命令后,先命令前队50多人向包围三子他们的混混发起冲击,努力给那些疯狂进攻三子,林夕兄弟们的混混造成兄弟会要反扑突围的错觉,随后对着旁边的兄弟们命令,敢去支援。

  这一下跟在胡铁志和徐毅旁边的小弟们那可是兴奋不已啊,这尼玛的是打仗吗?我擦,比起以前爽多了,从前都是一大帮人拿起刀棍就砍,今天尼玛的还玩上了计谋了,而且这一次玩得挺大啊,两边都是上百号人,那场面,想起来,众人都觉得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能提起刀子狠狠干上一番。

  杨天赐又要求自己的老兄弟,汪直带着人不惜一切代价用支援三子他们,因为杨天赐在道上混过不少日子,知道,今天晚上行动成功与否,三子,林夕几人撑得时间越久,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反之则越小,弄不好连自己的主力被两边小子死死缠住,动弹不得,要真到了那个时候,杨天赐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兄弟会不但全军覆没,自己等人也不好受啊,自己当时还答应了我,一定会吧兄弟会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来照顾的。

  他们也得到了消息,一些和陆游较好的人,道上的,也都赶来了帮忙,现在已经不是凌阳中学内部的斗争了,除了真正的大帮派,就像龙门那些没有假如以外,校园**的人都加入了进来,这一场原本为了救人引发的战争是谁都想不到的。

  原本只有几十号人,下奶已经变成了校园**争分了,变成了一两百人啊,光是数人头的那场面那也是很壮观的。

  所以风格的论在电话中一再要求汪直不惜一切攻击围困三子那帮人的兔崽子,不要害怕受伤,胡铁志的老爸已经秘密给过吩咐了,自己会把给钱医治受伤的兄弟,向他那样的任务虽然不能干涉这所谓的小打小闹,但是做到这一点也能看出他们的赢面很大,再加上汪直,虽然他只是一个人来的,但是他可是所代表的龙门啊,一旦他们这一仗输了,丢脸的可是两个老大。

  在韦郑浩和杨天赐说让汪直跟着自己出来的时候,杨天赐就已经有些明白了,但是也有些感觉到不屑,不过是一帮半大的小子,用得着?但是看到面前这情景,他也感到深深的无奈啊。

  才深刻的明白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句话,那可真的是什么都不怕,打起来想要人命啊。

  汪直从来没有接到过杨天赐如此严厉的死命令,难道自己都比不上半大的小孩?急眼了,急忙命令手下清点一下还有多少兄弟没受伤,很快有人报上来了,说是兄弟们遭到了不明势力的打击,已经不光光是陆游他么的手下了,还有一些其他道上的人,汪直一听脑袋“嗡”的一声,差点要晕过去了,幸亏身边有人扶着,为遮天清醒过来后,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老大要自己来帮忙。

  原来是,自己下面的人要造反啊,原来附在自己龙门之下的很多小帮派居然趁着今天,心里知道龙门这些大帮派不帮忙,打算要狠狠的扇自己的脸面啊。

  汪直立马命令手下人马抽出一半人到到和自己帮派交好的帮派找人帮忙,既然自己一个大帮派说了不参加小孩子的争斗,但是属下也有一些依附自己的小帮派不是?既然你们玩阴的,那自己也是不客气了。

  汪直一边急告杨天赐,把消息告诉他,让杨天赐先通知韦郑浩给下面打个招呼,杨天赐同意,立刻跟韦郑浩长取得了联系后告知汪直,放心去叫人,你汪直有本事要拿多少有多少,只要不是要枪,立马有多少人,有多少刀,有什么拿什么。

  杨天赐考虑到汪直人手不够,急忙给杨天雄打了个招呼,让他们找一些自己的兄弟,除了龙门里面的人以外,能叫的都叫来。

  既然不顾道上面的情分了,自己等人也不用在顾忌一些什么,不就是打架吗,老子怕过谁?当了一个破保安那么久,好久都没拿起砍刀砍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