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天雨还是很无聊的,基本上就是和王琦孙方舟他们几个打打闹闹。

  终于到了星期五了,中午王琦说下午有事在宿舍集合。虽然天雨不知道啥事,但看起来蛮严重的就一直记着了。

  “萧天雨,你来给我背下后面诗五首其中的行路难。”这个时候正在想东西的萧天雨听到老师喊自己猛一激灵。

  天雨站起来便开始背起来了行路难这首古诗:“行路难,李白,唐,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暗天。闲来垂钓坐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老师听到萧天雨背的那么熟练便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喊道:“孙方舟,再来重复背一遍。”

  正在下面偷偷摸摸玩天雨手机的孙方舟一愣,让自己背诗?床前明月光吗?还是李白脱光光?

  这时孙方舟站了起来,问了老师下:“老师刚才你让我背什么诗?我一激动给忘了。”

  “刚才萧天雨同学背的行路难,你来重复背一遍吧,这个古诗我让你们两星期前就开始背,你可别告诉我不会。”语文老师黑着脸说道。

  “我会,怎么能不会呢。行路难,李白,唐。金樽清酒。。。”就这样孙方舟磕磕绊绊的还是背了出来。

  “呵,你这倒好,背了一个古文几十个字用了十五分钟。坐下吧。”其实语文老师是个小胖子,说起话来蛮可爱的,就是太胖了,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啊。

  终于熬到了星期五中午放学,下午没有课也让天雨很高兴。

  回到了宿舍天雨看到王琦几个人坐在床上抽着烟。

  “哟呵。琦哥咋弄的啊?愁那么狠?”天雨也试图想和王琦说说话解解闷。

  “有人给我们下战书,让我们等会去操场。”王琦深深吸了一口烟说道。

  “战书?怎么还整的和古代打仗似的呢。”天雨心中也是很纳闷,这年头还有人下战书?

  A《酷匠pw网唯6一正$版/,!其他7q都k是☆盗版

  “赵峰下的,这次都得去。准备下吧,我去喊几个人。”王琦说完这话叹了口气就走出了宿舍。

  萧天雨几人准备了下棍子就往操场方向走。

  而赵峰一早就开始早操场等着他们了,见他们来了便走了过去。

  “哟呵,怎么还少了一个啊?你们老大呢?不会吓到跑了让你们来吧?”赵峰也是很贱的说道。

  “王琦等下就来,有什么事就先说吧?”王辰也知道自己是兄弟里面除了王琦也是能说得上话的。

  “事?诶,我就说啊,之前我说了厕所的那事我早晚得报仇,草拟吗的,兄弟们给我干。把他们几个整的服服帖帖的。”说完这话赵峰也做出了一个扛把子应该做的事情,第一个冲在前面冲向王辰等人。

  “草他吗的,兄弟们给我干”王辰说完这话第一个冲了过去。

  萧天雨小培小伙子见王辰已经冲了过去便都跟在了后面。

  而王辰此刻拿着棍子直接冲到最前面和赵峰打在了一起,而作为一个扛把子赵峰自然是很能打,所以王辰打的是非常吃力。

  萧天雨这时握紧自己手中的棍子冲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敌人。

  草。天雨心中一个怒喝拿着棍子打向了对面的人,而此刻对面的人往后一闪躲开了天雨的棍子。

  对面的人也是握了下手中的棍子一咬牙狠狠的打向了萧天雨,而此刻萧天雨自然看出来对面的这一下明显是想速战速决,可以说这一棍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了,棍子的速度和力道都是相当大的。

  这下自然是躲不掉了,天雨把自己的棍子拿起来护到了自己的肩膀处。

  “咔嚓”一个焦响天雨的棍子被打断成两半。

  而棍子断裂的震动感使天雨手习惯性的松开了棍子。

  对面的人看天雨手中没有什么东西了便又想再打过去。

  而此刻天雨看准时机猛一下从地上拿起来想对面的人胸膛刺过去。

  这棍被打的断裂都是很多小木头凸出来了,自然是一个利器。

  “啊!”对面的人一声惨叫便卧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被刺中的地方。

  就在这时天雨想再去帮助孙方舟的时候操场门口又涌出来几十个人来,而打头的正是王琦。

  看到王琦带了这么多人赵峰也是笑了笑,便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等着王琦到来。

  王琦和陈尊跑向了赵峰身边。

  “这他妈有意思了,王琦我们的事你陈尊参合什么?”赵峰也是有点发怒了,他也想不通陈尊为什么会来帮他,这几人不是前几天还在宿舍打吗?

  “我也不想啊,我姐非让我来帮他,无奈啊。”说完这话陈尊把双手摊开表示无奈、“陈俊?他吗的她来参合什么?帮他意思就是不给我面子了?”赵峰这下可生气了,陈俊要是说要帮王琦的话自己是肯定要给陈俊面子的,他可知道这个初三扛把子大姐背后的威力不止一个黑社会那么简单。

  “那我不知道了,你看着办吧,你该怎么做你自己掂量吧。”陈尊说完这话从口袋拿出来一支烟给自己点上,很是潇洒,然后给赵峰递了一根。

  赵峰这下可算是气坏了,他万万想不到陈俊竟然会来帮王琦,接过陈尊手里的烟点了下,想了良久。最后猛一把还没吸完的烟仍在了地上。

  “草他吗的,我告诉你王琦,下次别让我逮到你得罪我的时候,下次就算陈俊亲自来了也他妈没用。”赵峰说完这话手一挥离开了操场。

  看着赵峰离开了操场王琦对着陈尊说道:“谢了。”

  “那你给我说谢干什么啊。你要谢就谢我姐啊,还有你答应的事情别忘了。”陈尊说完这话拍了拍王琦肩膀就带人离开了操场。

  “你答应他什么事了?”王辰见陈尊离开了就问道。

  “没什么,走去吃饭吧,吃完饭去网吧上会网。”说完这话王琦也是起先离开了。

  就这样吃过饭就去网吧一直蹲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

  “吃点饭去吧。”王琦说道。

  就这样几人随便找了个小饭店吃了点饭又要了几瓶啤酒。

  出来的时候几人都有点晕晕的感觉了。

  走过一间寺庙的时候王琦停住了。

  “兄弟们,拜吗?”王琦这时候稍微用点沉重的语气说道。

  “就等你这句话了”王辰说道。

  “同上,就等你这句话了。”孙方舟也是说道。

  而天雨小伙子郭书宁也是这个回答。

  “他吗的,走。”王琦说完便先进了寺庙。

  几人找到关公后按照年龄滚在了地上。

  “我王琦愿与王辰萧天雨孙方舟郭书宁陈林江结为兄弟,虽非亲骨肉,但比骨肉亲,从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黄天厚土关公为证,如有违背,不得好死。”王琦说完这话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几人也是照做。

  拜把子完了出来后几人心情也是非常的好,几人懵懵的回到宿舍就睡觉了,几人都是住宿生,不是说星期的时候不能回家。而是都没人想回家,星期的时候宿管也都不在了,所以方舟直接把自己的被子拿过来和天雨挤在了一起,惹得天雨一阵恶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赐我光芒说:

  额额额,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