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咱们走吧。”我搂着李杏,温柔的道。

  l@酷om匠网ea首%发oz

  至于李晟和其他的人,我看都不看一眼,量他们也没有那个胆子敢上来。

  红太阳饭店外面围着不少的女生,女生羡慕的看着靠在我怀里的李杏,哪个女孩子不想拥有一个长相英俊、年少多金(这个暂时还没有发现)、实力强悍的爱人。羡慕归羡慕,她们知道我这样的男孩也只有他怀里这样的女孩才配得上。

  路上双美目一直盯着我,直到我和李杏慢慢地走远离开。

  ......

  回到了班级里,我发现梁有理这小子早就来了,正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打量着周围的新同学,只是那差点流出口水的样子实在不太雅观,直到我来到的时候,他也没有发现。

  刚想和梁有理打听一下今天被打的人他认不认识,可是不巧,班主任正好走了进来,见所有的学生坐好后,迈步走上讲台,令人昏昏欲睡的长篇大论也随之开始。

  正当老班讲的比较兴奋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老班意犹未尽的收住声音,摇摇头看向阶梯教室的门口有些不悦的道:“进来吧。”

  老班的声音刚落阶梯教室的门就被推开,一个身材不算高挑扎着马尾辫的小巧女孩走进来,浅蓝色低腰紧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女孩修长笔直的双腿和丰盈上翘的臀部,上身白色紧身T恤贴在女孩的身上,细细的腰肢和有些微微凸起的酥.胸完美呈现出来,虽然你样子有些青涩,但是在初中不愧是女孩中的魔鬼般的身材,立即吸引了所有男生的目光也包括我的目光。

  只是我有些奇怪,这个女生长得也不是很高,为什么穿着低腰牛仔裤的,那双美腿怎么看起来那么的修长,这也让我有了少许的兴趣,没想到自己的班级里也不都是恐龙啊,这美女的质量那叫一个高啊。

  女孩转身走向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她那美的令人窒息的脸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她身体的周围仿佛罩着一层寒气,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女孩的美不亚于莫倩倩,美到了极点同样也冷到了极点。女孩坐在了最后一排靠中间的位置,她的座位和我的座位只隔了一道走廊。我扭头看向女孩,女孩也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冰冷的目光中还夹杂着不屑。

  我皱了皱鼻子把头扭到了梁有理那边,刚想问问这小子对着女孩有什么意见,谁知道人家早就等着满是桃心的眼睛望着我的隔壁,口水那时直下三千尺啊,嘴里不断地念叨着:“这学期,这留学没有白留啊,果然是极品,极品啊!”

  看到梁有理这个样子,我狠狠的拍了他一个板栗,“你小子要不要这样丢人啊!不就是一个美女,值得这样吗?”

  被我狠狠拍了一下,梁有理也不气恼,眼神依然望着那个女孩目不转睛,嘴里还不住的说道:“你看别人不也是这个样子嘛!”

  我闻言转头一看,可不是,几乎全班的男生都望着那个刚进来的女孩看的直发愣,就连有些女孩纸也不例外。看来女孩纸的美,不光只是吸引异性啊,连同性也不放过啊。

  我和梁有理搞小动作的同时,讲台上的老班终于讲完了她的长篇大论,她咳了两声说道:“现在我点一下名,来的同学就举手喊声到。”

  老班按入学名单一个一个挨着念名字,阶梯教室里的学生听到自己的名字都举手喊到,当老班念出“陆韵!”这个名字的时候,“到!”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我的身旁响起,我用眼角的余光瞅见旁边的那个冰美人举起了手。

  我的心里默念着陆韵这个名字,心想“陆韵?名字还挺不错,挺好听的,合适小巧的女生,可是那脾气也太不好了吧,冷冰冰的,就像是一只大冰雕一样,还是我家的丽云和子兮好。”

  “凌迟......凌迟”老班连喊两声,梁有理见身边的我正低着头发呆赶紧用指头戳了一下他,“凌迟,点你名呢。”

  “喔!到!”我马上举手喊道。

  老班用十多分才点完名,她把入学名单收起来,看着阶梯教室里的学生说道:“明天正式开始军训,七点半在体育场集合,训你们的教官比较严厉,你们最好不要迟到。这个......军训的服装会在今晚发到每个宿舍,外宿的自己上讲台来领一下,好了,班会结束。”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讲台的桌脚下已经放了很多的军训服,看来自己班里的外宿生还是蛮多的。

  而此刻在凌阳中学学校厕所里吸烟的李晟正一头黑线,眉头不时的高高皱起,一想到今天他收到的委屈是在是咽不下这一口气。

  这不知道怎么搞的,学校的厕所总是男生们吸烟的好去处,只要一下课,学生厕所那时“袅袅升烟”。

  “老大,难道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一个叼着一支烟的高个子深深地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沉声问道,从表面上倒是看不出来有一点愤怒或者其他的表情。

  “这样事情不能这样算了,老子今天受的委屈,一定要找回来,不然我还怎么出来混。”李晟恶狠狠的捶了一拳墙壁,结果威风没发成,却疼得他额头直冒冷汗。

  “那我们放学后去堵着他?”高个子表情很是兴奋,好像对于打架他是异常的兴奋,今天中午他没去,只是在来学校的时候,听到李晟说自己被一个人修理了,而且还是自己有十几个人,对方只有一个的情况下被修理的,当时他还认为是开玩笑,可是当他看到李晟一脸阴沉,浑身气得发抖的样子,他才相信。

  “韦冰,我们还是下调查一下好了,今天听他说得样子,他好像还有比较厉害的哥哥或者姐姐,万一也是道上的,我们还是先打听清楚为好。”李晟也不是愣头青,此刻想起今天中午的事情来,他也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经,而且我当时也说了,不是只有你们有姐姐或者哥哥出来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