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雨笑了一声,不过很苍凉,自己这么长的兄弟现在反目成敌人,是谁谁不苍凉呢?

  “能告诉我吗?我记得我来的时候你已经和王琦打成了一片了啊,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个学校的?你还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不成?”

  王辰笑了笑说道:“预知能力不可能,只不过你从刚开始就在我的掌控之中罢了,你知道一件事情吗,就是你们班里有个插班生,那个时候你也不过是很单纯,什么也不知道,你对你们班级里的人除了恨就是恨,所以你不知道那个人的存在,但是那个人就是我的眼线啊,他就在林威的身边随时给我汇报你的情况,因为林威一直欺负你,所以是个人都会被激怒的,所以我早早的就来这个学校等着了,后来你确实被激怒了,反击了,也如我所愿你退学了,这下了就简单了啊,你退学你这人肯定还想上学不想罢休,所以你找你爸说要让上学,你爸也心软就答应你了,所以你爸就找人啊,找人啊,这个时候我随便找点关系让你爸慢慢地走到我这条线上不就行了吗?后来你也就来到了这个学校,说实话我本来以为你不会和孙方舟一个班的,我以为你会随便分个班,那样也可以,我也能找各种理由把你慢慢的成为我身边的兄弟,所以.就这样喽。”

  天雨听后陷入了深思,过了许久天雨缓缓道:如果我走了以后你也会退学,对吗?

  王辰点了点头说道:对啊,你都退学了我还在这里干什么?咱俩真正的斗争开始了,不要你开始就输哦,那样我真的很瞧不起你,对了,能告诉我个问题吗?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燕家公子的?

  天雨想了想说道:很简单啊,你明显是对我放松警惕了,你房间里的很多东西都能出卖你啊。

  天雨也不可能告诉是炼枫在少管所的时候告诉自己的,如果说的话可能会给炼枫带来一些麻烦。

  王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呵,这样啊,那你现在干什么呢?你不怕我现在把你给杀了吗?

  天雨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为什么要怕呢?

  可刚说完这话天雨就感到腰间有个东西顶着,天雨不傻,知道这是抢,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王辰能明目张胆的玩枪?

  “你听厉害的,肯定这么长时间上课的时候兜里都踹着把枪吧?收起来吧,我知道你不可能杀我的。”天雨冷道。

  王辰笑了笑也收起来了枪说道:没啊,我没拿枪啊,这枪是你的。

  天雨听后心中一慌,连忙的摸了摸口袋,真的发现自己的枪不见了,看着王辰的样子天雨笑了笑说道:你听厉害的,我佩服。

  王辰无所谓的把枪递给了天雨说道:是巴结上了王庆国吗?是不是人家只是给你个抢没怎么搭理你?呵,我前几天也去找他了,找他合作他非得不愿意,说如果说是合作的话只能给我把枪,我看着你是受了多大委屈啊才和他去合作?

  天雨心中不由一惊,这王辰都找上王庆国了?王庆国也挺聪明,竟然能预知到现在的事情,天雨不由得佩服了王庆国一番。

  看着王辰天雨点了点头说道:说实话我也挺烦这个王庆国的,给我枪就给我呗,你说要多给我点子弹也好,就这么个子弹还不够打死你的呢,你说是不是呢辰哥?

  王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然后呢?你现在想要干什么?要回京城了吗?还是要去干什么?

  萧天雨没有回答王辰的问题而是说道:你知道吗辰哥,我们几个兄弟除了你还有谁知道我的身份吗?

  王辰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天雨看后一笑说道:小伙子。

  #看K》正3版章~“节?%上;酷aE匠@网

  王辰当时就愣住了,不过很快的释然道:哪又怎么样,都成死人了。

  萧天雨当时直接一脚踹到了王辰的肚子上骂道:我草拟吗他是你兄弟,你们磕了头拜了把子,你就这样说你的兄弟?

  王辰也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萧天雨笑道:兄弟这两个我不知道什么意思,你能告诉下我吗?

