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我回了宿舍。那会儿,我情绪很激动,因为我是打定了主意要弄章涵了,所以,心里竟有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刺激,那种感觉,让人有一种前所谓有的爽快感。

  我觉得我特么就是疯了,不过,这种疯了的感觉真特么好,好得我想仰天大笑。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好像有点变态一样。

  我回到宿舍,宿舍里的人都已经睡觉了,黑呼呼的,我跟章涵是住在一个宿舍的,这给我下手提供了方便。不过,我得等侍时机。

  所以,回去之后,我并没有急着下手。而是轻脚轻手的躺在了我自己的床上。我闭着眼睛,内心亢奋地等侍着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

  半夜两点。

  宿舍里所有的人都睡死了,整个世界除了呼噜声,再听不见别的声音。

  我想,下手的时候到了!

  我悄悄摸下床,手里紧紧地攥着刀子,两眼透出另人寒栗的杀气,一点一点向章涵的床铺移去。

  我感觉仿佛经历了一万个世纪,我才摸到了章涵的床边。

  看着床上的仇人,看着那张熟悉的可恶的脸,我手里的刀,攥得更紧了,内心的紧张感,使我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我的目光里喷出仇恨的火花,我要杀了这个畜牲,我要杀了他!

  我举起刀子,很想很想往他脖子上一刀子下去,如果那一刀子下去,这个畜牲就休想活命了。

  可我竟然在举起刀的那一刻,心软了。

  我办不到去杀人,尽管我是如此痛恨这个人,尽管我希望他去死,可我竟然没办法亲手杀了他。

  最终,我扬起的手,塌了下来。

  不过,我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还是要搞他。就算不杀他,我也一定要搞惨他。

  我将刀子收了起来,弯腰从地上摸起一只鞋子,紧握在手里。然后,用手拍了拍章涵,章涵醒了过不,睁开眼睛。

  就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我用手里的鞋子,用鞋底狠狠抽了章涵一耳光。

  那一耳光,我几乎是使了全力,所以打得很重,“啪”的一声,就像放鞭炮一样,挺响亮的。而且,用鞋底打脸,那自然不必说,肯定是比用手更痛很多。

  所以,章涵那狗养的,当时就叫出来了,“啊”的一声,惨叫。

  同时呢,别的同学也都被吵醒了,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所以,一个二个慌里慌张的从床上坐起来,问说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

  一个同学打燃了火机,这才看见我掐着章涵的脖子,然后都被吓了一大跳,连忙过来拉架。

  可不是么,我打了章涵一鞋底后,这孙子叫出来了,我就情节之下,一把掐住章涵的脖子。

  其实我的目的只是不想让他出声,因为我怕闹哄哄的,到时候把别的宿舍的人都给招来了,事情闹大,到时候闹到老师那里去就不好了。

  所以,当时我就死死掐住他脖子。差一点儿就把章涵给掐死了。

  当时,我看他脸都已经发紫了。因为我用力特别的大,我就死死的掐住他脖子,他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睛里透出惊恐,嘴巴也张开,舌头伸出来,好像很想咳嗽但是又咳不出来的样子,看起来挺痛苦的。我看他要窒息了,然后我才放了他。

  放开他之后,他那脖子上都被我掐红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喘过气来,然后拼命的咳嗽。

  别的同学都已经惊呆了,一个二个都用很惊恐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根本就不认识我一样,好像我是怪物一样。

  章涵咳了一阵之后,也那么惊慌失措的看着我,看样子是被我吓惨了。大概也挺没想到的,我这个平常专们被他欺负的人,怎么就突然之间,能够下起狠手来了,大概他们都没想到吧,也觉得挺惊讶的。

  所以,一时之间,他们都不说话了。心里也都明白,我是因为什么事情而对章涵下手。也没人敢帮章涵说一句话,也没人劝说。他们就那么不敢相信一样地看着我。

  看%正《版(:章p,节Eb上)酷9匠网P

  我反而到显得很洒脱,无所谓地扔掉手里的鞋子,然后,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二话不说,上床睡觉。

