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学校后,心情很不好,一个人沮丧地坐在天台上。

  张姐如今成这个样子,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很难过,在这样的时候,我竟然无法陪在她的身边,我真是……我觉得自己太没用了。

  想到从今往后,张姐再也记不起我,再也不会想我,再也不认识我,我的心里就很难过。那种感觉,比失恋更让人痛苦。

  面对这样一个人,我该怎么办?忘了她吗?不,在这样的时候怎么能丢下她不管。我一定能帮她想起从前的事,她一定会好起来的。对,她一定会好想来的。

  这么想着,我就有了信心,我要帮助张姐恢复记忆。

  我在电脑上查了很多关于暂时性失忆的资料,找了许多相关治疗的方法,然后一一抄在笔记本上。我希望,这些方法能够用得到。

  做好这一切之后,我又去了医院,我决定重新跟张姐认识,我甚至要重新追求她。

  来到医院,站在张姐的病房门口,看到张姐的妈妈正在那里照料张姐,我很想进去,可是我不敢,我害怕张姐的妈妈骂我。

  于是,我就呆在病房门口悄悄偷看张姐。那会儿,张姐躺在病床上睡着了,她的手上挂着点滴。看着她包着纱布的头和脚,我又是一阵心痛。

  后来,张心怡来了,她看到我站在门口没进去,就问我说:“你怎么不进去啊?”

  我低着头,没说话。

  张心怡说:“进去看看她吧!”

  我这才敢进去。

  张妈妈看到我,脸色当然不好看,可是又不好发作,便不耐烦地对张心怡道:“他怎么来了。”

  张心怡道:“她来看看姐姐。”

  我将手里的花和水果放在病房里的桌子上,不敢看张妈妈,但我明显地感觉到张妈妈的眼睛一直在死死地瞪着我,这让我浑身不自在。

  张妈妈吩咐张心怡,道:“以后,让他别再来了,他跟我们家没有关系。”

  虽然,这话是对张心怡说的,但明显就是说给我听的,我心里不好受,脸上也过不去,要是别人对我说这种话,我可能立马转身就走了。可是在张姐妈妈的面前,我没办法那么拽。

  我尴尬地矗立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睡梦中的张姐似乎做了一个恶梦,而且嘴里还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表情看起来很痛苦,很惊慌的样子,一声声地念道:“西晨,西晨!”

  我想,这大概是张姐失忆之后唯一的记忆吧!就只记得我的名字,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见张姐这个样子,我们都顾不得那许多了,都冲到张姐的床边去。

  我不管不住地抓住张姐的手,紧紧握在手里,回应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别怕,我在这里。”

  经过我那么一安抚,张姐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看起来好了很多。

  而张妈妈见我拉住张姐的手,心里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有阻止,不管怎么样,张姐最需要的人,想是还是我吧!

  张妈妈瞪了我两眼,什么话也没说,把脸扭到一边。

  我知道她心里不高兴,我也不敢看她,避免尴尬。我就一直握着张姐的手,低着头,坐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张妈妈站起来,用不客气的语言对我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我跟着张妈妈来到病房外面的通道上,张妈妈脸色虽然很严肃,却也有一丝无奈,她瞪了我两眼,叹了一口气,道:“虽然,我很讨厌你这个小子,但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却偏偏看中了你,真不知道造的什么孽,我女儿是有家室了的人,你应该很清楚,而且,上一次我们也已经说好了,以后不许你们再见面,可是你们到好,不管不顾,现在,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丧失了记忆力,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她需要开始新的生活,我请你以后也别再来打扰她了,就当你们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吧!你若再出现在我女儿的面前,就别怪我不给你脸面了,趁现在我女婿还没来,你最好现在就离开吧!”

  听着张妈妈警告我的这些话,我很难过,但我知道,我没得选择,既然她都叫我别来打扰了,难道我还能厚着脸皮留下来吗?高友正才是她的女婿,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个外人。

  可是,里面躺着的那个人,她是我的爱人,她也是爱我的,我们是相爱的,我应该守在她的身边,我不是外人,我是她的爱人。

  我忧伤地看着张妈妈,鼓起勇气道:“阿姨,我是真心爱她的,她也真心爱我,她连做梦都在叫我的名字,就足以证明我们很相爱,请不要拆散我们。”

  “最W新z章节#N上T酷p*匠◇网

  张妈妈眼睛一瞪,怒气横生,对我吼道:“你这个混账东西,你破坏了我女儿的家庭,现在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你真是不知羞耻,你给我滚,现在就滚出去,以后离我女儿远点,滚!”

  张心怡听见她妈妈的吼声,立刻跑出来拉住她妈,叫道:“妈!这是医院,您小点儿声,别人听见多不好啊。”

  可是张妈妈那会儿正在气头上,哪顾得那么多,又指着我咆哮道:“滚!你给我滚!”

  别的病房的人都纷纷探出头来看我们。我这人本来面子就薄,现在面对这样的状态,只感觉脸上烧得历害。我站在那里,感觉自己像赤裸裸拔光了扔在大街上一样,有的人还在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张心怡似乎也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立刻拉了拉她妈,道:“好了,妈,您这是干什么啊?别人都在看呢!”

  结果张妈妈怒气横生,对那些观看的人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吵骂吗?”

  经过张妈妈那么一吼,那些观看的人全都缩回去了。

  而我却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张妈妈激动地脱下自己的鞋子,往我身上扔过来,道:“滚!小流氓,你给我滚,滚出去!”

  那鞋打在我的身上,虽然不怎么痛,可是却让我很受伤,如果她不是张姐的妈妈,我想,我会觉得很受侮辱,但是,那天,我决定忍受下去,哪怕她拿一把刀来杀了我,我也打算不滚!

  “妈,你这是干什么啊,好了,进去吧!”张心怡忙拉住她妈妈,把她拉到病房里去,还把门关上。

  我就站在外面,低着头,头脑嗡嗡着响。心里感觉一阵一阵地难受,还觉得有些委屈。眼泪差一点就滚出来了,但我还是忍住了,我并不怪她妈妈,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应该承受的。

  张妈妈还在里面喋喋不休地骂个不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