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林小夕跟她那位是怎么认识的,林小夕显得挺不好意思的,大概是觉得自己找了一个已婚男人,有点不光彩吧!所以,我一提到这个,她挺难为情的。

  她低着头,样子有点窘,犹豫了一下,说:“两个月前,我去找兼职的时候认识的,就是星期六星期天去大街上发传单,当时他的车停在路边上,车窗是开着的,我就往他车里递了一张宣传单过去,然后他就笑嘻嘻的跟我说话,聊了一会儿,他叫我留了一个电话给他,他说有可能会买我的产品,当时,我还以为找到了一个潜在客户,哪知道……,就这样了,就认识了,之后他就时常打电话给我跟我聊天,就这样喽,后来他就追我喽,不让我再打临工了,他说他会给我生活费和学费,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接受不了的,不管怎么样,他是一个已婚的,可是,他对我真的很不错,挺照顾我的,我在心里也挺感激他的,后来就接受他喽……。”

  这样听起来,到觉得高友正对林小夕还算不错。我也觉得挺欣慰的。

  一个女孩子,能有一个对她不错的男人,那也算是一种幸运吧!至少,他在物质上能帮助到林小夕。

  你可能会鄙视林小夕为了物质出卖自己的身体。但是,有的时候,金钱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可以帮到一个人。我出生一个穷苦人家,所以,我很能体会到贫穷的滋味,很能明白林小夕的苦。

  我使终相信,这个世界上,没人真正喜欢做第三者。而现实才是真正的第三者。

  林小夕那么保守的姑娘,那么善良,那么温柔。我觉得一个女孩子,不应该活得那么辛苦,我觉得让女人那么辛苦,是全天下所有男人的罪过,男人就应该给女人带来一切。

  我之所以不反感林小夕做小三,除了我自己本身也是个小三以外,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林小夕不要再那么苦,我希望她不要再那么贫穷,希望她跟别的女生一样,能够穿得起时尚的衣服,而不是只能穿地摊货,能够在食堂打饭的时候,不用只打一个青菜,而是可以多加两个肉菜。

  所以,尽管我不是那么喜欢高友正,但我还是不反感林小夕跟他交往。只因为他在物质上能够帮到林小夕,仅此而已。

  呵呵,我就是那么一个人。见不得全天下的女人受苦,女人一苦,我就觉得是男人的罪过。我时常会幻想,要是有一天,我成了一个富翁,那么,我会把许许多多受苦的女人都养起来。让她们享受快乐生活,享受幸福人生。

  不过,这一切都是梦而已。呵呵……,事实上,天底下受苦的女人遍地都是……

  我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小夕,说:“那你喜欢他吗?”

  林小夕摇了摇头,道:“谈不上喜欢,只是觉得像亲人一样吧,他可以照顾我。”

  我点了点头,道:“嗯。”

  “你……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看着林小夕有点自卑的样子,我心里微微有些疼。当小三,的确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被人鄙视,看不起,是很正常的。但我,我有什么资格去鄙视林小夕?都是下九流,没有谁看不起谁。

  我对她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怎么会呢!”

  林小夕说:“你真的能理解么?”

  我说:“嗯。”

  其实,我挺想告诉林小夕,我也是个小三。但我还是没办法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我想,我跟张姐的事情,只能是一个秘密,不会让别人知道。这是保护我和保护她的最好办法。

  林小夕见我没有看不起她的意思,便感动地看了我一眼,心里似乎也放松了不少,她说:“谢谢你西晨,很多人都看不起我,但是你却能理解我,我真的觉得挺高兴的。”

  我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

  林小夕转过身,接着往前走,一边说道:“其实,我也想过了,等我把大学念完,我就跟他分手,到时候,我会自己找个工作,我自己能挣到钱。”

  我说:“嗯。”

  林小夕接着道:“我也知道,当第三者很不道德,但是,我真的很需要钱,学费这么高,还有生活费,我家里已经欠债了,不想再拖累家里,所以就只能暂时那么不要脸吧!”

  听林小夕自己说自己“不要脸”,我的心里挺有点酸,我好想告诉她说,这没有什么不要脸的,我理解,我都理解。

  林小夕说到这里,突然叫起来:“对了,他跟我说,他和他老婆感情不合,还说她老婆在外面也有人。”

  最ke新r章v节{上9~酷n匠网◇

  林小夕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不由一慌,有点着做贼心虚。我立刻将目光移到一边去,不敢与她对视,然后,故意装着平静地道:“是么?”

  林小夕说:“是啊,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有钱人的家庭还那么不幸福呢?”

  我说:“那……,他怎么不跟他老婆离婚?”

  林小夕说:“听他说,他父母不许离,因为他还有一个孩子,不管怎么样,也得为那孩子想一想,家庭破裂对孩子影响不好。”

  这个事情我早就知道,看来,高友正到对林小夕说了实话。他们的确是因为孩子的关系不能离婚。

  突然之间,我很想念张姐。她是不是过得很辛苦?自己跟自己老公的感情不好,却又不能离婚,应该很辛苦吧!我觉得,我应该对她多一些关心。何况现在,我已经没有女朋友了,我只有她,我想把我全部的爱,都给她。

  突然之间,真的好想念她,似乎从来没有那么想念过。我想要立刻见到她,想要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想要让她幸福快乐。

  于是,我对林小夕说,“对了,小夕,你自己一个人先回学校吧,我还有点事,去见个朋友。”

  林小夕疑惑地看了我两眼,说:“那好吧!”

  旋即,我便招呼了一张的士。

  坐上车,给张姐发了一条短信,问她在哪里,我想过去找她。张姐说,我在黑河写生,你打张车过来吧!

  黑河在城西的郊区,离得有点远,打车要一百块钱,而我身上只有五十块。最后,只好坐公交车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