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象往常一样,提着书包来的学校,只是书包里装着的除了书,还有那一把雪亮的菜刀。

  进到班级里,还是和往常一样默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可能同学们感觉我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吧,多看了我几眼,可是他们又说不上我有什么不一样了,那只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凌迟,出来一下!”和昨天一样,阿南又在门口叫唤着。

  “不要出去,他要是进来,我就和你一起揍他!”胡铁志拉了一把快要站起来的我,眼睛瞪着门外的阿南沉声道。

  一股暖流在心中划过。

  “谢谢你!不过,我今天不会让他在欺负我了!”我转过头对着胡铁志微微一笑,那笑容里充满了自信。

  “额?!”看到我露出这个笑容,胡铁志一愣,手一松。他感觉到我真的有些不一样,但是是哪里不一样呢?奇怪了!

  我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书包挺直胸膛向阿南走去,当我的面孔和阿南的面孔只有半尺远的时候停下,一字一句说:“走吧,去厕所!”

  大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现在的我。

  在他们的眼中我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从昨天就可以看得出来了,我这样一个人怎么要求别人去厕所?不是被打傻了吧?居然要求人家去厕所找虐?

  班花叶思思也有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我,想说些什么,只是小嘴张了张并没有说出口。

  班花的眼神,我当然看到,只不过在心里冷笑两声:“呵呵,你们,会大吃一惊的!”

  阿南愣了一下,转而哈哈大笑的拍了拍我的后脑:“小子,不错,有进步,走吧,今天给你试试新招,保证你爽到开花,不过说真的,你这么配合我,我还不去手啊!”

  说着,还用力的拍了一下我的后脑勺。

  只是阿南没有发现,低着头的我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屠血之色。

  男厕所隔壁的一个小角落。

  这一次,我没有在畏畏缩缩的神情,胸脯挺得笔直,眼睛直定定的盯着阿南,一字一句说:“你到底想怎样?”

  望着眼前这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少年,看着他眼睛直定定地望着自己,阿南心里有些发毛。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这个之前被他打了两顿的小子,不知道为什么会带给他一丝不安的情绪。

  用力甩了甩头,把心里的那丝不安甩出脑外,自欺欺人的道了一声:“看来是昨晚天上看片看多了!”

  为了缓解自己和我眼神给他带来的压力,啊南上前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嘴里恶狠狠的道:“小子,不要用这样的眼神望着我,不然你等会儿有得好受了!”

  “你是说我吗?”我强行压制住心里那突然爆发出的一点儿兴奋,对于自己将要动手报复的扭曲心理,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是在放屁吗?”

  啊南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现在的我。只觉得自己头里‘轰’的一声,象火山爆发一样。他不允许这样一个被自己连番欺负的小子对自己这样不礼貌,他不允许。

  红着双眼说:“他妈的,你小子,你他妈的今天吃错药了?和我装什么B!”说着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我嘴角处流出血来,但这回我没有哭,也没有放声大笑。这一巴掌,我可以躲得过去,但是我并没有一丝的躲闪,我要让自己没有任何的退路,眼神直勾勾的望着阿南,心里不断的念叨着:“来吧,来吧!你马上就要死了!”

  正当阿南又要一巴掌打过来的时候,我突然看着阿南‘哈哈’大笑出声来,把手伸进早就已经拉开了的书包里。

  看着我突然发神经质的哈哈大笑,阿南有些不知所措的愣住了。

  他虽然打了不少架,但是还没有一次发现一个被打的人会笑出声来,在他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么一句话:“这小子不会被打疯了吧?”想到这里她有些害怕,打架,欺负好学生他在行,但是如果把人打出毛病了,他可是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这时,我把放进书包里的手掏出来,阿南看见一把刀,一把闪着白光的菜刀。

  我把菜刀慢慢的举了起来。现在是上课时间,周围一片寂静,只有远处上体育课的同学发生的嬉闹声。

  阿南压住心里的害怕,他的腿有些微微的颤抖,他有点儿不相信,就是这个被自己欺负了两次,还让自己打得够戗的懦弱小子,现在能把自己怎么样!

  “操你妈的!你真的以为你看电视看多了,还想着学会砍人吗?你来啊,老子在这里,你来砍我啊!”为了给自己壮胆子,阿南对着我大声吼道。

  他真的不相我会拿菜刀砍他,对于中学生来说,他们虽然崇拜电影里打打杀杀的情节,但是让他们动刀子砍人他们绝对不敢。

  就连阿南打了那么多场架,也没动过一次刀子。见我没有动,阿南更加肯定他是在吓唬人,他推了一把我的肩膀:“来啊,放我身上砍啊,不要拿着一把刀不敢出生,妈的,还拿着菜刀,你小子倒是来啊!”

  看着不断用话语刺激自己的阿南,我浑身不断的颤抖着,我真的要走上这一条路吗?真的要这样做吗?

  “来啊!孬种,你倒是来啊!”

  我等他把话说完,身子一侧,握刀的手高高抬起,突然在阿南的眼前劈下。

  阿南只觉胸前一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自己的嗅觉。阿南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胸部,低头一看!满手的鲜血。

  “啊!!”阿南双手捂胸部大叫起来,接着爆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酷匠网{永lK久1‘免_(费看小p说

  我上前一步,用沾着鲜血的菜刀指着阿南面红耳赤的咆哮道:“你不是要我砍你吗?老子这就来,这就来!”

  话音刚落,我手里的菜刀又狠狠地砍下。

  “啊!!”

  “啊!不要,不要在打我了!”

  “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我此刻已经疯狂了,我听不见阿南的求饶声,一刀接着一刀的狠狠劈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