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张姐的老公没有回家,张姐让保姆把我按排在了客房住下。半夜的时候,我起来解手,看到张姐的房间灯亮着的,心想她怎么大半夜了还不睡觉。

  我偷偷来到张姐房间门口,当时房门是虚掩着的,我从缝隙里看过去,看到张姐坐在床上抱着一张照片唉声叹气,我很好奇那个照片上的人到底是谁。

  张姐抱着照片看了一阵之后,将照片摆在床头柜子上,然后起床打开电脑上网,我看到张姐挂上QQ,然后进了好友的QQ空间,我听到那空间音乐很熟悉,仔细一看,原来张姐正在看我的空间,她点开我的那张半身L体,然后盯着我那照片看了一阵。

  我当时心里一阵激动,没想到张姐竟然看我的照片,她心里一定在想着我,我本来想推门进去陪她,可又想再多偷看一会儿。

  然后我看到张姐伸手在照上轻轻抚摸,然后闭着眼睛,又在自己身上摸了起来,还发出嗯哼嗯哼的声音。呀!我明白了,张姐是在幻想跟我……,我当时就不行了,我真想推门进去抱着张姐,可又怕吓着她,所以我接着偷看。

  然后我又看到张姐……,呀!老天爷!张姐,张姐她竟然在自己那个!我真的被雷晕了,由于太激动,我一不小心竟然碰到了门,弄出了响声。

  张姐听见声音,立刻将被子扯来盖在身上,然后激动地吼了一声:“谁?”

  我忙小声回道:“是我。”

  张姐一脸尴尬地看了看我,说:“你还没睡啊。”

  我也尴尬地回道:“嗯。”

  然后气氛真的是尴尬得要命,我都不知道是进去还是不进去,我就站在门口,手足无措的。张姐也显得很难为情,一脸通红,都不好意思看我。

  正在这时,听见楼下有响声,好像是张姐的老公回来了,我立刻就近钻进卫生间,心里紧张得要死,真害怕张姐老公发现我跟张姐有什么。

  很快,我听见张姐的老公上楼的脚步声,而且脚步声好像不只一个人。

  我悄悄将卫生间的门开了一条缝,然后从缝隙里看到张姐的老公搂着一个女人上楼来了,好像还喝得很醉的样子,走路都歪歪倒倒的。心想,这个王八蛋!竟然将别的女人带到家里来了,擦!也太过份了吧!张姐心里肯定难过死了。

  张姐站在卧室门口,很生气地问她老公说:“高友正,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

  酷D匠网d永3久免、费)D看/`小/;说Aw

  “躲开,你管不着。”高友正推了一把张姐,然后搂着那个女人进了另一间卧室,门砰的一声关上,紧跟着屋里便传来y荡的欢笑声。

  张姐站在门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从卫生间里出来,同情地看着张姐,张姐看了我一眼,目光里充满忧伤。

  我真的替张姐感到难过,找了这样一个老公,真是倒霉啊!再有钱也过得不开心的。于是,我就在心里更加想要去疼爱张姐了,而且觉得没有什么道德不道德的了。因为她老公那么对她,那她又有什么理由对她老公忠诚。所以,我更加想跟张姐发展成那种关系了。

  我伸手拉了拉张姐的衣角,意思是让她不要难过,不是还有我呢嘛。张姐微微对我苦笑一下,然后使使眼色,意思是让我回去睡觉。

  这时,那间卧室里传出欢快的叫声,听着那叫声,张姐紧绷着脸,厌恶地瞪了那道紧关着的门,然后回房间去了。我矗立在过道上,听着那不断传出的叫声,内心五味杂陈。

  第二天起床后,我在卫生间门口碰到了高友正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当时,那个女人刚刚上完厕所出来,而我刚刚打算去上厕所。碰到我的时候,女人高傲地看了我两眼,然后扭着腰走了。

  我转过头,看着她那扭来扭去的屁股,不由感叹高友正的审美观真不怎么样,就这样的女人一看就是欠干的样子,都不知道被人睡过多少次了,高友正竟然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就这样的女人怎么能与张姐相比。真不知道高友正是脑残了还是怎么的。不过俗话说得好,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也许高友正喜欢的就是这种骚娘们儿。

  我上完厕所出来,看到那个女拎着包,扭着屁股走了。高友正和张姐都不在。高友正大概还在睡觉,而张姐的卧室门却是开着的,可却不见人影。她去哪里了?我心里有些着急,真害怕她会受不了刺激,而离家出走。

