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郭晓错愣的样子,史珍香很是享受,他很喜欢这种高高在上,掌控别人命运的感觉,他双眼冒着精光地望着郭晓继续道:“今天晚上有个饭局,你看,和我认识一下各方面的领导,怎么样?”

  “额,史校长,你不是叫我处理一下我们班胡铁志的事情吗?我先去,回头在给你答复!”

  X最‘/新章节《上h酷匠Cp网}

  郭晓听完愣了愣,心想着“你丫的老淫棍,和你去完我还能完好的回来吗?”想到这,她急冲冲的丢下这句话飞快的跑出了门。

  史珍香的这些话,她早就听过了无数次,什么晚上有个饭局,说白了,就是要她陪着上床。想象着,自己被一个身材臃肿的,脸上留着不论不论的肉山大魔王的人压倒在身下,她就觉得恶心反胃。

  再说了,要不是因为某些事情,她怎么可能会留在这所学校......

  当天下午,陈老师就把胡铁志请到了办公室。

  “胡铁志,请坐!”陈老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柔和的对胡铁志说道。

  “哦,老师找我来有什么事吗?”胡铁志也随口问道,他被郭老师这个举动给雷到了。

  在他的记忆里,郭老师从来没有找他谈过话,甚至在他上课睡觉的时候都不理睬他,今天太阳在西面出来了,而且态度还这么谦卑,实在是无法想象啊。

  “胡铁志啊,听好几位老师说你最近上课非常认真,成绩也是一日千里啊,几位老师特地让我好好的表扬表扬你啊!”郭晓随手拿了一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水给顾胡铁志递了过去。

  胡铁志微笑着双手接了过来,点了下头,表示感谢,吹了吹杯子里的水,说道:“真的有这样吗?不会吧!”

  “对啊,所以老师叫你过来是好好的表扬你一下!对了,凌迟在医院还好吧?这次他可是做了好事啊!”郭晓笑眯眯的望着胡铁志说到。

  听到郭晓这话,胡铁志有些坐不住了。老师这到底卖的什么关子,一下说表扬我,一下还要问候老大?

  “陈老师恐怕不单单是为了表扬我把我叫到办公室的吧,还有,凌迟今天出院,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咱们敞开天窗说亮话!”坐正了身子,胡铁志直视郭晓说到。

  郭晓显然没有料到胡铁志会说这么一番话,不由露出了一幅尴尬的表情,不过老油条就是老油条,马上就回复了正常。

  随即在口袋里拿出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淡然的说道:“你把魏正河给打进了医院,他爸爸,也就是教育局的魏局长亲自给史校长打电话,大发雷霆,让学校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你是一个好学生,我绝对不允许你被开除,所以,我建议你去医院看一下魏正河,和他好好谈谈,具体结果怎么样就看你了!”

  当郭晓拿出一根香烟的时候,胡铁志就愣住了,男老师还好,可是一个女老师,毫无形象的,翘着二郎腿,点了一根香烟,还对着自己教育,这,闹得是那样啊?

  这分明是黑道大姐大才做出的表现啊!天煞的,这是一个女老师该做的事情吗?烟瘾太大也不会这样搞吧?

  “胡同学,你在听吗?”看到胡铁志一愣愣的看着自己,郭晓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啊!噢,老师我在听!”回过神来的胡铁志傻愣愣的回答道,感觉自己好像挺丢人的,他坐直了身子,对着郭晓道:“老实,之前我是和魏正河打了一个赌,谁输了谁就要做谁的小弟,但是打完了我才发现,这不可能!因为他那个人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小人,他一定会报复我们的!就算现在同意和我们做朋友,但是迟早都会背后捅我们一刀。”

  “哎!”胡铁志叹了一口气,看的郭晓一愣一愣的,让她感觉坐在面前的不是一个学生,而是一个成功的上位者,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老师啊,其实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想和魏正河做一个好朋友,但是,我不能拿着我兄弟的命开玩笑啊!我的老大还在医院里面等着我呢!”

  “也对,也对!胡铁志同学啊,那老实就不逼着你了!你是一个好学生,好好读书,将来会有大出息的,既然你说不愿意去看魏正河同学,来时也不逼着你了,但是你在学校可是要当心了,他爸爸毕竟是史校长的上司!”郭晓话没有说完,但是他相信胡铁志听得懂。

  这番话前半句确实是真的,后半句完全是昧着良心说的,胡铁志算什么好学生啊,以前天天上课睡觉,学习又差,现在又跟着凌迟居然闹什么校园黑社会?简直是......

  即使最近比较勤奋,郭晓也不可能极力保他,其实郭晓说这句话就是暗地里卖给胡铁志一个人情,虽然只是短暂的稍微谈了几句话,她发现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孩子一直都很沉稳,他日绝非池中之物,现在卖给他一个人情,也许将来还会用得到他。

  更重要的是,她得到了一个重量级人物的首肯,所以在现在,她会尽力的去保证胡铁志和凌迟等人在学校里面的胡作非为,到时候她也将得到她所想要的东西,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当然胡铁志也听得出来,他才不会相信这个从来没说过话的班主任会极力保住自己,不过也肯定出了那么一点力,胡铁志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只要受了别人的一点点恩惠,他都会记住。

  “谢谢你了郭老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说完,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留下的只有郭晓一根接着一根烟的抽着,随后她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神秘的号码。

  “喂,胡老板,事情是这样的......”

  当天下午,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

  我躺在病床上想着那天自己和那个胖警察单挑的场景,越想越生气,心里很不服气,当想到自己的脑袋被胖警察蹂躏的时候,又是一阵后怕,那个家伙太狠了,就是一个禽兽,还人民警察,人民的父母官?TM就是一社会败类,披着羊皮的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