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眼神中看到了自信,更看到了激昂的斗志。

  黄中信接着缓缓的对着我说道:“如果我们说不愿意和你混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我淡然一笑说道:“这点你们可以放心,我我虽然说不算是什么好人,但是我也绝对不会强人所难,如果你们实在不愿意跟我的话,我也绝对不会强求,不过,错过了这一次,以后你们再想跟我混的话是绝对不可能了,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是一个赌局,押大压小就看你们的了。”

  黄中信沉吟了一下,接着目光注视着我的双眸,斩钉截铁的说道:“好,我黄中信这次就赌上一次,从今天开始,我就跟着迟哥一起混,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我走到黄中信的身边,踮起脚拍了拍黄中信的肩膀,笑道:“中信哥,以后大家都是自家的兄弟了,在自己人面前叫我凌迟就好了,不用那么客套了,毕竟你们都比我年长。”

  黄中信脸上明显浮现出一丝笑意,说实话,他这句迟哥还真不怎么愿意叫出,面对一个比自己小了七八岁的孩子叫大哥,真的不好意思。接着笑着说道:“好的,那就叫你凌迟了。”

  “哈哈,这才对嘛。”我豪气的说道。

  “你们呢,有没有想清楚,到底是跟不跟我我混?我知道你们肯定一时决定不下来,但是我现在实在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们僵持着,我几位大哥都饿了,我希望1分钟之内你们能给我一个答复。”

  我缓缓的说道,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包软中华,整包中华外层一张塑料纸紧紧的包裹着,才没有被浸湿。这包烟还是当时忍着心疼买下来的,给四个大哥每人发了一根,又扔给中信一根,把剩下的给中信,示意他发给那几个兄弟。

  “好了,我们考虑清楚了,既然黄中信都跟你混了,我们也就赌一把。”缪凯终于下定了决心,和阿飞两人商量出了结果。

  “好的,欢迎两位兄弟。”我笑着说道。

  接下来,剩下的几个混混看到缪凯和阿飞也被收服了,纷纷的也表了一下衷心,就这样,我有了自己的第一批社会的力量,毕竟以前全是和学校里的小混混打交道,现在能收服到黄中信他们,心里是说不出的兴奋啊。

  酷YQ匠网0%永#久4免。费A.看O@小l☆说(

  “今天晚上我我请兄弟们吃饭,我们尽情的喝,尽情的吃。”我兴奋的说道。

  “好,那就去农家乐去吃吧,那里的菜不错,味道也蛮正点的。”缪凯首先说道。

  “好,那就去农家乐吃,天雄哥,陆琪哥,中信哥,直哥,我们一起走,今天多谢你们的帮忙了。”我一一向几人点头致谢。

  “没什么,小事情,等你将来混的出人头地的时候,别忘了你这几位大哥就行了。”汪直豪爽的笑道。

  “肯定不会的,怎么能忘了你们呢,没有你们的话,我我今天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我给天赐哥打个电话,让他们把车开过来,这里十几个人,可能还要打几个的士,我们走吧。”我摆摆手说道。

  “迟哥,黄志德怎么办?”一直保持沉默的徐毅问了一句。

  “哦,他啊,让他在这里自生自灭吧,这种人,死了活该。”我瞥了瞥躺在地上的黄志德,阴沉的说道。

  说完,带着兄弟们一起开向了农家乐,有两个人一直没有开口说话,那就是啊南和胡铁志,他们怕我责怪他们。

  我上了杨天赐的车,进去后,杨天赐淡然的问道:“搞定了?都没有事吧?”

  我笑着说道:“天赐哥,几位大哥三两下就全部拿下了,说起来,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帮忙啊。”

  坐在后面的杨天雄眼睛盯着窗外,思绪早已经飘到了别处,汪直和陆琪两人微微的笑一笑,显然我这一记马屁很受用。

  汪直笑道:“凌迟也不错啊,不仅救出了自己的兄弟,还收了六七个小弟,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我谦虚的说道:“天赐哥你就别夸我了,今天要不是你们的话,我恐怕就挂到这里了,哪还有机会和你们一起去吃饭啊。”

  陆琪笑呵呵的说道:“天赐啊,你这个小弟弟不简单啊。”

  杨天赐呵呵的一笑,也没有说什么,专心的当着司机。

  我这就郁闷了。什么叫“小弟弟”啊这词用的太不恰当了吧,满脸的黑线。

  汪直略有所思的说道:“凌迟啊,你就不怕那几个混混假意的跟随你?到时候对你不利?要记得,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看得出来,真正服你的也就只有那个叫黄中信的人,那个缪凯和阿飞也只是看在黄中信的份上跟随你的,其余的都是形势所迫,希望你不是引狼入室啊。”

  我毫不在意的说道:“我也没指望他们现在都从心里认可我,这就太不真实了,既然我敢让他们跟着我,我就不会担心这个问题,最好他们别打什么歪主意,否则我就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说完浑身散发出一道阴冷的气息,也是一闪而逝。

  汪直也会意的说道:“既然你有自己的打算,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不过我的阅历比你要多的多,还是那句话,防人之心不可无,今天我也大概猜到了,你将来肯定是要在黑道上打拼的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找我,只要我能帮上的肯定会尽力帮你。”

  我回头感激的说道:“那就谢谢天哥了,看来以后是少麻烦不了你了,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到时候可别怕我烦哦。”说完呵呵的一笑。

  陆琪笑道:“这回你小子走运了,你天赐哥可是市里一个大帮派里的一个人物啊,以后也没几个人敢惹你了。”

  我听完身子微微一震,不管是什么帮派,只要是在这个小县城里属于帮派的,那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任务,而且小城区里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互相都会给面子,攀上这么个大靠山,以后自己的道路又平坦了许多。

  汪直摆了摆手,笑道:“我看凌迟也并不是池中之物啊,再过几年他的成就肯定会超过我的。”

  我也微微一笑,刚欲说话,车子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农家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