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学校的时候,我是扶着高思雅进去的。很多人一看到我抚着高思雅,跟她那么亲密,那些人的目光里又开始燃起怪异之光。

  我跟高思雅去哪儿了?我跟高思雅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些都是他们关心的问题。不过,我到觉得无所谓,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只是高思雅却很害羞,别人盯着她看,她就显得很不自然,一直低着头,不敢迎接那些人的目光。

  我轻轻握了一下高思雅的手,道:“没关系,别人爱怎么看就让他们看。”

  高思雅羞涩地看了我一眼,接着低头走路。

  我抚着高思雅路过操场的时候,一只篮球从背后飞了过来,刚好打在我的背上,那撞击使我的心脏都狠不得快要震了出来。

  就凭那篮球的力度和精准度,我就知道这是有人故意干的,所以,我心里很不爽。

  我怒火冲天地转过身去,只见几个男生站在球场上,个个的目光都充满敌意地看着我,而且还个个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得出来,他们是故意挑衅,想要收拾我。

  我刚想问特么是谁干的,高思雅立刻推了推我,意思是让我别出气,忍一时风平浪静。

  我想,那好吧,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就特么的当我被驴踢了一脚。我什么话也没说,抚着高思雅走了。

  我把高思雅送到女生宿舍。

  刚好遇见沙婷婷在宿舍里,沙婷婷向来对我没好感,现在见我抚着高思雅回来,而且高思雅的脚还是受伤的,沙婷婷立刻就冲过来质问我:“喂,你对思雅做什么了?”

  那驾试真是让人讨厌,好像她自己很了不起一样,若不是看她是思雅的朋友,我才懒得鸟她。

  思雅忙说:“没有,是我的脚扭伤了,是西晨送我回来的。”

  沙婷婷恍然大悟道:“哦~~,原来你今天是跟这个畜牲去爬山去了啊?”

  沙婷婷骂我是畜牲,我心里很不爽,这小丫头也太没礼貌了。

  本来我刚才在下面被人打了篮球,心里就已经很不爽了,现在沙婷婷竟然还骂我是畜牲,我就更不爽了,要不是看她是女生,我一定会打她一耳光,我说:“你骂谁呢?”

  沙婷婷不示弱地道:“谁是畜牲我就骂谁,偷——窥——狂!”沙婷婷对着我一字一句地念出了那三个字。

  我扬起手太特么的想给她一耳光了。

  高思雅立刻拉住我,道:“西晨,住手。”

  我本来也没想真打沙婷婷,再加上高思雅拦着,我就更不可能打她了,虽然我心里很气。

  沙婷婷见我扬起手,没打,于是就以为我真不敢打,一时间,竟然得意死了,甚至把脸伸过来,道:“你打呀,你打呀!”

  擦,竟然以为我不敢打。我就打给你看!

  我心一横,扬起手,真想狠狠地给她一耳光。高思雅也惊讶地看着我,以为我真会打她耳光。

  ◇酷匠Z?网j永L久免$》费nS看je小Za说A

  哪知道,我特么的还是下不了手。

  唉!女人啊!我永远都会败在女人手上。

  打女人,我天生不在行。就算那女人再可恶我都没办法下手去打。我觉得我天生就只会爱护女人,从来不会对女人使用暴力。没办法,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唉!

  见我没打,高思雅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沙婷婷见我不打她,竟然嘲笑我,道:“呵,不敢打,是么?呵呵……”

  我擦,贱人!属黄瓜的么,真欠拍。

  高思雅也觉得沙婷婷太过份了,忙拦住沙婷婷,道:“好了婷婷,你真是的,你怎么老跟他过不去呢!”

  沙婷婷道:“我这还不是为你好啊,思雅,你以后别跟他来往了,这种人根本就不配跟你交朋友,他人品低下,偷看你洗澡,哼!”沙婷婷说着,还斜了我一眼,我狠狠地看着她,真可恶,竟然在高思雅面前煽风点火。就凭偷看洗澡这一件事情,就说我人品低下。哼!

