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谁敢动我?

  我皱了皱眉,仔细地看着易门清,发现这个人基本上可以说是毫无破绽,让我本到了嘴边的合作之事,又不得不咽了下去。因为我一直在考虑,和这样危险的人合作会不会是自掘坟墓呢?

  “呵呵,少堂主有话但说无妨!”易门清看出了我的意思,轻笑道。

  “呼...”我长出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决定说,“好吧,难得易老大这么有诚意,小弟要再支支吾吾就有点不识好歹了。”

  “呵呵,少堂主说的哪里话,您能来已经是给小人很大的面子了。”易门清依旧是一副谦卑的样子,没有半点疑点。

  “恩,其实我这次来华北闹得动静有点大了,相信各位都能看得出来,我们天域现在是多么的渴望得到助力,凝结实力的强大!”我正色道。

  “呵呵,这一点小人倒是相信,不然天下间也不会域令纷纷,不少分部已经统一了不少城市的黑道!”

  闻言,我眉头一皱心里有些忐忑起来,紧紧地看着他,“易老大怎么会知道域令的事情!”关于域令的事情对外是绝对保密的。

  “小人,别的不敢说,人缘还是不错的,上次天域分部的王建华,王门主路经此地的时候告诉小人的。”易门清淡淡一笑,却让我感觉别有用意。

  看来王建华这人是非出不可了,单单是透露总部机密情报这一点就是必死之罪。不过,这样一来岂不是顺了易门清的心了?他估计是故意想借我的手除掉王建华,以让好不容易集合起来的天域势力变得动荡不安!真是好精明的一个人啊,险些因为情绪上了他的圈套。

  我深思了一口气,平复了心情,随后故作尴尬的说道,“咳咳,既然易老大都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了,纵然是天域的势力全部集合起来,但目今为止仍然还是不够强大!”

  “是因为刑殿?”易门清试探的问道。

  既然他什么都知道了,那在他面前也不比有所保留了。“不错,刑殿这次势大人多,而且又联合中央高级人员,想要除之,实在是难上加难!”

  我本以为易门清听到中央的名字会有些变色,会开始犹豫,但哪想到他竟然想也不想的便回答道,“需要小人做些什么!”

  嘶~这就是合作的开始了,就算是为了讨好于我也不必如此吧。“难道易老大不顾忌中央吗?”我终于问道。

  “呵呵...”易门清笑了笑,“中央这些年来专门针对黑道,打击黑道,按照常理来说我当然是要避而远之,但是现在...”

  “现在,有一个一举两得的机会,既可以和小人一直崇敬不已的天域合作,又能大大的打压中央的气焰,不失为一件好事,纵然有风险,也要试一试,风险与利益向来都是并存的,不是吗?”

  “不错。”我定定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打上了中央的主意,真是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撑死你。

  “而且...我相信,此次行动,天域必胜!”易门清坚定地说道,而我也感觉到了从我们进门到现在,只有这句话是他最真诚的一句话。

  “哦?为什么?”

  易门清胸有成竹的笑道,“因为直觉!我的直觉向来不会出卖我的!”

  闻言,我顿时感觉到眩晕无比。草,你当你是女人吗,还直觉。“呵呵,好吧...”我不太在意的笑了笑。

  想必易门清这次最大的目的,既不是天域也不是中央而是我们双方吧!他以一个盟友的方式出战,必然会有所保留。届时大战结束后,双方必定两败俱伤,而他定然会坐收渔翁之利!

  “所以,少堂主需要小人如何做尽管直言便是,小人若是皱一皱眉,任凭少堂主处置!”易门清在向我表明他“坚定”的立场。

  “好吧...”良久,我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想要整个华北黑道的势力!”

  “嗡~”闻言,饶是心机缜密,运筹帷幄的易门清也是微微一怔,他倒是小看了我的野心。

  “为难吗?”我鄙夷的笑了笑,如果现在他在拒绝的话,绝对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到时候我光明正大的消灭他也是易如反掌!

  “不为难...只是,恐怕有几个阻碍需要解决掉!”易门清思考着说道。

  他的回答到并没让我有多少惊讶,想必那几个阻碍便是和他并称“铁三角”的两位两角了。

  “想必少堂主也是知道,在这华北还有两大势力实力很强悍,能与我这赌场平起平坐,与小人并称‘黑道铁三角’。据小人估计这事他们十之八九会反对!所以只要解决了他们两人,便可顺风顺水了!”

  对于,易门清的话,我十分赞同,现在让我头疼的就只有“水晶”和“淫楼”了。

  “咳咳,我想看来不用我们上门去解决他们了...”尹君忆忽然紧皱眉头,严肃道,旋即他指了指外面,“因为他们已经主动送上门了...”

