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雨平静了几天心情也是终于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星期六的时候天雨和王琦几人聊了会天后就出了校门。

  给时灿打了个电话后时灿说半小时就到,可萧天雨让时灿五分钟都,五分钟到不了迟到一分钟揍十下。

  这让时灿一直在电话中说道不平,可当天雨说出还有四分钟时时灿骂了一句草就挂了电话飞奔了过来到达萧天雨身边的时候已经过了十分钟,这十分钟时灿是各种着急,四分钟到时绝对不可能的。

  “嘿嘿,迟到6分钟,来宝贝60下。come”萧天雨淫荡道。

  “别别别,以后保证不可能有下一次,这是最后一次,师傅大人大量就原谅徒弟吧。”时灿请求道。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恳的请求下我也不好意思打你了。”萧天雨说道。

  听到这话的时灿自然一喜,可笑容还没到两秒就听到萧天雨这个时候说道:待会就请我委屈在金富豪吃顿饭吧。

  “我草,怎么有你这样的。坑爹呢啊!”时灿直接脱口大骂。

  看正ol版X.章#节q上'酷VT匠网

  “你再给我骂一句!”萧天雨瞪着时灿说道。

  “不敢不敢了。”时灿尴尬的笑道。

  “呵,这还差不多,这几天你去哪了?”萧天雨问道。

  “我前几天去外地出差了,这不昨天晚上刚回来嘛。”时灿如实答道。

  “哦,那没事了。走吧,金富豪!”萧天雨说完直接在路上开始等车。

  时灿看着这个坑爹的师傅心里很是无奈,这金富豪可是这市里最好的酒店了,没个几千块钱根本不够在里面玩的。

  想着这一个月的工资就快没有了时灿的心中很是一阵心疼。

  两人直接打的来到了金富豪。

  金富豪真的是五星级的大酒店,看着门外的装饰就让人有种望尘莫及的感觉。

  两人走了进去看着里面的装饰。

  “我草,真是太豪华了。”天雨感慨道。

  “诶,开个包间吧”时灿直接对着服务员说道。

  “先生,请出示你的身份证,最近严打,必须提供身份证才能包间”服务员微笑的说道。

  “这样啊。。那给吧”说完时灿从口袋钱包中拿出了身份证。

  就在此时,一旁的萧天雨迅速的看了眼身份证上的姓名以及家庭住址秦梦龙,BJ市清梦小区,还有后面具体的萧天雨便看不到了。

  他不姓时?难道一直都在骗自己?

  进了包间后看着时灿熟悉的动作更让萧天雨怀疑了,不过萧天雨不敢表现出来。

  萧天雨一直还是已时灿师傅的身份一直和时灿说话,吃饭期间一直没有说出来自己的疑问。

  吃完饭后萧天雨便直接和时灿告别了。

  回到宿舍后萧天雨找到王琦问道在BJ市有没有一家姓秦的人家。

  而王琦听到萧天雨这么说立马担心的问道:你是不是得罪人家了?

  得到萧天雨的否定后王琦才说道:BJ市是Z国首都,这点相信只要你不是傻子你也知道的,这京城一共最强的三户人家从强到弱分别是韩家,秦家,燕家。韩家的家族势力分散式最广阔的,也是最有能够代表Z国的一个势力集团,仅次于他的秦家虽然说不及韩家,但秦家与燕家关系友好,两家如果能合作的话绝对凌驾韩家之上,这个燕家其实是与韩家为敌的,只见得矛盾我也不清楚,但韩家燕家最老的一代人关系是不错的,所以可能燕家会等到这老一批的人走干净后会采取行动。对了天雨,你问这些东西干什么?

  而一旁听得目瞪口呆的萧天雨想着时灿难道是秦家的人?但不可能啊,如果是秦家的人不可能来这样的城市啊,而且还会做自己的徒弟。

  “诶诶。”见萧天雨没什么动静王琦便拍了拍萧天雨的肩膀。

  “对了,琦哥,这清梦小区你知道吗。”萧天雨见王琦拍自己又问出了另一个疑问。

  “清梦小区?BJ市最好的小区了。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王琦说道额呵,这时灿果然一直在骗自己。天雨心中想到。

  其实天雨从一开始就开始怀疑时灿了,在车站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穿着打扮并没有多像一个城市人,相反打扮的有点土,可时灿谁都不偷只偷自己的,并且时灿当时的手法并不是多么熟练。事后如果是徒弟的话肯定会让师傅教自己技术或者技巧什么的,可时灿到现在也没有说去让自己教他东西,而是每次天雨让他办事的时候他就去。

  第二天的时候天雨又把时灿叫了出来,时灿来的时候一脸阳光笑容,可天雨总是感觉这笑容里带着一份阴险。

  随便找了个小餐馆弄了个包间后天雨先和时灿说了会话后等菜上齐后天雨直接说道:说吧,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听到萧天雨这么说时灿并不是多么惊讶,而是很清淡的笑道:师傅你说什么啊,我不清楚。

  “呵呵,别给我装了,秦家大公子。”天雨也是笑道。

  “好吧,你确实蛮聪明的,不过你确定知道我的身份后你还能出去这个房间吗?”时灿这个时候得知自己的身份暴露后表情也不在那么和蔼。

  “先别说我出去不出去的吧,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一直尾随我吗?”天雨对着时灿说道。

  看到萧天雨威胁的眼神时灿并没有害怕,而是笑着对天雨说道:这个我不需要告诉你,你可能很快就知道了,或许明天,或许明年,或许十几年。

  天雨也得知时灿不可能告诉自己为什么跟着自己便也不逼着问。

  “好吧,不问你这个问题了,你就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吧。”天雨对着时灿说道。

  “我身份?你不是都知道吗?也就那么简单喽。”时灿说完双手摊了摊。

  “诶我就怀疑你是不是神经病了,这么好的身份不在家里好好享受富贵生活却跟着我在我后面当我小弟。”萧天雨埋怨的说道。

  “呵呵,这你以后会知道的。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出去这个小房间吗?”时灿这个时候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

  “出去?我怎么能不出去呢?你也说了,我以后会知道,就说明我肯定还会有以后,那么我现在怎么能不出去呢?诶,我的好徒弟,再见啦。”说完这话萧天雨起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房间里的时灿从口袋中拿出来一跟烟点上后开始慢慢吸了起来。

  烟雾中的时灿更显得神秘。

  一根烟完毕后时灿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

  然后找到一个电话号码后打了过去。

  “爸,我失败了。”时灿低头道。

  “失败就失败吧,加快时间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吧。”电话的另一口沉声道。

  “不是说不让他知道自己的身法吗?”时灿疑问道。

  “让他知道肯定会对我们造成威胁,可威胁只是一阵子,威胁过后他就是我们的肥羊。你按照我说的做吧。”说完这话时灿父亲直接挂了电话。

  已经逃出来的萧天雨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他也没想到自己随便的一个猜想就让自己解决了那么大的一个威胁。

  残龙现,尘世无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赐我光芒说:

  开始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