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真他妈好笑,枫哥你说我到底还有什么是被瞒着的?能告诉我吗?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我恶心。”天雨自嘲道。

  炼枫笑了笑说道:这我不能告诉你,一个真正的强者只有不断的接受打击才能成就最高的辉煌。慢慢来吧,这才是开始,希望你能够真正的变强,而不是从一个弱者变成一个强者再成为一个傀儡,你背后的势力你要好好的把握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拿出来用,还有不是王庆国答应了你三个要求吗,现在一个了,你还有两个,好好把握,王庆国这次为你这件事情已经快三天没睡觉了,来的时候你能看得出来他颓废的样子。

  天雨苦笑一声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睡着了,这一觉很安稳,也很舒服,当天雨自然醒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天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房间里的布势,站了起来伸了伸腰走向了门外,看到炼枫正坐到沙发上打着电话。

  天雨走了过去和炼枫打了个招呼,炼枫呵呵一笑点了点头示意一下。

  好几分钟后炼枫挂断了电话一脸惊喜的对着天雨笑道:好消息啊天雨,那人抓到了,王庆国让我们去城郊的监狱,走现在过去吧?

  天雨心中一惊,想着这才多久就抓到了?不过眼前重要的是还是要过去。

  天雨和炼枫坐到了车上,天雨想了想便问道:我刚才睡了多少时间啊枫哥。

  炼枫笑了笑说道:一天多了。

  天雨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哦,好吧。

  一路无语天雨紧张的不断的催促让司机开快车,司机一路上被天雨弄的挺无奈的。

  走到了监狱门口天雨顿时感觉到一股弑气,天雨打了个哆嗦就跟着炼枫走在后面。

  炼枫带着天雨来到了一个监狱门口的时候天雨拧了拧头揉了揉太阳穴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当天雨看到一个人被绑着坐到板凳上的时候天雨也不傻自然知道这就是王庆国抓来的人,天雨直接冲了过去踹到了那人的肚子上,那人笑了笑盯着萧天雨。

  天雨越看越生气,拿起来了旁边的一个板凳砸向了那人,那人吃痛的咬了咬牙承受住,又看向了萧天雨笑了笑。

  萧天雨这下也乐了,盯着那人笑道:你看我是个初中生是好欺负是吗?

  那人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是这么想的,那能怎么的?你个初中生。

  天雨也没说话,拿着板凳砸向了地上,天雨笑了笑拿起来一个最尖的指了指那人的胳膊说道:你说不说谁指使的你?三秒钟。

  那人吹着口哨毫不在意萧天雨,萧天雨看着那人嘲讽的笑了笑说道:不自量力。

  说完萧天雨就对着那人的胳膊扎了进去,那人也没想到一个初中生竟然可以做出来这么狠的事情,当下就全身发着虚汗骂道:我草拟吗你是不是人啊。这么狠。

  萧天雨笑了笑:再给你三分钟,我去拿把刀。

  说完天雨就直接走出了门,天雨靠在墙上开始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刚才的一切自己也受不了,就连自己也想不到可以做出来这么狠的事情。

  炼枫看着天雨笑了笑递给了天雨一根烟说道:你这样他是不可能说的,你得要让他觉得你有一点威信,而不是你这样虐待他,你把他打到死他也不可能说的。怎么做你应该清楚吗?

  萧天雨想了想点了点头,炼枫把手中的匕首递给了萧天雨,萧天雨苦笑一下又走进了审判室。

  “说不说?”天雨双眼盯着那人的眼睛威胁道。

  那人嘴角勾出一道微笑说道:可能吗。不自量力。

  天雨嘲笑道:这是你说的啊,cnm的。

  天雨直接把匕首扎到了那人的手背里,那人直接大叫了出来。天雨没有丝毫任何感情色彩的问道: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那人咬了咬牙继续坚强道:我!不!说!

  天雨呵呵一笑继续对着那人的另一双手扎了上去,那人再次嚎叫了起来,天雨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问道:说还是不说?

  那人看着自己的双手,恶狠狠的盯着天雨说道:你把我杀了我也不可能说的。

  天雨笑了笑无所谓的说道:把你杀了多不好,我要慢慢的折磨你,知道你告诉我为止,给一个痛快好吗?你给我一个痛快我也给你一个痛快,行不行?

  那人强忍着刺心的疼痛说道:不可能的,我是绝对不可能告诉你的。

  天雨一耳光闪到那人的脸上,天雨是真的生气了,很生气很生气,那人的直接被打的嘴出血了。

  那人玩味的舔了舔嘴角,很变态,也很诡异。

  w*酷匠网唯一●正=版,其P_他@D都6是.盗0版‘

  天雨突然灵光一现,盯着那人的眼神笑道:呵呵,我就不相信你没有个什么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哥哥姐姐什么的,要是能抓过来当着你的面杀了过好啊,你家主子不是说要让我生不如死吗,不如今天我让你知道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好吗?

  那人当时就暴怒了,挣扎了好几下愣是没挣扎过绑着的绳子,天雨笑了笑继续说道:怎么了?暴走了?生气了吗?知道我当时的感受了吗,你也不要怀疑我们能不能找到你的爸妈,连你都给找了出来了,何况你的爸妈呢?是不是?我劝你还是说出来吧,真的,为一个主子牺牲了爸妈真的不值得,你告诉我我给你一个痛快还不用连累你家爸妈。你自己好好想想。

  天雨笑了笑看着那人越来越平静的脸,过了许久那人终于说道:是秦梦龙。

  天雨听后笑声戛然而止,秦梦龙?时灿?害自己的人是时灿?我草,这他妈怪不得天天没见到人的,还以为是忙去了,也对,是去忙去了,是忙着算计自己去了。这他妈的可有意思了。

  “给我一个痛快好吗?求你了,以后不要找我爸妈好吗?”那人突然求道。

  天雨看着那人的脸,想了想后转头看向了炼枫说道:枫哥,你帮我来好吗?我做不到。

  炼枫笑了笑说道:你做不到?那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能做到?我让你现在就给我做,把他杀了。用枪杀了。

  说完这话炼枫一把就从口袋中拿出来了一把枪,天雨看着拿枪说实话真的一种本能的畏惧,可如果现在自己做不到的话以后就可能永远做不到。

  天雨咬了咬牙接过来手枪,指到了那人的太阳穴,过了许久天雨还是没开枪。

  那人估计也是受不了这种刺激的感觉了,被人拿着枪指着太阳穴却迟迟不能开枪,享受着死前的恐惧可迟迟没开枪。

  “你他妈是不是男人?”那人骂道。

  天雨好像收了刺激一样心一狠按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那人的脑袋被打开了花,天雨的脸上身上全被溅着鲜血。

  天雨一下就做到了地上看着面目全非的那人脸上全是不可思议,一直喃喃道: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炼枫看后摇了摇头拉起来萧天雨走向了监狱外,而天雨全身没有一顶点力气只能被拖着。天雨眼神空目的看着前方,一直喃喃着重复的话语。

  过了二十分钟后王庆国的别墅里,炼枫把天雨扔到了洗澡间里,任由水冲击着天雨的身体,身上的鲜血也慢慢的被洗去,可天雨还是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刚才的画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