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几点了行不?我不出去了还不行吗?”我带着哀求的语气对着护士说道。

  护士也心软了,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道:“现在十点多了。”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很晚,没有睡到晚上,要不然就出大事了,要赶紧想办法离开医院。

  “谢谢姐姐了,我先去个厕所,你帮我打点水好吗?我现在好渴啊。”我小声的说道,装出一副可爱的模样。

  “好的,我这就去,你不要乱跑哦。”护士拿起暖壶出去打水了。

  见护士出去,我赶忙的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仔细想一想,这么直接走也太不厚道了,毕竟这个护士对自己那么好,看着旁边的小桌子上放着护士拿进来的纸笔,我鬼笑了一下,写了一封留言,就走了。

  护士高兴的把暖壶拿进来,看我还没有回来,又等了十多分钟还是没回来,有点着急了,看着桌子上的纸上有字,只见上面写着:“护士姐姐,谢谢对我的照顾,我叫凌迟,以后会来看你的,说不定等我长大了还会娶你做媳妇呢,别生气哦。”

  护士笑着摇了摇头。

  我出了医院,赶紧找了一个电话亭,前几天胡铁志刚买了一部手机,号码是多少来。

  我一直在想胡铁志的电话号码,越着急越想不出来,只记得前面的十位数字,后面一个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妈的,从0开始试。”我气愤的对着电话自言自语。

  拨通了0字结尾的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妈的!”我狠狠的挂下了电话,咒骂道。

  “喂,你好,包夜800,快餐300,全套服务600,请问需要哪一项?”对面突然传来一道嗲嗲的声音,听得我一身鸡皮疙瘩。直接把电话挂了。

  “妈的,倒霉。再打。”我擦了擦头上的汗,嘀咕道。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直到尾数是9的时候终于打通了胡铁志的号码。

  “喂,哪位啊?”对面传来一道懒散的声音。

  我一听,不就是胡铁志嘛,当下也轻松了很多,气也消了点。

  “喂,老胡,是不是胡铁志啊,我是凌迟啊,你们在哪里呢。”我赶忙说道。

  “迟哥啊,你在哪里啊,我们在学校啊,你这几天消失到哪里去了啊?我们找了你几天了,兄弟们都急死了。”对面传来胡铁志焦急而又担心的声音。

  “什么?你们找了我几天?我也就一天没在学校啊,难道我在医院里昏迷了几天?铁志,今天是星期三不?”我纳闷了,同时也很着急。

  “迟哥,你过糊涂了吧,今天都星期五了,你没在这几天出大事了,你赶紧来学校吧,到学校详细和你说。”胡铁志着急的说道。

  “好,我马上就到,你们都在操场上等我。”我慌忙的挂掉电话,心里涌现出一丝不安。

  出去拦了一辆的士直奔学校。

  下了车,我赶忙冲进学校,内心祈祷着:“千万不要出什么事。”

  到了操场,看到二三十个人聚集在那里,有胡铁志,啊南,秦丰,就连三子和林夕都来了,还有一些陌生面孔,徐毅呢?我马上意识到不对了,按理说自己回来胡铁志应该通知徐毅才对,难道他出了什么事情。

  胡铁志几人也看到了我,挥了挥手。

  我到了他们面前,啊南说话了。

  “迟哥,你这几天去哪里了,兄弟们都担心死了。”

  我把那天从医院出来以后发生的所有事情跟他们讲了一遍。

  “草他吗的,谁追杀的我们迟哥,麻痹的,弄死他们。”啊南眼睛里涌现一丝血丝,情绪十分激动,大骂道。

  我听后是一阵感动啊。

  “好了,那些过去了,张宇怎么没来啊?”我看着几个人,缓缓的说道。

  几个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说话。

  “你们倒是说话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徐毅是不是出事了啊?”我焦急的说道,眼睛狠狠的盯着几个人。

  “迟哥,徐毅被人算计了,现在在黄志勇哥哥的手里,他们派人送来消息,让你回来的时候给他们打个电话。”胡铁志低着头说道,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了我。

  我打开纸条,看到上面写着一个号码,眉头紧皱,当即陷入了沉默。

  胡铁志他们也不打扰我,低着个头,一个个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V酷E匠网》:永久A%免费●看`小W-说

  “铁志,你把你手机给我用一下,你让这些兄弟们都先回去。”我对着胡铁志说道。

  胡铁志随手把手机递给了我,然后对着后面的兄弟说道:“兄弟们都先回去吧,有事的时候叫你们。”

  “好的,胡哥。”一个学生说道,说完带着其他的学生回了教室,留下胡铁志几人在原地。

  我接过电话,拨通了纸条上的号码。

  “喂,找哪位?”对面传来一道声音。

  “我是凌迟,我要找黄志勇的哥哥,麻烦你帮我找一下。”我对着电话说道。

  “哦,你是找德哥是吧,等一下。”

  过了几秒钟,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喂,我是吧,我就是黄志勇的哥哥。,黄志德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

  “我兄弟在哪里?你把他怎么样了?我告诉你,只要我兄弟少一根汗毛,我要你们兄弟一起陪葬。”我阴狠的说道,眼睛瞬间变的通红,浑身散发出一阵煞气。

  “哈哈,小小年纪,口气到不小,哥哥我出来混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今晚9点钟,街心广场见你兄弟,告诉你,只能你一个人来,不要和我耍花样,要是出现了第二个人,你就给你兄弟收尸吧,噢,不对,我们怎么能做杀人犯法的事情呢?不过看你兄弟这个身板不错,也不知道脱光了吊起来打不知奥有没有观众赏脸观看啊!”对面的声音也变得阴冷,说完以后,就把电话挂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