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迟哥,这你还是要好好学学啊!刚抽烟的时候不要那么使劲吸!深深的吸了一口,等烟在肺部走了一圈之后,缓缓的吐了出来。”啊南指着我那么“痛不欲生”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有怎么好吗?”看着啊南那疯癫的摸样,我莫名其妙的道,他望了望手里的半截香烟,又轻轻的吸了一口。然后不断的点着头心中说道:“恩,味道不错。”

  想到这里,我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淡淡的烟雾从他的口鼻中散出,飘到了上空,将他的脸遮住,让人看上去有一种朦胧的感觉,吸着,吸着,罗杰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对了,啊南,你前面不是谁认识人吗?现在说说,我们能不能把他们都拉拢过来?”

  “估计是有可能,因为他们在学校的日子现在也不是很好过,现在听说三中那边来了个狠角色,把他们都收拾了一番!所以他们现在也在拉拢人手!”听到我的问话,啊南沉思一下说道。

  “恩?那人可靠吗?我不希望我自己的兄弟是那种贪生怕死的,还有就是!我需要决对的忠诚!”啊南的话音刚落,我就抿了抿嘴说道,虽然他没有参加过任何的黑社会。

  但是电影也看多了,先不说贪生怕死的,如果没有忠诚,突然双方拼搏的时候给自己背后来上那么一刀,想到这里。我不经打了个冷颤。

  就像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如果他们三个人不齐心的话,那么!现在倒下的就是他们。

  “可靠不可靠,这个我不是很清楚,要不,先让迟哥您看看?”听到我这么一说,啊南也不敢自己擅自做主,望了我一眼问道。

  “恩,可以!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要先把身上的伤治一下?现在三个大花猫的样子,这样去谁会跟着我们?”我耸了耸肩苦笑一声。

  “哎呀,迟哥,你不说还好,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感觉浑身都疼,这些该死的下手还真重!”胡铁志一摸肩膀上的伤口,咧着牙齿骂道。那里是被耳坠小子用木棍狠狠敲伤的,现在还疼痛万分。

  “废话!”我不爽的看了胡铁志一眼,“难道你以为这是在过家家吗?”

  “对了,啊南,你家里有什么包扎的东西吗?你看我们这个样子......”刚说完胡铁志,我就咧着牙齿向啊南问道,之前他还不觉得,但是一平静下来,全身好像都被无数把刀子割肉似的。

  “好像没有,我从来没有伤成这样的!上次也还是去医院的!”啊南摇了摇头。除了上一次被我砍了,还有哪次自己被人打成这个样子?整张脸都快成猪头了。

  “我有地方!别忘记了我爸爸是做什么的,做生意的!他有私人医生!”一听二人提起这个,胡铁志狡猾的一笑,他心中想着“呵呵,我可以找我爸的私人医生钱伯伯。”一想到这个胡铁志立刻高声的叫嚷了起来。

  “你家不能去,万一告诉你老爸,一下你老爸不找我麻烦?”胡铁志话音刚落,我就一口否决了。他可是见过胡铁志的爸爸,虽然说人是很开明的,也不会说看不起没有钱的人家!但是你带着人家的儿子大家,还伤得那么重,不是找人家抽吗?

  “不会的,那个医生在我家工作很多年了,我要他别告诉我老爸就是了!走吧!难道你们真的想这个样子去学校,不过好在今天是星期五,明后天是双休日,不然,我们三就是成学校的焦点了!”想到就去做,胡铁志边说边向门口走去。

  我和啊南互相望了一眼,眼神交流了一下,而后也跟着起身而起,没办法还能怎么滴?跟着谭少爷走呗。

  几人的动作很快,特别是出了啊南家的范围,胡铁志这位大少爷直接一个招手,出租车就乖乖的停了下来直接将几人拉到了一个诊所门前停下,付钱下车后,两人跟着胡铁志身后进入诊所,进入之前胡铁志还和他口中的千伯伯通了电话。

  不过让我和啊南奇怪的是,为什么胡铁志家里那么有钱,而且他自己也说了是私人医生,但是为什么这个医生还开着小诊所?两人不约而同的用着好奇的眼光望着他。

  感觉到两人好奇的目光,胡铁志并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微微一笑。

  “铁志!来了啊!”老人走了上前很是亲切的拍了拍胡铁志的肩膀。用眼角的余光望了望我和啊南,并没有过多的惊讶。

  千伯伯?看到眼前的这个老人家看起来也有七八十岁的老人,我和啊南再一次睁大了眼睛,他们心中大呼着“这位做胡铁志的爷爷都可以了,怎么还叫伯伯?怪人。”

  “呵呵!”可能是感觉到我和啊南的差异,钱伯伯轻笑了两声,但是并没有和他们解释什么,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胡铁志道:“啊杰,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吧?看不出有点本事啊!”

  听着千伯伯的话中意思,在看着千伯伯那双不断盯自己看的双眼,我有一种感觉,千伯伯说的这些话,好像都对自己一个人说。

  “呵呵,千伯伯,这位是我新认的大哥:我;旁边那个是啊南!我兄弟!”胡铁志很自豪的说道。“千伯伯好!”

  ☆酷匠6网+H正3%版首T*发&%

  “千叔叔好!”

  听着胡铁志的介绍,我和啊南恭敬的叫了一声,虽然感觉到叫一个可以做自己爷爷的人做叔叔很是别扭,但是胡铁志都这样叫了,他们也不可能叫爷爷了。

  “呵呵!”听着两人的问好何叔温和的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应过了。

  “呵呵,铁志啊!怎么?受伤了?”千叔望了满身是伤的三人笑道,说罢,还用手故意在胡铁志身上使劲拍了两下,看的我和啊南浑身都打了个冷颤。

  “啊!!哎呀,千叔叔,疼!”胡铁志惊呼一声,咧着牙齿躲开千叔叔的手,然后就在那里不断的痛呼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