  好吧,我不跟你计较。我又不是跟你来往。

  高思雅抱歉地看了我一眼,她知道,这句话挺伤我的,而且我偷她洗澡的事情也都成了过去,而且我还跟她道过歉了。没想到,现在沙婷婷还要拿这件事情说事。

  高思雅有点不高兴地道:“婷婷,以后别再提那件事情了,你对西晨有偏见。”

  沙婷婷见高思雅竟然为了我跟她生气,但意想不到,脸红脖子粗地指着高思雅,道:“你,哼!思雅,你是不是喜欢上这小子了。”

  高思雅立刻一脸羞涩地低下头去,小声地反对道:“你,你乱说什么啊……”

  我也觉得挺尴尬的。没想到沙婷婷这个没心没肺的人,竟然当着我的面问高思雅喜欢不喜欢我。这不是为难人家高思雅吗。不过,我打心里觉得沙婷婷问得好,因为,我也想看看高思雅的反应。

  现在,一看高思雅一脸的害羞,而且一幅很紧张的样子,我就知道,她心里肯定喜欢我的。一瞬间,我所有的气全都消了,而且还有些感激沙婷婷。

  沙婷婷当然也看出来了高思雅的心思,便叫道:“你真的喜欢他啊?老天爷,我告诉你啊,思雅,你千万不要喜欢他,他根本就配不上你。”沙婷婷说着,还用一双敌意的眼睛斜着我,道:“你看看他那样子,长得又没多帅,成绩又没多好,而且,人品还那么差,哼!这种人,根本就配得上你。”

  沙婷婷的话虽然难听,不过,我现在也不想跟她生气。我想知道高思雅会说什么。

  高思雅有点不高兴地道:“好了,婷婷,你不要这样说西晨好不好,你根本就不了解他,再说了,我……我跟他又没什么的。”后面这一句,声音放得很低,而且又是一副羞涩的样子。

  她说她跟我没什么,我心里有一点淡淡的失落。不过再一想,也是的,我的确跟她没什么啊,不过就是拉了一下手而已。又没有明说是什么关系。顶多就算暧昧吧!

  沙婷婷不相信地道:“真的么?真的么?你跟他没什么?那你还跟他一块儿去爬山。”

  唉哟,沙婷婷这个女人可真烦啊,人家有什么关你什么事啊。

  我不爽地说:“思雅跟我爬山怎么了?我又没叫你爬山,关你什么事。”

  沙婷婷用手指着我,故意在我旁边转去转来打量着我,道:“啧啧啧,你看看你这样子,竟然敢打思雅的主意,啧啧啧,真是没有自知之明,自以为是,自不量力。”

  我无语地瞪了一眼沙婷婷,这么难缠的女人,我懒得理她,难怪被人给甩了,哼,就她这样的,哪个男人受得了。

  沙婷婷指着我道:“你瞪什么瞪,瞪什么瞪?我说错了么?难道你不是么?”

  我念了一句“无聊”,便对高思雅道:“思雅,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高思雅说:“嗯,好,你去吧!”

  ……

  从高思雅她们宿舍出来后,我去了药店。高思雅的脚被扭伤了,我得买点药水给她擦擦。

  在药店里,刚好碰到林小夕买药,林小夕手里拿着一盒避孕药,见到我,立刻将药藏到背后,不过还是将我看到了。

  所以既然都看到了,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我有点担忧地看着她,说:“你……吃这个啊?”

  林小夕一脸难为情地道:“嗯。”

  我说:“这个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林小夕忧伤地道:“我知道,可是,我不想再出事了。”

  我知道,林小夕的意思是,她不想打一次胎了。看来,这小三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我说:“那你怎么不让他带套。”

  林小夕一脸难为情地道:“他说……他不喜欢。”

  唉!我在心里感叹,高友正这畜牲啊,只图自己爽,也不为姑娘想想,真不懂得心疼女人。

  不过,再一想呢,就觉得人家是花了钱来的,肯定得好好享受了。难道花了大把钱养一个情人,还要让自己不爽吗?

  唉!说到底,还是干什么都不容易啊!小三也是一样辛苦啊!

  突然之间,我也挺同情林小夕的。觉得她太不容易了。

  我轻轻抚了抚她的肩膀,温柔地道:“要照顾好自己,小夕。”

  林小夕点点头,道:“嗯。”

  “对了,悠悠怎么样,还好吧!”

  “她……她已经搬走了,没跟我在一块儿。”说这话的时候,林小夕显得有些内疚的样子,看来,是对叶悠悠搬走的事情,感到过意不去吧。

  我有点惊讶地“哦”了一声,我知道叶悠悠不能长住在林小夕那里,但我没想到,她竟然那么快就搬走了。

  我说:“那她现在在哪里?”

  林小夕说:“她现在住在公司宿舍,我让老高悄悄帮忙介绍了一份工作给她,不过,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悠悠,她不知道的,悠悠是自己去应聘的,我不想让她知道是老高帮的忙。”

  我理解林小夕那么做是不想伤害叶悠悠,叶悠悠那丫头性格要强,自尊心也强,若是让她知道,那工作是靠高友正的关系得来的,她肯定不愿意干的。林小夕到也算是用心良苦。

  我点点头,道:“嗯,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她的。”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