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这曾经的军人就是喜欢爽快,不做作,看到我好爽的样子,几人的眼中也满是赞赏。

  “好小子,够实在,哥陪你吹。”杨天赐拎起一瓶啤酒也跟着喝了起来。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拎起啤酒吹了起来,他们不是在拼酒,而是一种认同,认同了我这个小弟弟,认同了这个人。

  我喝完啤酒,放下手中的空瓶,对着几人说道:“哥哥们,这次行动很重要,我兄弟在他们手中,他和我年纪差不多,你们别误伤了啊。”

  “这次小弟就安排一下晚上的事情,各位大哥先听一下,如果有什么安排不周到的地方,哥哥们就提个意见。”

  “好的,凌迟,你先说吧。”陆琪笑着对我说道,显然很欣赏我。

  “晚上我们就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晚上八点五十,街心广场上。

  一个白色面包车的旁边,站着六个拿着开山刀的男子,过了一会,一个穿着红色衬衫的男子推着徐毅走下面包车。这名男子就是黄志勇的哥哥,赖开伟,和黄志勇长的极其相似,就是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阴险。

  此时的徐毅裸露着上身,一道道伤疤寓意着他这几天来受到的折磨,双手被麻绳绑住。虽然全身的狼狈,但是脸上确露出异样的坚强。

  黄志德把徐毅拥向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面前,阴沉的说道:“好好的看住他,别让他跑了。”

  “是的德哥。”这名男子对着黄志德说道。

  黄志德对旁边的两位男子说道:“阿飞,缪凯,你们去周围看一下有没有可疑的人,希望那个我别和我玩什么花样。”说完阴沉的看了徐毅一下。

  “好的,德哥。”两人说完分不同的方向走去。

  “德哥,那个我不会怕了不来吧?现在都快到九点了。”旁边一个叼着香烟的男子对黄志德说道,脸上带着一丝不屑。

  “哼,他不会不来的。”黄志德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不会不来的?”那名男子疑问的说道,眼睛也注视着黄志德。

  “直觉。”黄志德淡淡的说道,目光也紧紧的注视着前面。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突然从后面传来豪迈的歌声。

  黄志德疑惑的转过身子,看到前面迎面走来四名魁梧的男子,互相搀扶着,东倒西歪的向这边走来,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喝多了。

  黄志德眉头一皱,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这么晚了,怎么会有人在这里经过?而且还是在自己和我约定的时间出现。让人奇怪啊。

  “德哥,要不要把他们赶走?”那个长发男子询问到。

  “现在阿飞和缪凯都不再,我们五个人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随他们去吧,只要不耽误我们的事情就行。”黄志德故意把声音说的大些,显然是说给前面四人说的,见四人没有任何反映,还是在狼嚎着唱歌,黄志德也微微松了口气,不过眼神里还是带着一丝戒备。

  和长发男子使了个眼色。

  长发男子也会意的点了点头。

  眼看着四人渐渐的走近了,黄志德这边每个人的目光都紧紧的注视这这四人,手中的开山刀也抓的越来越紧。这四个人只要表现出一丝丝的异常,毫无疑问的这几个人都会动手。眼看着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每个人的呼吸声都变得紧促。

  “兄弟,借个打火机用一下,我这几个兄弟都喝多了。”对面四个人靠最左边的一个人走了过来,笑着对黄志德说道。显然是没有醉的过头,不过迎面而来的酒气还是让黄志德相信了这几个人确实喝过酒了。

  黄志德伸手在兜里掏出打火机,向对面的大汉递了过去,眼神里还带着些许戒备。这名大汉正是杨天雄,此时笑呵呵的接过了火机。

  杨天雄点着自己嘴上的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把手中的火机递了过去。随口说道:“谢谢兄弟了。”

  g…最%新、章节?上h酷~匠{网

  “不客气,都是道上混的。”黄志德笑着接过了火机,眼神里的戒备也消散了,他没有注意到,其余的三位大汉搭在同伴肩膀上的手也正在慢慢的滑落。

  就是这个时候,杨天雄突然将手中的烟狠狠的按在了黄志德的胸膛,右腿伸到光之的的双腿后,肩膀用力的击在黄志德的肩膀上。

  “啪!”的一声,黄志德应声而倒,一连串的动作毫不拖泥带水,一气呵成,除了三位大汉,其余的人都没反映过来,傻傻的愣在那里,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大汉会突然袭击。

  杨天雄右脚狠狠的抵在黄志德的胸前。赖开伟微微的挣脱一下。

  “别动,再动一下我就踩爆你的心脏,不要怀疑我的话。”杨天雄阴沉的说道,眼睛死死的盯住黄志德,防止他玩什么花样。

  其余的三位大汉也不闲着,趁其余人都在震惊之余,三两下就把其余的四人制服,毕竟都是血战沙场的老兵,要是再让几个小混混给拿住的话就太不现实了。这四个小混混都抱头蹲在地上,仿佛像犯了罪的犯人一样。

  陆琪把徐毅手上的麻绳解掉,拍了拍徐毅的肩膀,什么也没说。

  “大哥,你们是迟哥的朋友?”徐毅试探性的问了一下陆琪。

  陆琪什么也没说,对着东南方向叫道:“凌迟,还不出来,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从喷水池里爬了出来,缓缓的向这边走来,一路滴滴嗒嗒的滴水声随着他的脚步传来。

  人影走近时,一看,不正是我吗。此时的我别提有多狼狈了,满脸的水珠,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的T恤和休闲裤紧紧的贴在身体上,像是从暴风雨中度过的难者。

  我刚走到面前,就向徐毅跑去,走到徐毅的身边,关切的说道:“徐毅,他们对你怎么样了?”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徐毅,不用后者回答,答案已经出来了,徐毅的身上一道道疤痕,显然这几天受了不少的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