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雪愣住了,就像从火星来到地球的外星人一样。这种游戏推出了有半年了,肖雪现在才知道。

  “晓天,你的感情怎么样?”我对晓天怀有一颗期待的心,因为他上回和张晴的交往引起了全校的关注。

  “我想我说不说好像都无所谓,我想你们肯定都从小道消息都知道了,虽然我知道都不准。”晓天靠着我的床头。

  我说道:“是啊!所以才找你官方核实一下。”

  晓天轻轻地指着保姆机器人让后手指轻轻地一转,保姆机器人便走了过来。晓天拿起一杯咖啡说道:“我和她一直有短信交流。”

  我们听见后愣住了。

  晓天起身离去,只撂下一句话:“我会和她好的,放心。”

  肖雪说道:“啧啧,这年头花花公子够多的了。”说到这,肖雪好像情不自禁的说了句:“等下,我跟你一起走。”

  明一站起身说道:“好吧,就这样,我走了。”

  就这样,我习惯的在一个房间中孤独地守望着。保姆机器人坐在我的身边沙哑的声音说道:“主人,你有些不高兴。”

  我一只手搂着机器人说道:“你可知朋友的意义吗?”

  机器人摇了摇头:“按照您的语气好像你知道答案。”

  我哈哈的笑了起来,笑的很爽朗说道:“朋友啊!就像漫天的飞鸟,有的时候可以让你掉下悬崖的时候救你一把,有的时候可以搭在你肩膀上和你说说话,呵呵,那是鹦鹉。”

  机器人的大脑拼命的计算着。

  “不知道吧?机器人就是机器人。”有一点嘲笑机器人。

  “主人,您刚才说的有些听不懂,要不要传送给公司叫他们解决?”

  “不用。”

  “记得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几个就是好朋友,那个时候时间过的总是很快。”我有一丝的怀念过去。

  “主人,您要给我讲故事吗?”

  这个故事发生在三年前,那个时候我们坐在校车上,我坐在边上看着外面的风景,而我的边上就像发疯一样挤满了人,我自己笑了笑心想:“辛亏我来的早。”

  就在这时只听:“啊!”的一声,因为人太多导致一个人躺在了我的腿上,我真希望当时那个人是女的但是男的。我说道:“怎么了?”

  他说:“人太多,剂一下,谢谢。”

  下车后我问道:“你叫什么?”

  他说:“首先,谢谢你,我叫肖雪。电子技术班。”就这样,我们认识了,虽然这件事记忆不够深刻。

  我从来都没想到,一个人竟然如此的相信自由,他总是开开心心的活着,突然有一天我发现他经常找我玩,并且我时常问他在乎不在乎分数,但肖雪总说:“无所谓。”但有一天我发现他几乎什么时候都很努力,有一天我看见肖雪得了全校第一名。

  肖雪给我说:“如果你的家庭不怎么好的话,就不要选择放弃。”

  我在日后的日子里成为我心中的男神,也成为我们做朋友的基石。

  时间飞速的旋转,一转眼便毕业了,从毕业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肖雪一定能成为我所认识的人中最优秀的人。

  如今的肖雪已经变了许多许多,青春,就这样要即将而逝。

  肖雪小心翼翼的打开手机,然后按着号码:“俊宇……”肖雪小声的说,我至今都不知道肖雪为什么老是对我们小声地说话。也许,他害怕什么。

  “怎么了?你不会又看上哪个妹子吧!”我在电话的这头嘲讽地问道。

  “不是,我明天要和我女朋友见面,我希望你陪我去,压压场。”肖雪声音比上回大一点。

  “你们去管我什么事啊?”我有些不懈。

  就这样,肖雪挂了电话,之后肖雪独自去见他的女朋友,后来我才明白,他的女朋友子叶不小心生了他的孩子,他希望我去压压场但他在电话这头没有说出实情,我知道,肖雪是一个胆小的人。

  后来我听说子叶打了胎,这件事被他父母知道,甚至差一点赶出家门,好像对于我们这种青年,就算赶出家门也不一定能饿死。

  后来,在他的父母的压力之下,终于肖雪和他的女朋友子叶提出了分手,这件事对于肖雪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后来我们经常讨论肖雪这件事,肖雪每次都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甚至有些害羞。

  我们也经常约子叶吃饭,也不过是路边的烧烤而已。子叶虽然和肖雪分手了,但是总是会不好意思的看着肖雪,我知道肖雪有些无奈,他们好像终究走不到一块,但两个人彼此勉强着相互坐在对面,我也不知道这是早已安排好的还是无意中这样。

  这个时候我们也想约晓天或者明一的女朋友小代一起吃饭,但好像她们都有事不能来,就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我,异口同声地说道:“你的晓月呢?”

  我当场愣住,然后推辞说道:“这个,她有事情。”所以来的女孩是肖雪的前任女朋友,有人说男女没有纯洁的友谊而我们呢?

