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着张姐,在车里疯狂地爱着,每一个吻都伴着深深的疼痛,每一滴眼泪都伴着深深的爱。我不停地吻着她的脸,吻着她的眼泪,吻着她的全部的一切的一切。让我就这样爱着你吧,爱到地老天荒,爱到海枯石烂,爱到我生命的终结,爱到让我在你的怀里死去。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一万个,不够不够,还是不够。

  我要像洪流一样冲击着你,我要像流沙一样覆盖着你,我要在你的身体里生根发芽,我要让你像花瓣一样紧紧地包裹着我,我要让你像沼泽一样,将我的整个身体吸食进去……我要你,我要你……

  张姐一边流着快意而心碎的眼泪,两只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背,仿佛要将自己的指甲掐进我的身体,心底撕裂般的疼痛伴随着一次次的颤栗,在癫狂而破碎中进入雪地,进入深渊,进入火海……

  我以为我们就快要死去,我以为我们会这样死去……

  随着最后救命一样的嘶喊,我们获得了重生,紧跟着,便是无限的坠落,坠落……

  我在那一刻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在心里这般喊道:不要!抓紧我!!!

  紧跟着,我落了下去,我像棉花一样地瘫软在了张姐的怀里。

  张姐一边搂紧我,一边流着泪水骂道:“混蛋,你这个混蛋,坏蛋,你这个坏蛋……”

  我一下一下地吻着她的脸,吸着她脸上的眼泪,心痛到无法呼吸,亲爱的,我为何这样爱你,这样想念你,为什么?

  “老公,抱我。”张姐喊道。

  我用力将她搂在怀里,紧紧的,紧紧的……

  “老公……老公……老公……”

  随着她的一声声呼唤,我感觉我的身子不断地瘫软下去,软到再也没有任何的力气,我感觉我就像一团绵花,就像一汪无声息的海水。老婆,老婆,老婆……,我在心里不断地回应着她。亲爱的,让我死吧,就这样死去吧!

  “老公……老公……”

  ……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睡过去的,当我醒来的时候,张姐还紧紧地帖在我的怀里,她是睁着眼睛的,一双闪亮的眼睛斜着向上看着我,眨巴眨巴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我不知道她这样打量我多久了。

  我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你没有睡么?”

  张姐轻轻摇了摇头,说:“我不想睡,我就想这样看着你。”

  我将她往我的怀里搂了搂,道:“傻瓜。”

  张姐顺势在我的脖子上亲了一口,然后闭着眼睛,乖得像个孩子。

  我安静地搂着她,闭着眼睛,感受着她的心跳,听着她的呼吸。

  沉默了一阵,张姐说:“晨~~~”

  我说:“嗯?”

  张姐说:“我想跟你生个孩子。”

  我轻轻笑了一下,说:“傻瓜。”

  张姐顿了顿,又说:“其实,也不一定是个孩子,我知道我们是不能要孩子的,我就想有一个与你有关的,不对,是与我们两个人有关系的东西,就是相当于,我们俩的爱情结晶。”

  我说:“那,我们养一个狗吧!”

  张姐想了一下,摇摇头说:“不要,狗跟我们俩没关系,嘻嘻,要不你在我身上吸个草梅吧!”

  我说:“好。”

  我刚想吸。张姐又说:“不行,草梅几天就消了,我想要一个永久的。”

  我笑道:“要不,我在你心上刻上我的名字吧!”

  张姐笑道:“好啊,坏蛋!”

  然后我按着张姐在她心脏处挠了两下,张姐很怕痒,笑得打滚。

  我们在车里打闹了一阵,天渐渐亮了起来。

  张姐说:“走了,天快亮了。”

  我说:“嗯。”

  想着我们很快又要分离,心里又是一阵难过。

  ……

  酷dz匠~?网qD唯)9一s正l☆版)y,'A其h*他都是s:盗…T版^

  张姐送我回学校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张姐将车停在学校门口,我下了车,刚好碰见章涵出来买早点,章涵那孙子很好奇地向车里望了一眼,刚好看到张姐在对我挥手说再见。这小子的眼神就更贼兮兮的了。

  等张姐开车一走,这小子就好奇地问道:“哎,这是谁啊?长得这么漂亮,而且那车……”章涵说着,还往离去的车屁股看了一眼,惊呼道:“宝马耶!”

  我很淡定地扬了扬眉,道:“没谁。”

  章涵搂住我的肩,往学校门里走去,一边问道:“从实招来,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白富美,难怪你昨天晚上没回宿舍,你们俩昨天晚上是不是那个了……”

  章涵说着,一脸淫荡的样子。

  我说:“切,你小子好奇心也太重吧!好奇害死猫你不知道啊?!”

  章涵不甘心地说:“说说呗,我又不会抢你的,你至于隐瞒么?”

  我说:“擦,我干嘛非得告诉你啊!”

  章涵不屑地敝了敝嘴,道:“切,不说算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是想念我的高思雅得了!”章涵说着,摆出一幅发春的样子。

  我心想,你小子也太那个了吧,人家大南瓜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还念着跟你完全不可能的高思雅,呵呵,真是个白痴,不对,应该是个花痴。

  正在这时,刚好看到高思雅抱着书准备往教学楼去,章涵两只眼睛立刻扫向高思雅,眼光都要绿了,嘴上还饥渴地叫道:“哇,说到曹操曹操到啊!”

  我说:“看你那样儿,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真没出息。”

  章涵拍了拍我的肩膀,迫不及待地道:“喂,我先走啦,你慢慢来啊!”

  这小子说着,跑得特么像兔子一样地往高思雅那边去了。

  我在心里忍不住想笑,这小子还真是厚脸皮。

  这时,林小夕也抱着书来了,“西晨!”林小夕叫我一声,往我这边走来。

  我站住脚步等林小夕。

  “西晨,你昨天跑哪儿去了?”林小夕走到我跟前问道。

  “我去看画展了,怎么了?。”我随口说道。

  “哦,没什么,就是悠悠昨天来找你来了。”林小夕道。

  叶悠悠?她来找我干嘛?

  我说:“她来找我干嘛?”

  林小夕说:“不知道,就来了一会儿,见你不在就走了。”

  我说:“哦。”

  我想不透,我跟叶悠悠已经分手了,她还来找我干嘛。其实我在心里还有点紧张,害怕她会缠着我。不管怎么样,我心里已经不爱她了。我希望她能忘了我。如果她还喜欢着我的话,那就难办了。

  沉默了一会儿,林小夕又说:“西晨,我觉得悠悠心里还有你。”

  我心里一紧,说:“啊?不会吧!我们都已经分手了。”

  林小夕说:“可是,我觉得悠悠还喜欢你,不然的话,也不会跑来找你了。”

  我说:“不会的,她可能只是有什么事情吧!”

  林小夕说:“好吧,管你们的,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对了,听说你跟高思雅挺亲近的,你们是不是在恋爱啊?”

  我说:“切,什么啊,人家高思雅早就有男朋友了,我跟她不过就是普通朋友而已。”

  林小夕说:“哦,那我就放心了。”

  “啊?”我疑惑地看着她,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啊?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你也喜欢我?

  林小夕立刻难为情地道:“嘻嘻,没什么。”

  我说:“哦。”

  快走到教室的时候,林小夕又道:“西晨……”

  “嗯?”

  “明天是我生日,我想请你唱歌,你会来吗?。”

  我想都没想,就说:“嗯,好。”

  林小夕道:“那好啊,别忘记啊!”

  嗯……,林小夕生日,嗯……,真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