  “什么?”闻言,我和易门清皆是大惊,猛地转过了头,只见门外,走廊上两名男子正带着一伙人气势汹汹的走过来,那正要报信的下人被一名壮汉猛地扔了出去。看来这是摆明了要上门滋事儿了。

  “奶奶的,谁特么是宇宏文!”说话的是一名身高一米九的大汉,那张黝黑的脸上布满了威严和怒火,想必他就是“水晶”的老大薛世海了。

  “混账!薛世海,你把我这里当成了什么地方,岂能容你擅闯?”易门清大怒,猛地一拍桌子。

  “呵呵,易老大不必激动,我二人只是听说了易老大在这里迎接‘贵客’便赶来凑个热闹罢了。”薛世海身边穿着白色礼服的男子也说话了。

  这男子一脸阴森,狡黠的笑容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狡诈之意竟然全部显露在脸上,城府可深可浅。看向我的眼神之中竟然还有一丝深厚的淫气,这个人应该就是“淫楼”的老大,程东了吧。

  “哼!你们的消息倒是够快的,看来你们打我清风赌场的主意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啊!”易门清面色铁青的怒哼一声。

  “CNMD,易门清,老子监视你是看得起你,识相的现在卷铺盖滚蛋。华北不适合你!”薛世海怒骂道。

  “哼!难道适合你这无谋匹夫?”易门清不屑的冷哼一声。

  “这两位想必就是‘水晶’和‘淫楼’的薛世海和程东两位老大了吧。”我终于说话了,既然他们敢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想必已经是不惧与我,更没把易门清放在眼里。若我猜得不错,这里恐怕已经被眼前的这两大势力所控制了。

  我都能想到了,易门清又岂能不知,他八成是在考验我,想看看我到底是有什么手段,否则就凭眼前的这两人是奈何不了易门清的。

  “你就是宇宏文?特么的真是晦气,居然是一个小屁孩!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这里已经被我们两方包围了,识相的你也和易门清这老混蛋一起滚出华北!”薛世海颇不耐烦的说道。

  他只是说让我离开,并没有说要杀了我,看来这位老大也是十分忌惮我身后的势力啊。

  “你!”程东狠狠的瞪了薛世海一眼,旋即赶忙圆场道,“嘿嘿,少堂主,别理这家伙,他就这牛脾气...我对少堂主的少年英雄事迹可是钦佩不已啊。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妨来‘淫楼’坐坐,我这里有上好的姑娘,一定好好伺候您。”

  薛世海怒哼一声,却不说话。

  好快的转变!

  “呵呵,程老大实在是让我有些为难啊,毕竟我现在可是来找易老大的。”我婉转的拒绝道,把麻烦又移花接木推到了易门清的身上。

  易门清淡淡一笑,没有在乎。

  “嘁,少堂主,您可别上当了,这老头明明知道少堂主要来却不通知我和薛世海,摆明了这家伙其心不轨,想借助您的手段除掉我们两个眼中钉!而且在哪来坐坐不都是坐坐,还不如来我们这里安全得多。”程东不屑的说道,眼中的怒火直逼易门清。

  “就是!这老混蛋该当千刀万剐,以解我心头之恨!”薛世海不知道和易门清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居然把话说到了这般地步。

  此时的我居然成了活宝,被众人争夺着。

  闻言,易门清也不退让,顺手将麻烦接了过来,“哼!我不与你们一般见识!程东你们的居心叵测,我可是一清二楚,比我好不了哪去!再说,你也说了去哪里坐坐不是坐坐,在我这里坐坐又碍着你什么事!”

  w更新$最8o快‘y上“'酷@匠}网G

  “你!老混蛋!”薛世海和程东同时暴怒,骂道。

  “少堂主,我们那里可不光可以坐坐,如果您愿意还可以顺便做做...”程东说着说着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在征求着我的意见。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易门清都主动帮我把麻烦扛下来了,那我就索性全推给他了,我倒落得一个清闲,坐山观虎斗。

  “不必了,正如易老大所说的,我还是不费那个时间了。”

  闻言,三人眼里皆是露出一抹凝重,薛世海的是暴怒,程东的埋怨,而易门清的则是惊讶,没想到我举止之间便把自己排出的干干净净。

  程东这才明白了其中的奥秘,觉得我有些不简单,不过他岂能顺了我的意思,“这么说,少堂主是不给我面子了?你要知道,我们不是不敢动你!须知,过江龙斗不过地头蛇!”

  “哈哈哈...”我不屑的大笑道,“就你们这俩货色也配当地头蛇?我本来还想着以后有机会与你们合作合作,但现在看来实在是不必了,因为你们活不了多久了!”

  “哈哈哈...我没听错吧?宇宏文,你在痴人说梦?”薛世海讥讽的看着我,旋即目光凶狠,“很好,老子已经很想宰了你了!”

  “我也是!”程东眼中同样露出凶芒。

  “哦?那我倒要看看,有易老大在这里,谁敢动我!”我颇有玩味的挑衅道,又一次巧妙的把麻烦推给了易门清。

  易门清一个踉跄差点倒了过去:好阴险的小子!他的眼中也闪着怒火,但他是深知大局之人,现在还不是得罪我的时候。

  只有硬着头皮上来,“不错,我在这里,谁敢动一动少堂主!”

  “噗,我看你们脑子是进了浆糊了,就凭你们几个人?哈哈,宇宏文,别以为有天域罩着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告诉你,老子是今天动定你了!”薛世海猖狂的大笑着,丝毫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只见两人身后的手下纷纷跃跃欲试,要下杀手,易门清身后仅有的一些手下也是掏出了手枪,面色凝重。

  “谁敢动我男人!”

  就在这时,两道威严的女声传来,杀意重重,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紧接着,只见两道倩影突然出现在了走廊上,一个手握紫剑,一个拿着手枪,冰寒的目光正对准了薛世海。

  在这危急之刻,楚灵和楚嘉容两位姑奶奶终于是来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