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则还是一幅谈笑风生的样子,说道:“天雄哥,卖毒品并不是害人,哪一个吸毒的人是好人?如果没有他们这些人就不会有卖毒品的人,我们这不是在害他们,而是彼此得到需要的东西,他们吸毒是因为有瘾,要解解毒瘾,我们卖毒品是因为我们需要他们口袋中的钱,这么两全其美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哼。强词夺理。”杨天雄阴沉的说道。

  众人纷纷皱了皱眉头,杨天赐也觉得杨天雄有些过了,对一个小孩子这么敌视做什么,就是反对也应该好好的说吧,看他的样子像是要发火了一样。

  我走到自己位置前,端起酒杯喝下一杯酒,接着说道:“天雄哥,我想你应该知道,虽然我没有见过别人吸毒,但是还是略有所闻的,当一个吸毒者吸不到毒品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如果没有了毒品,我想整个世界立刻都会变的混乱起来,所以,既然现在有人在做这样的买卖,我们同样也可以做,问题是怎么做,所以,我决定如果我做毒品生意的话,只针对那些社会人渣出售,你说怎么样?”

  我带着一丝征求意见的口吻对着杨天雄说,虽然杨天雄刚才一直我针锋相对,但是我这么一说,明显是给足了杨天雄面子,也好让他下台。

  杨天雄的表情连续转换了好几次,从最初的沉思转换成疑虑,从疑虑转换成吃惊,不过我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而且仔细想了一下也确实是这样。

  毕竟自己和他们走的路是不一样的,做他们这行的吃的就是这个饭,注定是要和毒品打交道,自己这样也确实是多管闲事,强人所难的,此刻杨天雄对我的看法也有了转变,发觉自己并不是那么看不上我了。

  随即杨天雄叹息了一下,说道:“罢了罢了,反正是你自己的路,你自己走吧,不要忘记你刚才说的话。”说完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水。

  我察觉到了杨天雄对他的敌意也少了很多,心里暗暗的高兴了一番,接着连连点头说道:“放心吧,天雄哥,我是个男人,肯定会记住自己说的话.”

  杨天雄微微的点了下头,也不再说些什么。

  此时众人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生怕两个人会大吵起来。

  汪直连忙出来打了个圆场,笑道:“凌迟啊,你可要知道啊,白粉这个东西也并不是那么好做的,第一,你没有货源,第二,你一个中学生,我想你肯定不会有那么多资金的,白粉并不是你想的那么便宜,都是按“克”算钱的,所以你肯定拿不出那么多资金,第三,现在大的场子一般都被大型的帮派包揽了,就连小场子现在也被56帮吃掉了,所以你也没有了销路。这些你都没有考虑到吧。”

  酷:匠$网o2唯一|b正;版,?其s他都(是n,盗l2版cL

  是啊,自己怎么没想这么多呢,我也瞬间陷入了沉思。

  众人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静静的盯着我,等待我说话。

  我缓缓的开口道:“直哥你说得对,这个最基本的条件我都没有,不知道天哥你有什么办法没有?”说完目光停留到汪直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汪直缓缓的站起身子,点了一根烟,正色的说道:“我可以在我们龙门里给你提供一些白粉,虽然只能提供那么百分之一,不过也足够你们卖的了,不过,虽然我在我们帮派里还是有一点地位的,不过也要有个理由,所以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汪直这句话让黄中信他们那些后加入的混混是异常震惊,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汪直竟然是龙门的人物,南阳市龙门代表什么,代表了南阳市的一个法则,在南阳市他就是王者,没想到我还能攀上这么个大树啊。

  黄中信他们都暗暗心惊,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输给他们不冤啊,黄中信到现在还是没有完全服气,凭自己的身手竟然会被他们几下就制服了,他心里一直就是认定了是他们偷袭的原因,现在也彻底明白了,黄龙帮里的大人物就是明里对上自己,自己也毫无胜算。

  一时屋里又陷入了安静,不知道是在等待我说话,还是在等待汪直说出那个条件是什么。

  我目光骤然一紧,缓缓的对汪直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直哥你应该是要让我加入龙门的,对吧?”

  汪直呵呵一笑,说道:“没错的,就是让你加入龙门帮,只要你加入了我们的龙门,以后就是自家兄弟了,也不会有人在嚼舌头了,这样,我才能提供给你白粉,你觉得怎么样?”

  周围的兄弟都恍然大悟,这明显就是拉拢啊,不过也确实是这个样子。不过他们的心情也不一样,有的是喜,像那几个被迫加入的混混此时心里最是高兴,巴不得我马上答应,毕竟有了龙门的罩着,他们也不会怕56帮的报复了。

  像黄中信几人则是另外一种心情,毕竟他们跟着五哥混的,和龙门偶尔会有一些小小的摩擦,在龙门呢里有很多黄中信的死对头,如果加入龙门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此时我的心情是最复杂的了,他一直都没有想过要加入任何一个帮派,那样的话自己辛辛苦苦打起的江山就相当于转送给别人了,而且,在我的计划中,两年之内会取代龙门呢的位置,但是现在如果真的加入龙门呢的话,以后还怎么行动。

  我的眉头越皱越紧,终于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对不起,直哥,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

  “哦~?”汪直眉头一挑,显然对于我的回答很吃惊,本以为我会痛快的答应,没想到还是拒绝了。

  其他的兄弟们有的也是皱了皱眉头,有的则是微微一笑,松了一口气,此时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想法,但是老大不发话他们说再多也都是屁话。

  “为什么?”汪直缓缓的问道。

  “直哥,我这个人不喜欢受约束,所以压根从来就没想要加入任何一个帮派,所以,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我歉意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