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输就输在自己的年纪和体格上,要不是因为这样,我会输掉?

  我在医院回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时常的埋怨自己这个小身板。

  不过一回想起莫倩倩当时为了自己哭泣的时候,我心里就想偷吃了蜜一样的甜,可是一想到莫倩倩这些天她都不来看自己,我就有些纳闷,他有些搞不清楚这个女人心里到底想一些什么。

  那天很明显的,她是关心自己,再说了那天自己的形象也是很高大威武的不是?

  可是每当病房的门被打开的时候,我总是会失望的发现,不是医生就是自己的老妈。

  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了,老妈居然没有对着自己有一点的谩骂,或者教育,都是笑眯眯的对着自己,这是我很难想象的事情。

  直到现在,那一天发生的事情,我还是不知道,我昏倒了之后发生了什么,没有一个人告诉他,就连啊南或者胡铁志也不知道,莫倩倩?人都没影,更加不会告诉自己。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进来”我望向病房的门口。

  “砰”的一声门推开了,出现了几个我意料之中的人,胡铁志和啊南,只是有一个人好像自己见过,看起来挺眼熟的秦丰。

  胡铁志手中拎着一袋水果,走到了我病床的旁边,把水果放在储物柜上面,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一句话没说,每次来医院他看到我现在的这个样子,心里不觉有一丝愧疚,要是自己那一天也和老大在一起的话,老大是不是就不用伤的那么严重了?

  胡铁志在心里问着自己。

  啊南则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走进去就对着病床上的我说道:“迟哥,我们来看你了,身体无恙吧?”

  我听到啊南这句话这个气啊。心里想:“他MD,能没事吗,差点挂掉了,没事你来试试。”

  不过他也知道啊南就是这个随意的性格,想归想,要不是碍着旁边秦丰这个陌生的存在,早就骂啊南了。

  反正哥几个兄弟都谈笑管了。

  “自家兄弟说些什么呢!什么关心不关心的,能来就可以了!没事,今天就能出院了,谢谢你们来看我。”说完,我眼神瞄了一下旁边的秦丰,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还不叫迟哥,忘记了?”胡铁志捅了一下傻愣愣的秦丰呵斥道。

  “迟哥,我是秦丰啊,一个班的!今天特意来看看你!”秦丰上前一步笑眯眯的望着我,满脸的尊敬之色,以后可是要跟着这个大哥混的啊,得体现的精神一点。

  “秦丰,噢!”我长长的噢了一声,瞄了两眼给胡铁志,的道后者一个放心的眼神时,我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大笑两声:“原来是秦丰你小子,我看着怎么怪眼熟的,原来是一个班级的!话说你不是班级里面那个傻大个?怎么?今天想通了?”

  这时秦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迟哥,呵呵,以前要是在班级里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请迟哥原谅啊,今天要不是胡哥帮忙,我可能也和你一样躺床上了!不管现在,我已经决定了,跟随着迟哥的脚步!”

  看着满脸真诚的秦丰,我很有兴趣的做起了身子,眼角瞟了胡铁志一眼,示意他说来听听。

  “嗨!”一说到一天的事情,胡铁志显得很是兴奋,撸起了袖子毫无形象的坐在我的病床上,随手抓起一个苹果狠狠的咬了一口,满嘴跑起了火车:“你不知道,今天的事情可是乐坏了,这个傻小子不知道怎么惹到了魏正河!”

  “魏正河?”我有些不解,脑子里想了无数遍,也想不通这个人是谁,毕竟他崛起的时间太短了,原来根本不认识校园黑道的这些人。

  “魏正河,是初二的一个小头目,但是他爸爸有些权势,是教育局局长,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是在学校里面就是一个土皇帝!”啊南接过了话,沉稳的分析道。毕竟他在学校里面混的久,对于校内的势力还是比较了解的,不像是我和胡铁志对这些一问三不知。

  “你好好和我说说,为何你们起的冲突?”听着啊南的话,我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他感觉这里面有一丝阴谋的味道。

  感觉到凝重的气氛,三人大眼瞪小眼互相对视了一眼,气氛瞬间沉闷了下来。

  “是这样的......”感觉到我身上那个严肃的神情,胡铁志也端坐好,老老实实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到胡铁志的话,我眉头更加皱起来了,可是任他想破脑子都想不出到底是为什么,可是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好像碰到了一些什么东西。

  魏正河?

  教育局局长?

  秦丰?

  他们几个人到底有着什么样子的直接关系?

  越想越是头疼,我不禁懊恼的低吼了一声。

  “怎么了?迟哥!”看着我那苦恼的样子,啊南三人急忙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我对着三人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迟哥,你是担心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其实是一个阴谋?”胡铁志疑惑的问道。

  “阴谋?这小子?”啊南突然一把抓住秦丰,恶狠狠的望着他道:“说,谁派你来的,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突然被啊南抓起来,秦丰完全愣住了,说话都有些慌乱:“没,没有啊......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

  “还说你不知道,信不信老子弄死你?”看着秦丰慌乱的样子,啊南气喘得更粗了,声音也大了一个分贝。

  “啊南,把他放下!”看着啊南那气势汹汹的样子,而本来牛高马大的秦丰却一脸的无辜,我坚信,自己要是不叫住手,可能秦丰要挨揍了。

  “可是......”啊南有些发愣。

  “可是你妹啊!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啊?你太拿我们自己当做一回事了,我们只不过是校园小势力,而且我们才有几个人!别人用的着派卧底吗?你脑子秀逗了吧!”我恨铁不成钢的对着啊南就是一顿大吼。

  他娘的,本来自己想事情就要够麻烦了,现在这小子不分青红皂白就来那么一手,真要把自己气死。

  “嘿嘿!”啊南干笑两声放下了秦丰,尴尬的拍了拍手道:“最近看《无间道》看多了,呵呵!里面的人物对话都是这么有深度的!呵呵!”

  “......”

  听到啊南这个不是解释的解释,我三人有一种快晕倒的冲动。

  O、更k新2最◇快@上S酷!n匠网/J

  而秦丰简直恨死了这个拍《无间道》的导演,他有一种想把这个导演分尸的冲动!

  他现在只想对天大吼:“无间道,害死人啊!”

  爹都被你坑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