  当时,我别的什么都没有想,我就想我要去找张姐。因为我真的害怕她出事,大早上的她会跑到哪里去,所以我急急忙忙地出去找张姐去了。

  刚走到别墅外面,我就看到张姐回来了,手里拎着一个新的吸尘器和一瓶空气清剂,原来她是去买东西去了。看到张姐安然无恙地回来,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去哪儿了。”我走到她面前,用责备的眼神看着她。

  张姐的眼神闪了一下,温和地说:“我去买东西去了,你先回学校吧,今天不上课了。”

  我还是不放心。

  张姐又说:“放心吧,没事的。”

  我说:“那好吧!”

  然后,我就回学校去了。

  后来,张姐告诉我说,她那天回到家后,跟高友正打了一架。张姐买着吸尘器和空气清剂回到家后,满屋子的喷,因为,她说那个屋子里有那个女人的味道,还有一大股骚味儿,所以她拿着空气清新剂到处喷,要把那味儿给盖住。

  然后,她又拿着吸尘器跑到高友正跟那个女人睡过的床上去清理床垫,她把床单全扯下来扔了,被套也扯下来扔了,然后用吸尘器拼命清理床垫,因为她说那床脏。

  高友正看到她这样子,便骂她是疯子。她说,我就是疯子,是被你逼疯的,高友正,你就是个烂人,你简直不要脸,把女人都带到家里来睡,你怎么这么脏呢!张姐说着,又将吸尘器直接伸到高友正身上去,要清理高友正,因为她说高友正很脏。

  高友正当时就怒火了,一把扯过张姐手里的吸尘器,随手往窗户外面扔了出去,这一下,张姐不得了喽,抓住高友正又撕又咬,我简直想象不出,张姐撒起泼来会是个什么样子?她这么有素质的女子竟然会撒波?我真有点不敢相信。

  但是,张姐说,那天她真的顾不得许多了,只想轰轰烈烈地和高友正干一场,所以,一向文雅的张姐也变成了泼妇。她说她忍了一个晚上,憋了一个晚上,决定在第二天要将肚子里的火全都发出来,所以,她那天撒了一回大泼。

  她抓住高友正的又撕又咬,高友正的脖子上被她抓出了好几条血印子,高友正在反抗之下,捏住张姐的双手让她动弹不得,张姐情急之中,一口咬在高友正的手臂上,手臂都咬得血侵了,高友正疼得大叫一声,放开张姐,然后挥手一耳光打在张姐的脸上。

  高友正那一耳光打得很重,张姐的身子歪了下去,摔倒在地,脸上都已经肿了。张姐说,她当时只感觉那左边的脸,火辣辣地疼,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而且耳朵也嗡嗡嗡着响,有那么两三妙,她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听力,还以为自己会被打成聋子,还好没事。

  挨了一耳光之后,张姐更加觉得委屈,而且情绪也更加激动,那时候她真的什么也不想了,只想跟高友正拼命,所以,她抓起碰落在地上的一盏台灯,狠狠地往高友正头上砸去。

  高友正当时就晕了过去,张姐当时被吓惨了,还以为高友正死了,她心想,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把高友正杀了,怎么办?怎么办?我杀人了,完了,我杀人了,当时张姐就觉得自己完了,一切都完了。

  正在张姐惊慌失措的时候,保姆听到听音跑上楼来,保姆也被吓了一大跳,不过到还算理智,赶快打了120,然后把高友正拖到了医院去。

  结果高友正屁事儿都没有,只是头上破了一个小口子,流了一点血,医生说有点轻微的脑震荡,别的什么事儿都没有。就这样给高友正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就回来了。

  张姐见高友正没死,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而且赶紧给高友正道歉,觉得自己下手太重了,险些没把高友正给打死。高友正当然不会领张姐的情,而且一回来就说要跟张姐离婚,张姐本来也同意离婚的,可是张姐的父母和高友正的父母都不同意,两家老人喊在一起,力劝他们俩,最后没办法,又没离成婚。不过,他们俩的感情,那简直就是无可救药了。

  从那以后,高友正更是少有回家,经常在外面过夜,更重要的是他竟然把那小三接到家里来住了。你想想,小三跟老婆同住一个屋檐下,那会是个什么感觉,又不是在古代,张姐当然不干了,所以那天又干了一大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