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南中学,男生厕所!

  “啊南,说真的,那天你被那个小子拿刀砍了,你心里就不憋屈?你不想找回场子?”一个叼着烟卷的高个歪着脑袋看啊南问。

  啊南沉着脸,被人说到了痛处哪能是不恨?他也想过要找回场子,但是他真的怕了,一想到我看着他的眼神,特别是那一天我望着他那血红血红的双眼,他现在回想起来都浑身打冷颤。

  “我没兴趣,你去吧!”啊南苦笑两声没在搭理高个。

  “我看你是怕了,不像你啊,啊南!你怎么被一个小子弄怕了?”高个嘴角抽了抽,他感觉到啊南好像在无视他说的话,这点让他感觉到不爽。

  “该死,谁他妈怕了!陆游,你有本事你就去啊!你去找他!娘的!”连着别人鄙视,啊南也不是一个吃亏的主,他是害怕我不错。

  但是他不允许别人也是这样侮辱他。但是他知道打架他不是高个的对手,但是树为一张皮,人为一口气。

  陆游眼眉跳了跳,掐住啊南脸上的肉来回摇晃:“小子,你知道自己和谁说话呢?”

  啊南打开他的手,瞪着眼睛说:“我草你姐夫的爱人,妈的陆游,你以为我怕你是不?别人为你在校外认识几个人,打架厉害就和老子牛B,老子是害怕他,不错,这不丢人,丢人的是,你他娘的空口说白话,你说找他去啊!”

  陆游“呵呵”笑了两声:“是不是这样啊?那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不知死活!”

  听到陆游的话啊南急眼了,就见他瞪圆了他的眼睛,眼神凶狠的看着陆游,口中大声的挑衅道:“你来啊,操,老子怕你了还是怎么的?”

  “他.妈.的,你这个瘪三,嘭~”

  对于啊南的挑衅,叫陆游的男生脸上挂着冷笑,他吐了一口口水。

  然后猛地一把抓住了啊南的头发,狠狠的将他的脑袋按在了墙上,一声脑袋与墙面碰撞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一些正在上厕所的胆小的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刚尿到一半的都不自觉的缩了回来。

  同时,陆游口中高声的谩骂也在众人的耳中不断的回荡回荡。

  赤红的鲜血一下子从啊南的额头流了下来,从他的眼前划过他都没有一丝的反应。他只是呆呆的,呆呆的盯着面前的墙壁,从耳朵边听着身后陆游嘲笑着自己的话。

  @j酷F…匠51网@#正Em版=首发x

  “你等着啊!然后今天放学的时候,你把那个小子给我叫过来!我连着你们一起收拾,听到没?孬种!”陆游伸出空余的手,一把用力把啊南的脸搬了过来,让他对视着自己,轻轻的拍了拍啊南那憋红的脸,一脸轻蔑的道。

  啊南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用那红的吓人的眼睛望着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陆游,他发誓,他发誓总有一天,不!下午,放学的时候一定要把他踩在自己的脚下。

  他还记得我那天走的时候那句隐隐约约的话:“想不要被任何人踩在脚下,只有两种:第一,让自己变强,第二,那么就变成一坨狗.屎!”

  啊南他不愿意变成狗.屎,那就是要变强!

  想到这里,他觉得他自己有点儿可悲,当初的自己也是这样的盛气凌人,当初的自己也是用这样的姿势,这样的太对去对我,但是到最后自己变成了这一副下场。

  “好了,孬种,上课时间快要到了,老子没空搭理你,知道不?孬种!哈哈哈”陆游张狂的大笑着,为什么?

  因为他有疯狂,他有骄傲的资本?可能没人知道,他也是拿过刀砍过人的,我?他也见过,那副孬种的样子,真是可笑,可笑!

  陆游已经离开了,而厕所里的男生看到打架的也都相聚离开,只剩下啊南呆呆的坐在厕所里,完全不顾身上沾满了地上的污水,尿液。

  他的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陆游的那一句话:“孬种,哈哈,你就是个孬种!孬种......”

  “我不是孬种,我不是!啊!!!”突然,啊南他站了起来,双手疯狂的挥舞着,好像在发泄心中那不甘的怨气!

  突然,他眼神中不断地发生变化,他的脸上呈现出惊恐,决绝,不服,痛苦的神情。

  他恶狠狠的一拳打在了厕所那凹凸不平的墙壁上,完全不顾拳头上圈来的疼痛,咬了咬牙,道了一句:“我不会被人看不起的!”

  转而,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望了一眼浑身上下沾满的污水。他只好苦笑一声,走出厕所,翻过学校围墙。他打算回家换完一身衣服,然后,他要做出一个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决定!

  那,可能会改变他的一生!

  大概到了快到放学的时间,我正和胡铁志说说笑笑的正收拾书包的时候。

  “迟哥,出来一下!”门外传来了一声有些恭敬的叫声。

  “咦!我,你听到没,有人叫你呢!”胡铁志对着低着头的我道了一声。班里现在乱哄哄的,胡铁志也没有去特意去看是谁在叫唤。

  “叫我?别说笑了!”我头也没抬起就回了一句,刚开始他还真的感觉有人叫自己,但是一听叫皓哥,他立马就否决了,这不是开玩笑嘛。还迟哥呢!

  “真的,我们班就你一个名字带着迟字的,不是叫你是叫谁啊!”胡铁志捅了捅我的胳膊笑道。

  “我说不是就不是,你还真的是......是......咦,怎么是他?”我边说笑着便抬起了头,当他看清楚门外战的那人是谁时,他轻声惊呼一声。

  “他怎么来了,难道又是来打架的?不会吧,任何人被砍成那样了,怎么还回来找自己呢,那么他到底来是干什么的呢?”心中想着这些的他,口中无意识的呢喃了一句道。

  “谁啊?”看到我脸色一下子变了个颜色,胡铁志踮起了脚尖,努力的把目光扫向门外,一看,他就恶狠狠地骂了一句:“该死!是啊南那个小子,他不是来找你报仇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