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沈青山孙雪茹猛然一颤,先前我的说那一句话,她似乎有种熟悉的感觉。随后她马上想起来,在叶琛离开人世的那些日子里,当时的自己和现在的楚嘉容又有什么两样呢,一心求死,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念头。而那个时候也是我在最关键的时刻这么劝她的,想到那一刻,她不由得有些惭愧和后悔起来。

  敌人都还在奋力的战斗着,自己却要在这个时候因为别人的几句话而想到了死亡的年头,真真是可笑啊。不要忘了,自己可是死神啊,只有自己能宣判别人的死刑!没有人可以左右自己的生死!

  旋即孙雪茹忽然恢复了精神,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满笑容中没有之前丝毫的凶煞戾气,反而是充满了战意。

  “那我便陪你一战。”

  看着恢复状态的孙雪茹,楚嘉容不由的一愣,旋即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才是大小姐啊。

  “那么,大小姐你可小心了!”说着楚嘉容娇躯一卷整个身子如同龙卷风一般,手中紫剑一点呼啸着冲向了孙雪茹。

  孙雪茹淡淡地笑着,冰寒之意稍稍融化,“还是,‘小大姐’比较顺耳一点呢。”只见她美眸一闪,脚尖点地,随后她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在对方强大攻势带来的劲风之下,孙雪茹毫不犹豫,青剑爆出,玉手轻轻一推剑柄,一点破面,朝着楚嘉容的中心逼去。

  楚嘉容心头大震,没想到她居然会想到这一招来组织自己风扇一般的招式。看着那张娇颜上自信的笑容,她不由得有些心虚,旋即停住了挥舞中的紫剑,剑锋一转直接对撼上了孙雪茹的青剑。

  双剑相交顿时发出了惊人的压迫之力。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凉气,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让两把剑的剑尖对碰在一起。这等对决,绝对不是他们能插手的,而且还要四处躲避,稍不注意便卷到其中,那就有可能被这两台绞肉机绞成肉酱。

  “呵!”楚嘉容轻喝一声,施力撩起了孙雪茹手中的青剑,随后一剑逼喉。孙雪茹稍退半步,轻松躲过,随后施展出一连套令人眼花缭乱的剑阵,熊熊气势、攻受自如如同一代宗师一般,气吞山河,磅礴浩瀚!

  “来吧。”

  见状,楚嘉容点了点头,不愧是大小姐啊,果然有意思多了。旋即她也不甘示弱,紫剑一摆,玉手不断挥舞着,又是一道犀利剑阵布出,耀眼之极,对碰而上。

  一青一紫两道剑气凌乱舞出,擦出阵阵火花之光,两人周边的物景在不断变化着,身法及其之快。没有人可以想到,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两人的交手次数,已达百招之多。

  “我草,这特么才是真正的轻功啊!”

  “我没有看错吧,这...这还是人吗?人剑合一了!”

  “哎妈呀,要是被这种绝世杀神盯上,我...还是自杀吧!”

  看着如此激烈的战斗,不少人都是心惊胆颤,且又痴迷于观看这种战斗之中,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战斗。

  而刑殿的众杀手,看到这一幕实在汗颜不已,在这等高手的面前,自己还好意思自称杀手?还是收拾东西,各自散伙回高老庄吧。

  此时正与沈慕青恶战的李慕白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不由得狠狠咬牙,“这妮子的剑气之中竟然没有了杀意,她到底想干嘛!”

  “我都说了,你的对手在这里!别给老子东张西望的!”沈慕青涨红的脸上爆满了青筋,一拳狠狠砸出却被李慕白轻松的捏在手中。

  “噗~”随后沈慕青体内气力不支,不由得再度喷出一口鲜血,那张俊脸上也是出现了一丝苍白之意。

  “哼!你根本不是老夫的对手,负隅顽抗有何意义?”李慕白冷哼道,随后手掌施力注入到了沈慕青的拳头之中,竟是硬生生的将他逼退。

  沈慕青面色惨白,再度吐出一口鲜血:奶奶的,好强的气功。旋即他强挤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大喝着再度冲了上去,“别一口老夫老夫的叫着,真当自己有点年纪就成世外高人了?我看你就是个土包子!老不死的!”

  闻言,李慕白恼羞成怒,一连拍出七掌,全部击在了沈慕青的胸膛上。沈慕青强忍住疼痛,跪在地上,不断大口喘息着,自己用身体接下了李慕白七掌,却是硬生生的被打断了三条肋骨,实在有些吃不消。

  “怎么?你倒是再给老夫狂一个啊?就这点嘴皮子功夫吗,那么,你该去死了。”李慕白鹰爪一出狠狠的掐在了沈慕青的脖颈处,被指尖刺破,鲜血不断的流下来。

  “堂主!”“沈大哥!”弟兄们看到这一幕,都在惊叫着,想上前去救援,无奈却被眼前的敌人们所阻拦,无力抽身。

  而沈慕青依旧不屈服的瞪着李慕白,想说话却是说不出来。

  “哼哼,能死在老夫的手里也算你的荣幸,凭老夫现在的身手,就是你父亲还活着,也不再会是我的对手。哈哈哈....”李慕白说完,忽然大笑了起来。

  “哦?是吗,不试上一试,你又怎会知道呢?”这个时候一声不屑地深沉之声从天际响彻而来。

  “什么人?”李慕白忽然感觉到了威胁之意,警惕的看着周围,而下一瞬他忽然呆住了,受伤的沈慕青不知道何时不见了...“这...”

