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黄志勇和黄志德的感情是非常好的,所以黄志勇特别像黄志德。

  “凌迟,我早晚要杀了你。”黄志德突然变得疯狂了起来,对我充满了仇恨。

  医院内,东宫程俊双目迷茫,两眼无神,本来我立棍了,他应该感到高兴的,毕竟自己当初的决定没有错,把兄弟们交给了顾宇,但是又觉得不甘心,不甘心一辈子像个活死人一样躺在病床上,本来自己可以成为凌阳中学的老大,跟着兄弟们打天下,可是......

  下了第二节课,昨晚广播体操以后,所有的学生全部集合在操场上,队伍极为整齐,而老师们都一概不在了,这个时间是老师们休息的时间,也没有人来打扰。

  我拿着话筒,站在升旗台上,一眼望下去,心中忽然涌起一种指挥千军万马的感觉,豪气顿生,同时心里还有一丝的紧张和不习惯。握在手里的麦克风上沾满了我手上的汗水。

  从小到大,我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讲话,第一次站在升旗台上,第一次成为了万人瞩目的人物,太多的第一次,连他自己都有一种梦幻的感觉,但是这不是梦,这是事实。

  如果把我的这一条不归之路比喻成一座20楼的大厦的话,显然,我现在已经爬上了第一层楼。

  酷}{匠l网mR正版^}首发v

  我努力的压制着内心的紧张,尽量的让自己平静下来,颤颤的说道:“同学们好,我是学校里新的中队长,我叫凌迟,很高兴能站在这个升旗台上,有点小紧张,今天大家能来到这里,我真的很激动,一会我有几件事情要对大家说。”

  此时,很多早已跟随我的小混混打起了响亮的口哨,表示对我的支持。还有很多喊叫声弥漫在操场上。

  “哇,他就是凌迟啊,本以为长的五大三粗的,没想到这么清秀啊,这回我是追定他了。”

  “如花,你又来了,不过确实蛮帅的。”

  “你还说我呢,你不也看上他了。”

  “好了,你们别争了,他是我的。”

  几个小女生都春心荡漾,看得周围的男生是又痴又嫉妒啊,为什么自己没有被这么多女孩子喜欢呢。

  “这就是凌迟啊,也不怎么样啊,看他那弱小的残体吧,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瞎了眼了,怎么会让他成为咱们二的老大呢,这不是给咱们丢脸吗,霍腾,你说是不是啊。”

  那个叫霍腾的幸灾乐祸的盯着他,仿佛再说:“你悲剧了。”

  “你倒是说话啊,傻看着我干什么。”这时他也看出不对劲了,周围好多眼睛都狠狠的盯着他。

  下一刻,只听到从人群中传出杀猪般的嚎叫:“大哥们,我错了,别打了。”

  周围的学生好像都没看到一样,自觉的让到旁边,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悲剧在发生着。

  “好了,大家先静一静,我现在有几件事情要说。”我严肃的说道,一时让所有的同学涌起一股莫名的压力,所有的声音在此刻全部消失,几千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一直以来,我们学校的同学都是四分五裂,有时候在本校同学被其他学校里的学生欺负的时候,我们中的有些人可能还会帮着他们欺负我们的同学,请问,何为校友,何为团结,让其他学校的学生怎么看我们凌阳中学的兄弟姐妹们。”

  一时之间,有很多学生都不觉的低下了头,显然是以前都干过这种事情。

  “所以,今天我决定宣布,在我们学校里成立一个同盟会,我不强求每一个同学都加入进来,但是,我可以提前说好,只要成为兄弟会的一员,都是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是,如果不加入同盟会的话,那你的生死就和我毫无关系,你不把我当成兄弟,我们为什么要把你当成兄弟呢。要是谁想入会的话,解散以后到你们班级班长那里报名,每个班的班长给我统计一下。”

  “同盟会,同盟会。”

  “同盟会,同盟会。”

  一时之间,人声鼎沸,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连绵不断,还有几个混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的棍棒,挥舞在手上,嗷嗷的叫着。

  我看到此刻的场景,激动的心情已经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等这天已经等了好久了,此时终于实现了。

  “兄弟们,我凌迟向你们保证,我会带你们进入一个崭新的国度,我要让你们每一个人都让别人仰视,我要让你们每一个人都混出一片天地,这是我——凌迟对你们的承诺,但我也需要你们对我的承诺,前面的路很危险,我要让你们每一个人跟我走到最后,要让你们每一个人都能享受到自己打拼的天下,你们能做到吗?”

  “能,能,能......”

  呐喊声,欢呼声,持续了十几分钟,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对明天的向往。

  我无疑是最高兴的人,站在升旗台上眼睛来回的扫视着操场上的兄弟们,接着说道:“同学们先静一静,下面还有一个事情要宣布。”

  操场上瞬间就安静了下来,都在等着我发言。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说明自己的威慑力还是足够的,接着说道:“第二件事情,以后的广播体操全部取消,学校里会重金聘用散打大师来教大家截拳道,以后的体操时间就改成操大教学,主要是为了提高大家的实力,让自己有一定的自保能力,我相信大家应该没有意见的吧,当然,又不想学的,或者说对这个不感兴趣的,也没关系,我们有一部分体育老师带着你们做原来的广播体操。”

  “没意见。”学生们齐声喊道。

  这件事情是早上我和史珍香临时决定的,主要也是我逼的,现在史珍香还在办公室郁闷着呢,请一个散打老师一个月要开一万块钱的工资,这就让史珍香又少贪污了一万块,此时他真是心如刀割啊。

  对于和凌迟绑在一条船上,史珍香真的是后悔不已,现在他们就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