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是么,那天我刚好在张姐家给张姐上课,我和张姐刚刚下楼准备吃午饭,然后就看到高友正跟那小三提着行礼箱来了,一看那架势就是要住在家里,这不明摆着想上位吗?张姐当然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位。

  当时,张姐眼睛都绿了,她拦住高友正问他想干嘛!高友正说,这是我家我想干嘛就干嘛,你管不着,我就是要让她搬进来住。

  张姐气得脸色铁青,指着小三吼道:“滚出去!”

  没想到那小三一点都不害怕,竟然不屑地对张姐冷笑一声,说:“哟,你凭什么叫我滚出去啊,这是我老公的家,要滚你滚好了!”

  老天爷,她竟然直接当着张姐的面说高友正是她的老公,天底下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竟然公然抢别人老公,而且还脸不红心不跳,真是太不要脸啦!看到这么不要脸的贱人,我真想冲过去抽她两巴掌。

  张姐气得发抖,两只眼睛狠狠地瞪着高友正,绝望地道:“高友正,你当真要做得这么做过份吗,我知道你早就不爱我了,可我现在还是你的老婆,我还是你合法的妻子,你竟然就把这个女人往家里带,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羞耻感。”

  高友正回骂道:“羞耻感?你还说我羞耻,你以为你很好么,我就不信你在外面没找男人。”高友正说着,将两只眼睛故意瞟向我,我心里不由一慌,难道他知道我跟张姐有什么吗?

  小三接过话去,道:“就是,哼,我就不信你跟这个小白脸儿是清白的。”小三儿说着,用手指着我。

  我当时脑袋里面嗡的一声,就像被雷霹了一样,僵硬了那么两三妙,紧跟着冲上恼门的血唰地一下落了下来,张姐也是整个人都呆了。当时,我只想维护张姐,因为一个女人在外面找男人,比男人出轨更让人鄙视。所以,看到张姐被小三这么欺负,我真的气炸了。平常本来很胆小怕事的我,那一次竟然那么不要命。

  “你糊说!”我指着小三吼叫道。

  “哟,我糊说,我就不信你们没上过床。”

  我又急又怒,极力想要证明我跟张姐是清白的,因为我想保护张姐,我不想张姐被人说成是荡妇。所以,我情急之中,向那小三出手了。

  “你这个贱人!你糊说!”我怒吼一声,冲过去一把将小三扑倒在地,然后一双手死死地掐住小三的脖子,我当时真的气浑了,已经失去了理智了,我只想将这个小三掐死,所以,我两只手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整个人坐在她的身上,两只腿紧紧地夹住她的身子,让她动弹不得。

  由于我用力过大,小三的脸都涨红了,嘴大大地张着,想咳嗽又咳嗽不出来的样子,我想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能把她给掐死,可是我在这样的场合,我是注定掐不死她的。

  高友正就在那一瞬间冲了过来,一把扯开我的胳膊,高友正力气比较大,所以我被他那一扯,手就松开了,喘过气来后的小三立刻扑在高友正的怀里哭了起来,看样子,这贱人也着实被我吓着了。

  高友正蹲在地上,心疼地抱着小三,抬头看我,他目光里充满火焰,我知道,下一秒将会彻底燃烧,因为我差点掐死他的女人。

  果然,高友正放开小三,站起来就给我脸上一拳,高友正的个子很大,力气也很大,所以那一拳打得我几乎是没有站稳,要不是张姐伸手拉我一把的话,我一定会摔倒在旁边的茶机上,我的脸立刻就肿了,而且嘴巴也流出了血。

  张姐见我被高友正打了,也发疯起来,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对着高友正乱抓乱打。我很欣慰张姐帮我的忙,为了我跟她老公拼命。当然,更多的是,我很担心张姐,因为她这么冲过去是一定会吃亏的。

  果然,高友正怒气冲天,一耳光打在在张姐的脸上,“啪”的一声,张姐的身子连连歪倒下去,没想到高友正这孙子下手那么重,竟然对张姐下狠手。

  我心里深深地紧了一下,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戳了一下的感觉,好痛!痛得连呼吸都停止了,我无法忍受我心爱的女人被别人打,尤其是像这样下狠手的打。