  就在李慕白惊讶的时候,他忽然怔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一位中年男子手里正抱着奄奄一息的沈慕青站在自己眼前。

  “你...你...你怎么可能还活着!”李慕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惶恐的大叫着。

  “父...父亲...”看着眼前之人,沈慕青的面庞激动得有些颤抖了起来,两行泪水也从眼里流出。

  “我,就相信...您还活着...”沈慕青艰难的说着。

  “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现在你就好好休息吧,一切交给父亲吧。”说着,男子将怀里的沈慕青交给了旁边的兄弟保护着。随后负手而立站在了李慕白的身前。

  终于又看到了那伟岸能替自己拦下一切的背影,沈慕青这才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沈青山,你居然还活着!”李慕白紧咬着牙,眼里充满了愤怒和震惊。

  “呵呵,受老友所托,前来助阵,我怎能失约呢。”沈青山淡淡一笑,在这等大地之前显得镇定自若,波澜不惊,颇有大师风范。

  “老友?”李慕白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禁怒吼一声,“又是那该死的楚段平!原来如此,当年那场爆炸之中,你是被他救了啊!”

  沈青山似是想起了什么,眼神里忽然显得深邃起来,点了点头。“是啊,当年若不是楚董出手相救,恐怕我就真的死在你的阴谋之中了。你不自称是算无遗漏吗,这次却是没想到吧?”

  感觉到了沈青山嘲讽的笑容,李慕白整个身子都气得颤抖了起来,从小到大,两人虽是师兄弟,但沈青山的各方面实力一直比自己强,走到哪里受到的关注也比自己多很多,从街头卖艺一直到进入黑社会,沈青山受到的待遇总是比自己高,他总是那么耀眼,总是那么夺目。实在是让自己嫉妒不已!所以陷入了嫉妒和自卑的怒火之中,李慕白终于步入歧途,暗中联手孙思成,杀害了沈青山全家,灭了总部的一大强大势力。

  本以为至此之后,世上就再也没有沈青山这个人了,而自己也就能脱颖而出了,他曾经享受过的一切也都归自己所有了,自己才是真正最强大的。可是现在没想到这个该遭天杀的沈青山居然还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

  越想越气,越想越怒的李慕白实在是忍无可忍,猩红了双眼,欲杀入魔,怒吼一声对着沈青山杀了过去。

  “既然你还活着,那就再死一次好了!”

  而沈青山脸上依旧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副风轻云淡之意,无惧一切。随后他一甩青衫,袖袍一挥,遮住了李慕白的实现,随后脚尖一蹬,踩上了李慕白的膝盖,只见他身形如燕,给人一种微乎其微的轻意,旋即一个摆身,倒翻了过去,也就是在那一瞬间,他的双脚看似平淡却是重重的蹬在了李慕白的胸口。

  “寸劲?”李慕白半跪在地,只感觉胸口发闷,浑身酥麻无力。先前的那一脚,竟有如此之强的爆发力,可想而知寸劲的可怕之处,这也是曾经咏春拳最柔软也是最强悍的一招!

  沈青山依旧负手而立,漠然的看着李慕白,“刚才的那句话,我再还你给好了,现在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这句话看似平淡却毫不留情的泼了李慕白一头冷水,这是对他的及大羞辱。李慕白更是不服,强忍着体内翻滚的疼痛之意,再度扑来。

  hI酷}匠网。“正版1*首h发

  “你也是一把老骨头了,就消停会儿吧!”沈青山眼暴精光,一掌敲在李慕白后背上,李慕白身子一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成了一个狗吃屎的状态。

  “现在,你明白了吧?收手吧,师弟。”沈青山背过身去,就要离开。因为师父的面子,到现在他还是对这个无可救药的师弟下不了狠心。

  “哼哼哼...”身后的李慕白忽然冷笑着,“你忘了吗,你全家十三口,可都是我杀的啊...”

  闻言,沈青山一怔,停住了身躯,脑海里充满了痛苦,良久之后,他长叹了一声,“一切...都过去了,你我也该走出这个阴影了。”

  李慕白呆住,连不开始颤抖起来,随后目光中再度爆出凶狠之意,“你少在那里给我假惺惺的装清高!”

  忽然李慕白捡起了一把刀,抬手便朝沈青山的背影砍去。

  “父亲!”这时候沈慕青也猛地恢复了知觉,眼见沈青山就要被害,本能的将手中的砍刀射了出去。

  随之沈青山暗叹一声,“自作孽,不可活!”只见他苍老的大手用力一推被沈慕青扔过来的砍刀“噗嗤~”一声直接是刺透了身后李慕白的身体。

  “噹~”手中刀落在地,李慕白不甘心的看着那道背影,“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那么耀眼...为什么...老夫始终无法抹除这束光芒呢...”说完一口鲜血喷出了血雨状,李慕白无力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