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呵呵一笑:“我们哥几个就是无聊,没办法,谁让你长的那么欠扁呢?昨天黄俊杰打你,今天换啊南哥我打你,你激动了吧?明天我换小四打你!”说完一脚踢在我的小肚子上。其他人都是一些没见过的小混混,不怕事大的那种。

  见阿南动手了,二话不说,其他的人围起我一顿拳打脚踢。其中有一个人边打边说:“今天打的那架真不爽,人太多了,老子都没打够就结束了!正好拿这个小子来练练!”

  我被逼靠在校门口旁的石狮子边上,双手抱头。这时的我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痛,因为和心里的痛苦比起,那实在是轻得多。听不见外界的声音,耳朵里充满嗡嗡声。

  而看门口的老头看到就在自己眼前发生的惨剧,他也没上来劝一下,就这样看着我被四个人无情的狂踢。

  “行了!别打了。”阿南看差不多了,把其他人拦住。抓起我的头发,又是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望着我的脸说:“前面是谁打的你?”

  “......”我没有出声。

  “是不是你自己把脸往我手上撞得?”看到我不说话,阿南又是一巴掌过来。

  “......”

  我身体靠在墙上,腰弯着,低下头,泪水顺着面颊滴落在地。

  见我闷头不说话,阿南用力的拉住我的头发说:“操,我和你说话呢没听见啊?”

  “更Y|新%最快上酷匠网ar

  我神色麻木的回了一声:“啊!疼!”。

  阿南的点点头,向我身上吐了一口口水:“小子,你还真别说,我打你都打上了瘾啊,你说怎么办啊?这样吧,以后每天我都打你一次,恩,见一次打一次!记得,以后见了我要绕道走!”

  说完又狠狠的踹了我一脚,转身嘻嘻哈哈的和几个哥们转身离开。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我隐隐约约还听到他们互相炫耀的声音。

  “前面我那一脚够劲吧?”

  “却,我那一巴掌打的他整个人都转了一圈!”

  “可惜啊,以后不能打了!”

  “没事,以后天天都能打呢!放心吧,哈哈”

  ......

  我,靠在墙上的身体慢慢滑落,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痛哭,现在我觉得自己活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就因为自己看了不该看的事情,然后就接二连三的受到欺负?为什么?我用头狠狠的撞在石狮子上,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顺着额头一滴滴滑落。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感觉到疼,真的,一点都不疼。

  我恨自己太软弱,恨自己为什么不和他们拼,难怪所有人都欺负自己,难怪胡铁志都说了自己怎么那么废物。

  过了好一会,等心情平静了一些,我战战磕磕地站起来把褶皱的衣服整理一下,向家的方向走去。

  难道好人就应该这样被人欺负吗?难道这个世界是恶人当道吗?如果这是上天对于软弱人的惩罚,那么我就是那个必须要死的人吗?

  这一天,我永远无法忘记!

  ......

  不知到自己走了多久,终于回到了家里。打开门,看到自己的妈妈不在家,我左右观望了一下,发现没人,赶紧灰溜溜的跑到自己的房间。我不愿意让母亲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等到半夜一点多的时候,我听见母亲回房间睡觉去了,这一刻,我等了很久。

  于是从房里出来,先到浴室里把身上洗得干干静静。然后去厨房拿了一把老妈刚买的菜刀,还是不放心的左右看看,老妈没醒过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关上了房间的灯光,脱光了上身睡衣,赤[luo]的站在窗口前面,望着天上的星星,手里握着菜刀。

  在我瘦弱的背后,在后边的肩膀上,纹着一只血红眼睛,一只流着鲜红鲜血的眼睛。这是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的。包括我的妈妈。

  当时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纹,可能是隐藏在心里最深处的叛逆吧!

  这是自己在偷偷的省下了自己的两个月生活费,一百块钱纹上去的。当时他选这个眼睛图案的时候,那个美女纹身师还用惊异的眼神望着自己。

  来纹身的人很多,但是纹这只眼睛的也很多,但是当一个看起来乖乖的男孩子来纹身的时候本来就够怪异了,更怪异的是这个看起来乖乖的男孩子要纹一个怪异的图案的时候,那情景更是怪异。

  当时纹的时候,我不过是觉得好看罢了,现在么?我只是想用背后的这只眼睛来告诉他的敌人,恶魔苏醒了。

  刀,在我的手里颤抖,或者说,此刻的我浑身都在颤抖着,望着浩瀚的星空,我发出冰冷的声音:“凌迟,你记住,从今天开始,没有人能再欺负你!任何欺负你的人都将付出惨重的代价,既然他们逼你走上了这一条路,那么!就让血去告诉他们,你,其实也可以主宰一切!”

  既然,你们要我做罪人,那么。我会让所有的人都惧我、恨我、怕我!

  这一刻,我发誓!

  我将用我的拳头告诉你们,我——凌迟,不是所有人都能欺负的!

  夜空下,那只流着鲜血的眼睛好像在和世人述说着人间的残酷,告诉世人,一魔头,就要苏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