  只不过做不成男女朋友那做好朋友好啦!

  于是乎我几乎每天都和他们在一块,但我又要为了增加生活阅历,所以必须进入到一个足够容纳我这个“大人物”的公司,当然我剑指前一百强的公司。

  每天几乎白天学习晚上和他们在一起,但总之累得要命。

  到了晚上,我偶尔约出来晓月,去吃烧烤,或者我家楼下的饭馆,再或者去吃农家乐,好像在这个世界,生活就是如此多姿似的,有人说我有钱,可我认为,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我这么认为你可能在说我还很稚嫩,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雨,爱情何尝不是这样,我依然坚信自己的能力,有些时候平平淡淡才是真。爱情就像一架飞机,你总要躲过气流,小鸟,经过重重考验,才能到达目的地,在机上,彼此不能离开,除非你跳伞,从此以后你再回来就变了味,又有可能回来后感情更加坚定,可感情这东西说不准,不是吗?

  好像我很喜欢逛夜店似的,每次来到夜店,要一大杯啤酒然后在一起使劲喝,喝得烂醉,然后说出真心话。

  好像晓月没什么生活阅历,她也不爱喝酒,每天都在学习,很难约到她。但只要夜店里面她总是坐在那,让我们很扫兴,我们唱歌的时候她在一边听着,之后轮到晓月唱歌的时候她非要挑一首的轻一点的歌,当然,这种歌让我们听得都要睡觉。但她唱完所有人为了给我面子还鼓掌。好在还有“公主”能调动我们地气氛,“公主”就像草丛中的白色蝴蝶。

  我们还齐声歌唱,唱的天花乱坠,烂醉。到了深夜,我们回家了。

  在每天劳累中,我似乎看见了一个曙光,这个曙光我知道自己一定能抓住,我坚信。但我有一丝畏惧,畏惧自己不行,或者畏惧自己的能力,我常渴望成功但成功对我而言又是那样的遥不可及,我繁忙而又知足。

  最后,眼泪掉了下来,泪光闪动着刺眼的光芒。

  “铃铃——”

  我抬起头看着泛着红光的太阳,太阳才刚刚升起。我把蚕丝被轻轻地掀开,虽然已是冬天,但还是感到边上暖气的温暖。

  肖雪给我打电话,我在想这家伙是不是又出现什么问题了。我两约好中午见,在一个咖啡厅里。

  肖雪准时出现,我因为堵车所以被迫弃车坐高空列车去肖雪给我说的咖啡厅,至于那辆车只好让我的司机开回家。

  我两一见面,我有些担心,担心他一见我就说:“我女朋友又怀孕了”之类的词。

  但这回有些出息,肖雪没有说,一开口就说:“我想开一个电器培训班,要钱。”

  我当时就在想:“这叫家伙有些出息了!”我当时又有另一种反应就是,我所认为的肖雪就是这样的吗?之后我又回过神说道:“好吧,你要多少钱?”

  “三万。”他喝了口咖啡,回头看着大玻璃外面,一栋几百层楼里面有一个咖啡厅,我们就在那。

  “三万?三万够吗?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借十万干一个大一点的培训班。”我这么说其实是想考验一下这家伙,我倒想知道他敢不敢,还有就是,我真心有点不想借他钱。

  “三万够了,我想开小一点的培训班,毕竟没经验。”他喝了口咖啡对我笑了笑。

  “是吗?”然后把钱支票扔到桌子上说道:“给你。”

  就在这时,明一,晓天,突然从我的背后窜了出来,我喝的咖啡差点喷了出来。

  “俊宇,谈的怎么样?”晓天说道。

  酷6:匠网永久/'免)q费看n.小●说☆

  “我建议肖雪从头干起。”我扭头看着晓天,晓天摸着我的肩膀。

  “其实,我也想入股,可是一天很累,可别忘了我可是金融出身,所以我正在加入某期货公司做准备。”明一这么说,好像自己很高大似的。

  我的手放到桌子上然后谨慎的吧五指扣拢说道:“老师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一个人如果有一个好点子就算给边上的最亲近的人说他也不一定干,机会就这样在手中流逝。”

  “那好吧,你真的不怕吃亏最后倒闭?你一没经验二没金钱干什么啊!”明一这么说好像一掌把我打醒。

  “倒闭……还真的会倒闭……如果不试的话怎么知道,好歹他学的也不错。”我这么说,其实我的心微微颤抖,倒闭一词在我心中如此无情。

  “好吧,你的倔脾气。”明一很绝望,他开始坐到我的边上说道:“有些事不需要强求,俊宇,你的路还很长。”

  “如果爱情还有事业整的像你说的同样重要,那么我想在过去的日子中是否曾想爱一个人要比事业还要难?”我的嘴微微颤抖似乎要哭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