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这时,别墅大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妙龄少女,犹如梦幻的仙子,更如迷人的小精灵,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韦丽云,那个我朝思暮想的人之一。

  “爸爸,我放学了。”韦丽云高兴的冲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韦郑浩。

  我正在郁闷当中,也没有注意到韦丽云,此时也只是看到韦丽云的背影,不过感觉到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也没有多想。

  “好了,丽云,别俏皮了,今天家里来客人了,你应该认识的,就在你后面,你看一下。”韦郑浩爱恋的摸了摸韦丽云的小脑袋笑道。

  韦丽云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抱着父亲的双臂,轻盈的转过了身体,神情一滞,随即突然涌现出一阵不可抑止的狂喜。

  ,酷Ho匠Ta网%^唯`“一p√正◎!版,g其L,他都是%盗版~@

  我忽然看到转身过来的韦丽云,也是一阵头晕目眩的,在这一霎那,他同时也明白了许多,怪不得韦郑浩会那么的关注自己,怪不得自己怎么说话他都不在意,原来自己救了他女儿,而且看他对自己女儿这么疼爱的样子,也是爱屋及乌吧。

  接着发生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韦丽云走到顾宇面前,狠狠的抱紧了我。

  汪直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把目光投向韦郑浩那里,韦郑浩则是笑眯眯的,没有任何表示,随即汪直也稍稍松了口气。

  我这一刻终于知道什么叫幸福来的太快了,弄的自己都措手不及了,双手也颤颤微微的抱着韦丽云。脸上尽是惊慌之色。

  “凌迟,最近怎么没有找我玩啊,是不是把我忘了。”韦丽云娇羞的说道,完全忘记了身旁还有一群人在围观。

  “没有啊,最近有点事情,比较忙,呵呵。”我傻呵呵的说道,说完一阵傻笑。

  “今天怎么到我家里来了?”韦丽云笑着说道,双手依然紧紧的抱着我。

  “有点小事情找伯父,呵呵。”

  韦丽云突然感觉到了场合的不对,惊慌的从我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双手也放开了,慌张的跑上楼去。道:“那你们聊吧,我先上去写作业了。”

  我尴尬的搓了搓手,但是却遮掩不住自己内心中的喜悦,面带笑意的看着韦丽云离去的楼梯,一霎那间,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从来没有想过,幸福来的会这么快,韦丽云竟然当着众人抱着他撒娇,心里说不出的满足。

  韦郑浩此时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盯着我,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即也笑了出来,调侃道:“怎么,凌迟,你还想做我们家的女婿啊?”

  我从幸福中脱了出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嘻笑到:“这要看我未来老丈人愿不愿意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不介意做你们任家的女婿,不过与岳父第一次见面,您总有点表示吧。”我忽然转换成一幅阴谋的表情。

  众人的脸色都变了,哪有人这么敢和韦郑浩开玩笑的,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韦郑浩则一脸不在乎的说道:“好小子啊,都敲诈到我的头上来了,女儿还没进你们家门,就找我来要聘礼了啊,呵呵,好,今天我高兴,你说,想要什么见面礼。”

  其实韦郑浩内心确实是很高兴,身居上位者,都是很孤独,很寂寞的,除了少部分人敢和他开玩笑,说真话以外,其余的全是阿虞奉承。

  溜须拍马的话韦郑浩已经听腻了,我敢这样和他开玩笑,这样和他说话,内心中也是喜悦的。

  我随即一愣,显然没想到韦郑浩会真的答应,本以为开个玩笑的。我马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笑道:“第一次见面,我也知道伯父不会出手那么寒酸的,我要是要的少的话,那是看不起伯父,对吧,要得多的话我又不好意思,实在是矛盾的。”

  我摆出一幅愁眉不展的表情,韦郑浩又是哈哈一大笑,就连汪直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其余的小弟们眼睛瞪得圆圆的,迷茫的看着面前的这三个“疯子”,浑然不知他们为何会这么高兴。

  韦郑浩止住了笑容,说道:“凌迟凌迟,也是个滑头啊,既然我韦郑浩说过要让你随便要什么礼物了,就不会在乎那些,你说吧,到底要什么礼物,别在这里和我装纯洁了,你的那些小心思我还不了解。”

  我呵呵的一笑,也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来回的从韦郑浩面前踱步,笑道:“伯父,我看你就随便送我个两三公斤白粉把我打发了算了,我也不想狮子大开口了,毕竟咱们以后都是一家人,你说对吧。”

  这时可把那些小弟给气死了,这还不叫狮子大开口啊,妈的,这小子真是得寸进尺啊。所有的小弟全部对我怒目而视,虽然我感觉到了,但是却毫不在意,他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只需要达到目的就足够了,其他的全部都是浮云。

  韦郑浩微笑的表情瞬间凝固了,接着微微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凌迟,你知道两三公斤白粉是什么概念吗,你知道价值多少钱吗?”

  我依然不在意韦郑浩的表情变化,毫不在意的说道:“也就百八十万吧。”

  汪直就在韦郑浩身边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也不插嘴,随便让这两个一老一小怎么谈吧,他相信我能摆平这些的。

  韦郑浩冷笑到:“才就百八十万,哈哈,凌迟,你胃口真大啊,你能吞得下这些货吗?你就不怕还没到家就让别人算计了吗?”

  说完韦郑浩寒光扫视了一遍周围的小弟,见没发现什么异常,也就稍微的松了口气,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安,龙门的内部也是有一些问题的,韦郑浩早已察觉到,但是一直都没做出表示。一直在等待机会。

  韦郑浩冷笑道:“凌迟,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你一个小屁孩是什么东西呢,看在你救过丽云一条命的份上,我今天不杀你,不过以后可就说不上了,刚才和你和颜悦色的说话,你确不识抬举,那就怪不得我了,我现在要你马上滚出去,以后不要再和我家丽云有任何联系,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下恨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