  所以,那一刻,我向高友正冲了过去,尽管我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但我想都没想就向他冲了过去,我要找他拼命,只因为他打了张姐,任何打张姐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他。

  我冲过去一下子将高友正按倒在地,因为我在怒火之中,所以用力很大,竟然将高友正那么大的个子给按倒了,不过可惜的是,我刚刚将他按倒,我就被高友正翻了过来压在底下。

  高友正那么大的个子骑在我身上,差点把我的肚子给坐爆炸了,我当时心里就是一个感觉,那就是完蛋了,因为我试图翻过身来,可我发现高友正力气太大,我根本翻不了身,看来只有挨打的份了。

  果然,下一妙,高友正的拳头就落到了我的脸上,我本来就肿掉的脸,这一下更肿了,而且连牙齿都打飞了一棵,嘴里的鲜血从喉咙里流了进去,味道真不怎么样。

  高友正接连打了我好几拳,我的脸和眼睛,还有脑门都在痛,我以为我会被高友正给打死,不过在这样的场合,高友正也是注定打不死我的,因为有张姐在,张姐一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被打死。

  可不是么,张姐抓起茶机上的一把水果刀,架在脖子上,对高友正喊道:“给我住手,你要是再打他,我就死给你看。”

  张姐的脸色铁青,一副很绝决的样子,我知道,她是来真的,如果高友正敢再动我,她是一定会自杀的,我当时吓得连魂都飘起来了,生怕张姐做了傻事,张姐,不要啊,你千万不要死啊,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高友正也害怕闹出人命,所以放开了我,我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张姐身边,从她手里把刀拿下来,然后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

  此刻,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什么都无所谓了,我爱张姐,我就是爱她,怎么地吧!要不就打死我好了,高友正,我今天就向你摊牌,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就是喜欢张姐,我跟她就是有感情,我就是给你戴了绿帽子,我要气死你。

  张姐愣了一下,也豁出去了,也伸手抱紧了我。那一刻,我们都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因为我们都知道,高友正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他一定忍受不了我跟张姐有一腿。所以,接下来面临的将是什么,我们心里很清楚。

  果然,我听见高友正发疯一样的咆哮道:“你们……你们……你们果然有奸情……啊……我要杀了你们。”

  高友正大吼大叫,看那架势,是真的想把我和张姐给杀了。不过,我跟张姐竟然一点都不害怕,如果能够跟张姐死在一块儿,那也不错,所以,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等待死亡的来临。

  就在高友正抓起一把椅子,准备照我的头上打下来的时候,一个如炸雷一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住手!”

  我们同时扭头往门外看去,只见张姐的爸妈和高友正的爸妈都来了,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得到的消息。

  后来才知道,是保姆打电话通知他们的。我们打架的时候,保姆一直在厨房,没出来劝架,估计她也知道自己是劝不了的,所以直接打电话通知了两边的老人。

  四个老人气冲冲地进门来,眼睛瞪得像牛一样大,显然是太生气了。

  高老头子从高友正手里把椅子抢过去,然后伸手就给高友正一个耳光,“啪”的一声,高友正脸上就起了五个指头印子,看样子打得还真不清。

  高友正一句话不敢说,好像很害怕他老爹的样子。

  同时,张老太婆也将责怪的目光投向我和张姐,看到我的时候,张老太婆显得很震惊,同时,嘴里还念了一声“陈杰!”

  最)新p章&节y“上√、酷匠9网hP

  陈杰?陈杰是谁?我疑惑不解。

  张太头子立刻瞪了张老太婆一眼,说:“哪是什么陈杰,陈杰早就不在了。”

  这时,张老太婆才反应过来,似乎发现我不是陈杰之后,就对我变脸色了,两只眼睛很不高兴地瞪着我。很显然,他们已经看出我和张姐的关系不一般了。因为我和张姐还在抱在一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