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我们来到了寺院里。

师傅,快看。有只鸡站在树上。

我转身一看。真是一只鸡。威风凛凛的站在树头。威震八方的气势。

“鸡兄,你为何站在树头。““秃子,关你毛事。老子乐意。你吹么。

“你别太嚣张,小心我把你打成鸡肉卷。

“来啊,来啊。

我忍无可忍了。徒儿们,给我打。

杀杀杀杀。打死你丫的。

打一俩个小时可以了。为师先走。

“阿弥陀佛,老衲乃是本寺主持。

你好你好,我乃去印度旅游,不。取经的糖僧。

欢迎欢迎。贵客贵客。里边请。

我们来到大堂。座了下来。

听说,圣僧帮了我们徒儿。老衲万分感谢。

不值一提,小事。再说,大家不都是佛教的。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吗。对了,刚才来的时候,看见你门口有只鸡。好拽。我给打了一顿。

那鸡啊。我们经常打的。太拽了。三天一小打,五天一群殴。他就是不服。

不如,今晚,我们吃烤鸡。

罪过罪过,出家人怎么们吃肉呢。万万不得。

我们是超度他。你去不去。

不去。不可啊圣僧。

那算了吧,我们自己吃。

徒儿们,走起。师傅我有烤鸡秘方。

。。。。。。好香啊。吃吃吃。

“这鸡好肥啊,经过我们一顿暴打,肉变的有松有嫩“好久没吃了。师傅这秘方真心香。

各位圣僧,老衲决定与你们一起超度它。

早该这么做了。不过还不晚。还剩不少呢。

“哈哈,你们这群撒比。老子有那么容易让你们吃了么。那是我替身。想吃老子,你们还嫩了点。“那只鸡在树头大叫这。

你等这,徒儿们。上。

“不好,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