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天佑与齐凯行动比较慢,所以,等到了集合的地方时,其余五人已经蹲在墙角抽烟了。五人看到两位主事大哥到了,立马站起身,其中一人从身后的草垛里拿出个布包。一一取出五把砍刀,一把血槽匕首以及一把枪!

  赵天佑愣愣的看着齐凯。齐凯一副全在掌控之中的表情小声笑道:“怕你失手,所以带了个这玩意儿。嘿嘿”赵天佑疑惑道:“你们小刀会都开始用枪了?”

  齐凯摇了摇手说道:“怎么可能,这把枪我还是跟我们执法堂的堂主借的呢,帮主都没敢告诉。”赵天佑担忧道:“那…如果被你们帮主发现了怎么办?”

  齐凯笑骂道:“哎,我说你这家伙当初咋就没看出来你这么怂呐?我都不怕出事儿你瞎cao个什么心呐?”说罢,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消音器给了赵天佑。

  赵天佑也不再矫情,几人拿上武器后直奔李占彪别墅门外的草垛。赵天佑与五人躲在那里等着消息,齐凯则带着迷烟走向了别墅门口。

  别墅的门口有两名保镖,看到齐凯走了过去,立马拦住他,问道:“干什么的?”

  齐凯拿出先前准备好的维修单,对着保镖说着:“刚刚我接到物业的通知,过来维修通风管道的。”

  其中一个保镖接过维修单看了一会儿后,又看了看齐凯。估计也是觉得在小区里不会有什么意外。就把维修单还给他说:“进去吧,通风管道在二楼,别上三楼,我们少爷在三楼休息,他不喜欢生人上三楼。修完就赶紧下来,不然出了事,别怪我们跟你动手了。”

  齐凯谄媚的笑着点头说:“哎,知道了。很快就修完了。”说着就绕过两名保镖进入了别墅内。刚一进去就听见一声冷喝:“喂,你是什么人?”

  齐凯转身就愣住了。见一白发青年银光冰冷的看着他。对视三秒之后,齐凯莫名的生出一股冷意。回过神后就将维修单递了过去,说道:“哦,我是物业的。刚刚接到消息来这里修理通风管道的。”

  这白发青年就独自一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深深地看了齐凯一眼,冷冷的说道:“去吧,别上三楼。”

  齐凯不愿看他那冰冷的眼神,只得低下头应了一声:“哎,这就去。”随后直接走上了二楼。

  就在齐凯上楼之后,那个白发青年盘膝坐在沙发上,紧闭双眼。渐渐的一股银色白雾从其体内释放出来,随即,白雾散开,而白发青年却也随之消失…

  行走在二楼过道上的齐凯此时却是冷汗直流啊。心想:“刚刚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呐,光看着我都让我浑身冒冷汗”。他的右手放进裤兜里紧了紧,暗暗决定在通风口放完迷烟就赶紧离开这里。

  殊不知,此时的三楼客厅前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胖子,如果赵天佑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他来。他就是下午的时候命令保镖痛揍赵天佑的胖子李占彪。此时他面前站着一个白发青年,正是在楼下消失的那个白发青年。

  酷匠网唯hU一u\正@版q,其他3都T是盗y)版k

  “你决定怎么处置他?”白发青年神色依旧冰冷的询问李占彪。

  胖子李占彪躺坐在沙发上,右手拿着装了半杯红酒的高脚杯,眯着眼睛,优雅的喝着红酒。听见白发青年询问,沉吟了片刻后说道:“先不慌动他,看他有什么目的。你继续监视吧。”

  白发青年一言不发,直接盘膝坐在旁边的单座沙发上,闭上了眼睛。数秒之后一股无形的力量穿透整栋别墅。

  与此同时,在别墅外等待信号的赵天佑却是虎躯一震,双目透着一股凝重与担忧。他明显感觉到了一股非自然力量笼罩了整栋别墅。那股力量却没有发现赵天佑,因为他的真元力被封禁在了体内。若不释放出来,他就与普通人毫无异处。

  赵天佑此刻脑中飞快闪过几个念头,片刻之后暗自做下了决定。随即转头向身边的五人,说道:“我实在不放心老齐,你们几个在这儿守着,若有异动,一定要见机行事。不可与他们硬拼。”五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毕竟他是大哥。

  交代完之后,赵天佑便顺着墙边摸到了别墅的西南墙角。盘膝在地,深吸一口气,目中透着一股深邃。他决定暂时冲破封禁。然后以雷霆手段解决掉别墅内的所有人,包括…那个修士。

  赵天佑之所以如此坚决,其实他是在打赌。他赌李占彪身边不可能有第二个修士。方才那股力量传出来的时候他便确定了这个修士的修为,这只是一个刚刚踏入后天之境的修士。而他自己在被封禁之前就已经突破到了先天境界。

  后天与先天虽一字之差。但是两者之间的差距却不止一星半点,完全是天差地别。打个形象的比方:10个后天巅峰期的修士不一定能灭杀一个先天初期的修士。一个境界的跨越就是天与地的差距。

  各个境界越往后修炼的速度就会越慢。像赵天佑这种未到20岁便修炼至先天境界的,就算在大家族,大宗门也算得上是天骄。更别说先天之上还有凝气,筑基,结丹,元婴,分神,渡劫,大乘……

  先前那个修士释放出来的力量叫做神识,只有突破练气九层,达到后天境时才能修习的一种能力,这种能力与修为的高低,精神力的强弱直接挂钩。

  赵天佑的打算是,冲破封禁之后势必会流露出一股能量波动,只要这个修士不是傻子,一定会探出神识来查看的。这时赵天佑以强大的精神力量直接碾压他的神识。神识受损,至少会使人大脑出现短暂的空白,也就是暂时变成俗称的“傻子”。

  修士的精神力量就算再弱也不会轻易被弄成傻子,因为修士本来就超脱世俗太多,比普通人的精神力量强大了不知凡几。所以,赵天佑决定利用这个空挡来干完他所有想做的事。

  说干就干,赵天佑闭目凝神,尽力将体内还残存的气集中至肚脐丹田处。随后再用这丝气来感受天地灵气。

  大约十分钟过后,别墅中的齐凯已经拿出了事先准备的湿毛巾,并将迷烟放在了通风口,已经有些气体随着通风口吹向别墅的各个角落。看着眼前的一切,齐凯觉得事情基本成功了。

  殊不知,此刻他所有的动作都被三楼的白发青年看在了眼里。白发青年并没有收回神识,而已分出一缕神识将这些气体拦截在了二楼的楼梯口处。白发青年张口冷冷的对仍然喝着红酒的李占彪说道:“他在通风口用了迷烟,似乎想将别墅的所有人弄晕。”

  李占彪思索了片刻后,说道:“是时候收网了,别墅外面可能还有他的同伙。给外面的人打个电话,叫他们做好准备。”

  白发青年此时睁开了眼,看向李占彪的目光充满了不屑。没错,白发青年并非李占彪的手下。

  十年前,白发青年的爷爷被功力好强的修士打成重伤,用尽浑身解数才算逃至南城郊外,勉强保的性命。恰逢李占彪的父亲李瑞峰从市里办事回家。遇到此人,见他躺在路边,手中还拿着把长剑,便觉其不凡。顺便将其救回家中。

  待这人苏醒后对李家人感激不尽,更是对李瑞峰许诺,让他的孙子给李瑞峰的儿子做保镖保护他的安全直至他难二十五岁…

  白发青年想起爷爷的嘱托,想起再过一周就是他李占彪的二十五岁生曰。看向李占彪的目光继而变得冷漠。默默地拿起手机拨打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