  这也挺出人意料的。他们死也想不透,我怎么会这个样子。半夜深更悄悄起来收拾一个人,收拾了人家之后,又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安安稳稳的睡觉。

  这么淡定的人,也算是一只奇葩了吧!但我当时就是这样的啊,收拾完章涵之后,那心里的怒气也解了,那就完事儿了呗。

  我觉得我报了仇,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觉得舒服了许多。而且还挺有成就感的,觉得挺有面子。心想,你们平常都把劳资当成病猫,那是因为你们狗眼看人低,事实上劳资才是真正的老虎,你们以后给我注意点。

  这也算是杀杀章涵等人的威风。我谅那些孙子以后再也不敢惹我。因为惹火了劳资,劳资是敢杀人的。大不了,再做个第二个马加爵。

  所以,就这样。事情就这样平息了下来。

  第二天,章涵那伙人都静悄悄的,什么话也没说,也没有任何动作。见到我,都还得主动躲远点。

  当然,昨晚的事情,除了我们宿舍的人外,没有别人知道。而且,宿舍那些人也都不敢乱传。要是传出去说,章涵被我给收拾了。那章涵的面子上估计也过不去。何况,我也不想出那样的风头,我只要让章涵明白,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就行了。

  那会儿,我就觉得我不再低人一等了,心里的自卑感也降低了不少,就觉得,自己也是一个牛人物,而不是一个怂货。

  不过,关于叶悠悠的谣言,还是没有平息下来。谣言这个东西是最难控制了,一旦辟谣,一传十,十传百,你根本就控制不了。只有等这风头过了,才会慢慢地好起来。

  所以,最痛苦的人,还数叶悠悠。

  因为这件事情,叶悠悠差不多有半个月没来上课。老师问起来,就说她生病了。

  其实,叶悠悠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和林小夕到处都找遍了,都没找到她。真是着急得要死。我心想,她会不会想不开,做傻事吧!要是她出了什么事的话,我可能真的会杀人了。

  不过,以我对林小夕的了解,她应该不至于想不开。叶悠悠的心胸还是比较开阔的,所以,她应该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自杀。所以,我也没有报警。只是我跟林小夕真是找够了,到处都找遍。

  最后,在她一个高中同学那里找到她。她那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所以就没上学了,现在在打工。在城西租了一间民房。

  找到叶悠悠的时候,叶悠悠就呆在那房子里,那房子挺小的,只有十几平米,除了一张床,什么东西都没有。她就天天睡大觉,而且还抽烟喝酒。我不知道她那同学是干嘛工作的,但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将叶悠悠带得又抽烟又喝酒的。

  当时,我跟林小夕找到那里的时候,看到那一地的烟头,还有东倒西歪的啤酒瓶,叶悠悠躺在床上睡大觉。

  一看到那场面我就来气,我一把将叶悠悠从床上拽下来。

  叶悠悠吓了一大跳,醒了过来,看到我对他那么粗鲁,就对我吼叫道:“你干什么啊!”

  “我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你看看你那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我指着叶悠悠乱糟糟的头发,生气地骂道。

  “要你管!”叶悠悠对我大吼大叫道。

  我扬起手,真想给她一个耳光。但是,我从来不打女人,所以,再生气也是下不去手的。

  林小夕立刻过来劝架,道:“悠悠,你这是干嘛啊,这段时间你不在,你知不知道我跟西晨有多着急啊,你干嘛不说一声呢!”

  叶悠悠立刻就哭了起来,抱着林小夕一边哭一边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没有惹他们,他们为什么要那么说我,我还有什么脸面在学校呆下去,呜呜……。”

  看到叶悠悠哭,我心里也挺难过的。觉得她的确是承受了那么大的压力,所有人都把她当成妓女看,她能好受吗?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当时,真应该把章涵给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