  萧天雨一拳又打到了王辰的脸上冷道:你他妈对我就算了,小伙子现在就在天上看着我们呢,我们真的只能为敌不能为友吗?王辰!

  王辰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邪笑道:不好意思我一视同仁。

  天雨笑了,笑的无限的苍凉,曾经一起说着患难与共一起啃咸菜啃馒头的生死兄弟如今竟然变成了这样。

  过了许久天雨看着王辰缓缓道:“王辰,你知道吗,如果你真的和我斗起来未必你能赢,你知道为什么吗?”

  王辰想了想一脸疑惑的笑道:我还真不知道,雨哥给说下呗。

  天雨抽了口烟缓缓道:因为我现在是韩泽宇,凭这一点我就能打败你,而且最后你还体无完肤。

  王辰脸色变了,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对着萧天雨说道:呵,韩泽宇是吗?我让你最后如一场雨一样散落各地。

  萧天雨笑了笑说道:那就行了,期待吧王辰,你最大的敌人从现在开始是我,我叫韩泽宇。

  萧天雨笑着离开了,王辰看着萧天雨的背影突然暴怒的对着旁边的墙猛一踹。

  走出去后萧天雨点了根烟又打车来到了小伙子的墓地,天雨看着照片上的小伙子笑了笑然后做到了小伙子墓碑的旁边对着小伙子的照片笑道:我还是想对你说句对不起,按照你这性格是不是该想打我了?呵呵,你来打我啊。

  天雨看着照片的上的小伙子依然还是笑着的样子天雨苍凉的笑了笑,说道:你也没想到对吗?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什么也不相信,我只知道我们是兄弟,无论什么样子我们都是把兄弟,我们曾经抗过难,呵呵,想不到....想吃点什么了吗?哥哥给你买回来了,知道你这煞笔爱吃学校食堂里卖的那个肉饼,草拟吗的今天哥哥给你带来了。

  说完天雨从身后拿出来两个,放到了小伙子墓前一个,自己也拿着一个吃了起来。

  泪开始从天雨的眼睛里慢慢落下,天雨依然还是笑着,看着小伙子说道:你看哥哥这个不争气的又哭了,草他吗的哥哥以后不哭了。

  继续的吃肉饼,天雨大口大口的吃着,可是眼角的泪却越来越汹涌。

  眼泪和肉饼掺杂着吃到了嘴里,天雨终于忍不住一个人躺在小伙子旁边抱着自己哭了起来。

  卧屈着身体像个婴儿一样没有安全感,天雨终于失声痛哭起来,这么多天的泪水在那一刻全奔放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雨又慢慢的坐到了小伙子的墓前看着小伙子道:不好意思了弟弟,刚才你哥哥真的忍不住了,现在好了,以后想吃什么就给哥哥托梦,哥哥给你买,只要....我还能回来。

  天雨自嘲的笑了笑给自己点了根烟又在小伙子的墓前插了跟烟继续说道:你永远是我弟弟,我们是永远的兄弟,你是为了我而走的,你给哥哥记住,那人我早晚把他全家弄死。

  天雨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看着小伙子的照片天雨的眼泪慢慢的平静起来,如一滩水一样。

  天雨抽了口烟说道:兄弟,抽吧,好久没抽烟了吧?哥哥抽完这根烟就走,希望下次回来你能好好的。

  一根烟完后天雨咬了咬牙站了起来对着小伙子说道:哥哥走了。

  说完天雨自嘲的笑了笑离开了这块墓地。

  天雨不知的是自己刚走了没有多久王辰拿着肉饼走到了小伙子的墓前。

  天雨打车来到了火车站买了张今晚通往京城的火车票,给韩雅婷打了个电话说了声自己便一直在火车大厅等着。

  睡了会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火车站大厅喊话说通往BJ的火车要走了天雨才睡醒起身。

  顺利坐上火车看着匆忙的风景天雨笑了笑又趴倒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