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跟张姐在酒店呆了整整一天,真到天黑之后,我们才分开。

  分别的时候,张姐紧紧抱住我,说:“我真希望一直这样抱着,不分开就好了。”

  我说:“嗯,我也希望。”

  那时候,我真想跟张姐永远不分离,时时刻刻都粘在一起,我甚至想要带着她逃,可是能逃到哪里去。所有的一切都是不现实的。任何事情只要与现实挂钩,就都不美好了!

  所以,我真想对现实说一万个*字!但是,无论你怎样,现实依然是现实,一点也没有改变。所以,我和张姐,还是得回到各自的生活里去。

  我们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由于我跟张姐不是同一个方向,所以张姐没有送我到学校。我们就在酒店门口就分了手。张姐开车回家。我自己一个人回了学校。

  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刚好遇到章涵那帮孙子。这个孙子早就出院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就头上起了一个大包,还破了,包了块纱布。他奶奶的,就因为这样,我就被罚款了3000块钱。想到这个,我心里真特么要气炸了。

  现在一看到那帮孙子,我就想冲上去搞,可还是努力压住心里的火了。因为我知道,我就这样冲上去,是一定会吃亏的,所以我忍了。

  章涵那孙子得意地看着我,还向我竖起中指。被这样侮辱,我真的很想很想冲过去,干他个你死我活,但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一定会搞他的,但不是现在。

  这孙子,我就先让他得意几天吧!到时候,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特么的求饶。

  我压住心里的火气,进了校门。后面传来那帮孙子的嘲笑声,还说我怂了。是,我特么是怂,不过,我早晚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怂。

  p酷匠网!正☆G版j首L^发

  我一声不响,去了宿舍楼,刚走到楼道口的时候,就听见两个男生在议论,说叶悠悠被章涵那伙人给“欺负”了,说那天叶悠悠约章涵他们去背后那小树林,结果就被章涵他们给“欺负”,还说是轮着来的,还说,叶悠悠被“欺负”的时候,还喊舒服,还说干完之后,章涵他们一人拿了两百块钱给叶悠悠,说叶悠悠就是校园里的鸡。还说,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气不过,就跟章涵干了一架,章涵那头上的疤就是我打的。

  啊!上帝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说我女朋友被人给轮了,还说她收了别人钱,还说她是校园里的鸡!呀呀呀!为什么???为什么???

  当时听到这个的时候,我气得浑身发抖,真的,真的是浑身发抖,我的两个拳头捏得死死的,我感觉我都快出不来气了。

  我不知道这些谣言是从哪里来的,但这个谣言对我和叶悠悠伤害都很大。我觉得,我想杀人。

  不过,更气的还在后头。

  那就是,学校里的人,都以为叶悠悠是校园里的鸡,只要给钱,就可以弄她。还说,谁谁谁都找过她。

  只要叶悠悠穿一点好点的衣服,他们就会说,你看,那衣服就是她卖身体挣的钱买的。叶悠悠生病了不舒服,他们就说叶悠悠打胎了,所以才那么有气无力的。只要是与叶悠悠有关的一切,他们都会往那方面去联想。叶悠悠甚至不敢跟别的男生说话,一说话,就说她在跟人做交易。

  说得生动的,竟然连叶悠悠用什么姿势都说出来了,还说她既会用手,还会用嘴,还说她那里很深,干起来特别舒服,说她天生就是被cao的料,将来毕业后,做职业鸡,肯定是鸡中的精英。

  听到这些的时候,我真的要被气得吐血了。叶悠悠气得直接躲了起来,连课都不上了。我心里好难过,但更多的是恨。

  我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跟我们作对,我们又没有伤害过谁,为什么他们要来伤害我。

  恨啦!真的是恨啦!那时候,我把全校所有的人都恨光啦!不过最恨的还是章涵那伙人,我狠不得去造一个炸弹,把全校的学生全给炸死算了,我恨不得把盏涵那伙人全家都给杀了。

  但我没有这样做,我想,我还是没有办法让那么多人去死。但是,我也不能就那么就放过那些人了。我要让那些人把说出来的话,全部都咽回去。

  所以,我疯了,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特么的,必须得疯狂起来才行,不然,永远都只能当个怂货。

  于是,在那天晚上,我抓住了一个男生。

  我也不知道那个男生是哪个班的,我只记得,那个男生就是那天晚上议论叶悠悠的其中一个男生。

  当时,我守在图书馆门外。我看到那个男生进了图书馆,所以我就守在门外。我想,等他出来后,我就收拾他。

  我在图书馆门外守了差不多两个小时,那个男生才出来。当时,已经有点晚了,刚打了熄灯铃了。很多同学都已经回宿舍睡觉去了,所以,挺安静的。我想,就是这个时候是收拾他的好时机。

  等他出来后,我就一把抓住他,然后拿刀抵着他脖子。因为我是有所准备的,所以,我身上带了一把水果刀,差不多有半尺来长。我就抵住他脖子,威胁他说,你不许出声,你出声,我就杀了你。

  当时,那男生也被吓坏了,大气不敢出。然后我就拎着他的衣服,将他拖到厕所里面去。图书馆旁边有一个公厕,所以我就把他拖到厕所里面去。

  拖到厕所里面去,我就甩了他两耳光,我说:“你TMD知道我是谁吗?”

  那男生乖乖的回答道:“知道。”

  我说:“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吗?”

  那男生摇了摇头。

  我又用力一巴撑打在他脸上,我说:“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吗,你跟别人是怎么说的,你说我女朋友叶悠悠被章涵给怎么怎么了,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那男生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

  我又一耳光打过去,重复道:“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那男生点了点头。

  我又是一耳光过去,道:“谁tmd让你乱说话了,谁tm告诉你叶悠悠被章涵给干了,啊?谁tm告诉你的?”

  那男生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低着头。

  我又用刀架在他脖子上,道:“你个孙子,竟然说我女朋友坏话,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我说着,又往那男生的头上拍了好几下。

  那男生被吓得身子颤抖,低着头,样子很怂。

  我不知道是他胆子太小,还是我的样子太吓人了,总之,我是第一次将一个男人吓到成这样。

  当时,心里还觉得挺有成就感的。以前都是别人吓我,现在,我特么的也终于可以吓唬别人了。所以说啊,有时候,人软就被人欺,马善就被人骑。我可算是深有体会了。从今往后,我特么的不能再那么软弱了。

  我扬起手,刚想往那男生的头上再拍几下,可是,只见那男生身子又自然反应地颤抖了一下,突然我就不忍心了。我觉得,从他身上,看到了我以前的影子,觉得挺可怜的。

  于是,我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只是刀还在架在他脖子上的,我说:“你只要告诉我,这是谁造的谣,我就放了你。”

  那男生犹豫了一下,说:“是章涵他们几个吹牛的时候说的。”

  这一下,我就都明白了,原来是章涵那小子想要毁掉叶悠悠的名声,而且,还以这种无耻的行为为荣,说自己干了叶悠悠。真真是好不要脸啦!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真真是好不要脸啦!

  我咬了咬牙,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收拾一回章涵这孙子不可。

  我放开那男生,说:“好了,这回我就放过你,你要是再敢在背后说人坏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你要是敢去告老师,你试试看,滚吧!”我说着,在那男生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那男生灰溜溜地走了。

  我把心一横,接下来,我就要去收拾章涵那小子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