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不是吧!可能是叫我有什么事来着吧!”我的眼神琢磨不定,这个时候他真的不知道啊南找他还能有什么事情,现在自己没和他有什么瓜葛,而且他有点儿不相信啊南还敢找他麻烦!不过这也难说,人的性格可是很难弄明白的。自己不就是突然转变的吗?

  不过,有人要找人麻烦,需要那么恭敬的叫迟哥?这一点就让人摸不透了。

  “怕啥,我们出去找他看看!看他还想怎样!不爽就在揍他一次!”胡铁志不知道是不是上火了还是怎么的,气势汹汹的道。

  “你在这里看着,我自己去看看!”我思考了一会儿,感觉估计没什么危险,再说他也不想连累到胡铁志。

  “真的能行吗?我还是陪着你去吧!”胡铁志一把撸起了本身就不长的袖子,手里抓着凳子的一脚,满脸杀气的望向门外的啊南。

  “你听见过有人要打架叫迟哥的吗?行了,再说了我不会跟着他去哪里的,有什么事就在门外说,你看我有危险在冲出去!”我朝胡铁志摆了摆手,拿着书包头也不回的走向了门外。

  但是胡铁志怎么看我走路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一副壮士断腕的神情,不对,应该是义无返顾的赴死。想到这里他不经用手紧紧握住了凳子,只要发现啊南有什么举动,他就冲上去。

  而脚下迈着缓慢有力步伐的我,此刻心中确如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虽然面色不显,但是看着越来越接近的门口,他的手心已经全部的被汗水浸湿了。

  我感觉,现在我每向门口迈一步,我就更接近死亡,即使曾经拿着刀冲动的砍伤过啊南,但那也是冲动的行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本性。

  现在面对着啊南,他只觉得心中一阵阵的抽搐,紧张的他不自觉的用舌头舔了下自己的嘴角,手也下意识的向他的书包摸去,不过这一摸之下,他心中就咯噔一下。

  “完了,这几天怕妈妈担心,我什么武器都没带,现在可怎么办?”

  直到走到了啊南近前,我都没有想到什么办法,不过,在到了啊南身前的那一刻,我突然间的不再害怕了,心中突然变得一片平静,心说:“该来的回来的,让暴风雨都猛烈的向我吹来吧,我现在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人我都砍过了,何况看啊威看着我的眼神中充满的畏惧,我就更不应该害怕了。”

  终于,该来临的还是来临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故意板着脸,努力的回想起自己在家里对着镜子苦练的那凶恶的表情。有一句话叫做什么,不动手,气势都把人压趴下。

  “迟哥!我,我想跟您混!”就在我心中忐忑不安,努力摆动自己表情的时候,啊南突然小声的对着我,口中迟疑的说道,说完话,他还恭恭敬敬的对着我弯下了他那一直以来都很硬气的腰板儿。

  “什,什么?”啊南的一连串动作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他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眼神迷茫,表情僵硬的看着眼前的啊南,此刻他的脑中完全的一片空白,仿佛世界一下子静止了,只有啊南的话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荡回荡。

  “迟哥,您......您的脸抽筋了?”起初啊南看着我脸上,太阳穴时不时鼓动起来的血管,还有书包里的手,啊南还是吓了一跳,但是仔细看,不是哪个味道啊!壮着胆子,冒死问了一句。

  ......

  沉默,还是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我额头上无数的青筋冒了出来,脸色一下子出现了红的,白的,黑的,绿的颜色。如果是川剧大师看到我此时此刻的脸,估计也会甘拜下风的道一句:“师傅,请问在何处学的艺?请受小徒儿一拜!”

  “我草你姥姥!”我突然面色通红朝啊南大吼一声!脸上的青筋也一下子鼓了起来。

  太气人了,太气人了!他娘的,老子辛辛苦苦对着镜子苦练那么久,居然说老子是脸抽筋了?什么他娘的跟老子混,什么啊南,都去死吧!老子现在就想骂人!

  我这一吼,很是爽快了。

  但是这一吼不但吓得啊南脸色发白,就连周围原本打打闹闹的同学们都吓了一跳,目光都不自觉的投向了我和啊南。原本闹哄哄的班级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啊!”这时原本安静的班级里传来一声大吼!是胡铁志!

  只见他双手高高举着凳子朝啊南冲来。

  在之前,因为隔得太远,班级里又是很吵,所以胡铁志并没有听到啊南在说些什么,只是看到啊南低着头对着我说些什么,然后他就发现我脸色阴晴不定,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怒吼。

  这还得了?自己新认的大哥怎么能被人看不起?对,就是看不起,因为啊南比我高,而胡铁志已经把啊南弯腰的动作当成了低头鄙视我。所以我才会那么的生气。

  自己的大哥都被人看不起了,自己做小弟的还能傻愣着?答案是不能!二话没说,那只能是狠狠地干上一场了。

  看到胡铁志看着凳子气势汹汹地就冲了上来。

  我就是一愣,此刻他的心中犹如洪水泛滥一般的波涛汹涌,在心里的最深处,有一种东西,叫做感动。

  “铁志,谢谢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你放心,以后你有什么事情找我,我都会帮你的,尽全力的帮你,就冲你今天的作为,我也一定要帮你,这么为我担忧的铁志,然我好感动。”

  想着这些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胡铁志的身形到了哪里,但是当他从思绪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脑中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h更!“新0最快上4p酷g匠$X网*◇

  大吼的同时,我心中也在不断的想道“你可给我悠着点儿,我这才有个小弟来主动认人,就让你丫的给我打坏了,我找谁去?何况就啊南现在的身体状况,你小子这一板凳儿下去,我估计他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