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舒服的睡了一夜,清晨起来打了一套拳法,虎虎生风,270道力经过拳法演绎出来的气势非同小可。出了一身汗,陈风就吃了早餐,赶到禁地广场。

  熙熙攘攘的人群正杂七杂八的聊着,热情的观众和参赛者都准时的进入广场,今天明显比昨天还火爆。

  参赛者都按序号拍好了队,队列比昨天宽敞了很多倍,淘汰的人实在太多。陈风因为悲催的排位,还是最后一位。“还好,今天不会打瞌睡了。”他叹道。

  陈风的朋友并不是很多,也就没有参加其余参赛者热火朝天的讨论,无聊的站了一会,中年男子也上场了。

  “好了,人到齐了,今天的速度比赛,赛场不是在广场,大家紧跟着我。”

  当即转身,而参赛者也紧跟随后,观众却没走,广场上方有“刹影铜镜”,可以随即看到参赛者的情况。“刹影铜镜”就像是现在的投影仪,不过功能却比投影仪强多了。

  后山,却是家族少数人才能进入的地方,里面住着陈家的各位长老。

  族长速度很快,虽然像是闲庭信步,可仔细一看,他的脚步都有隐隐的残影,刚开始参赛者们还能悠然的跟着,可是到了后来却越来越吃力,族长的脚步却越来越快,而后,越来越多的参赛者都被落下了一大段,有些人更是停下来喘息,其中正是包括陈旺。陈彬却还是能跟得上脚步,他也感觉到了些许吃力。而陈风,他也不好过,不过倒是勉强跟得上脚步。

  大约走了100多公里,禁地说大不大,说小也着实不小。后面跟着的参赛者都暗暗着急,族长每时每刻都在提速,山路崎岖,各种沟壑不断,他却如履平地。苦了后面的年轻人,每过一大段距离都有参赛者倒下,喘气!而族长却一直在前面走着,也不回头看参赛者,自顾自的像是在欣赏风景。

  这时陈风隐隐的觉得些许意味,每一届的比赛都不尽相同,各式各样,可能这就是第二轮的考验。陈风暗暗的加快了速度,陈彬他们也不是笨蛋,陈风能想到,他们也都明白,都卖命的加快了速度。

  到这时却只剩下20多名参赛者能看到族长的背影了。其余的每一段距离都三三两两的躺着,蹲着,坐着一些参赛者。陈旺这时急的骂娘,他是第一批倒下的参赛者,同时他心里也疑惑,陈风为何还生龙活虎的?

  陈彬也和陈旺一样的想法,暗道:“陈风这个怪胎,喝了我独自秘配的“十时断肠散”竟然像个没事人那样?”他当时可是拿过猛虎当实验的,就老虎那体格,也撑不过五个时辰,而陈风现在快8个时辰了吧。同时他也纳闷,不会陈风他一夜都没喝水吧?!

  其实陈风确实没有喝水,早餐喝的米粥正好抵消了体液的流失。他现在正拼命的跟着族长呢,完全不知道自己躲过了生死劫。

  族长一直“走”,后面的人拼命追,每个时辰都有零零散散的参赛者落单,5个小时后,他甩掉了后面跟着的全部参赛者,包括陈风。

  族长的身影越来越远,“这肯定是考验了!我们跟不上族长就会被淘汰。”一名落单的参赛者不甘的叹息道。

  “别说了,我这场算是失败了,没体力了。”另一人说道,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了第一个,很快更多的人倒下了,有的直接呼呼大睡,有的捂着肚子气喘,身上红彤彤的,这时有人过去,一定会惊讶每个人身体里面蒸发出来的热浪。

  更新最=4快…(上RE酷匠☆e网●=

  “族长太狠了,今年的速度考验竟然就是这个,事先都没说!”一坐在地上的男子满脸愤然的说道。

  “哎~有什么办法,族长这速度谁追得上呢?根本就是拿我们寻开心。”另一个倒在他旁边的也应道。

  每一段路都是哀鸿遍野……..另一边,现在能跟得上节奏的只有前十的参赛者了,陈风,陈彬都在内,还有另外八个明显快要到达极限的家伙也还在咬牙切齿的坚持着,强者有强者的尊严,就算倒下,也要风光的倒下,即便是压榨最后一滴汗水。

  陈风,陈彬也不好过,只是稍微比别人好一点而已。而早就消失在山路前头的族长,他现在正优哉游哉面不红气不喘的“散步”呢。他也很奇怪,为什么长老会一致通过让他来考验参赛者的速度,他的速度自己知道,整个陈家,包括长老在内,能和他相提并论的寥寥无几,让这些初生牛犊来和他比速度?简直是不知所谓,他都以为长老会故意让今年的参赛者都失败。稍微停了一下,回头望了下后面,入眼可看到的人,没有一个,“哎,小崽子们,明年努力咯,老子就不等你们了。哈哈”说完依旧每分钟加快速度的“走”!可是现在即使用摄影机来,放慢百倍镜头都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身影…….后面的参赛者跑了大概十里,在族长停下的地方,歪七竖八的倒下了为数不多的剩下的参赛者……

  “尼玛,老子服了!明年的拓荒者一定是老子的,真特么晦气!”一个长得十分粗狂的男子吼道。撑着一颗树一边气喘一边抱怨。确实,他们运气实在倒霉,今年的考验明显比以往任何一届都要艰难,至少以往都不会是族长这种千年妖孽来考验他们这些人。

  “靠,爷也服了,卧槽竟然让族长来把关第二关,寻开心也别这样啊!!!”另一个满身肌肉的家伙也如是说道,不难看出他平时是如何努力的训练。

  ……一群四五个人七嘴八舌的抱怨着今年的各种不满。不过再不满也无可奈何,实力才是证明一切的源泉,没有实力,抱怨一下也就罢了。没看到前面还有四五个人一身不吭的还在坚持啊!差距一看就明显,

  在广场上的观众更是目瞪口呆,这群家族最精英的弟子竟然这么不济,连跟都跟不上族长的脚步,还谈什么速度测试?台下一片嘘嘘.他们当然不会明白其中的艰辛,他们只是坐在凳子上欣赏这场角逐的观众,没有亲身体会哪能知道族长速度的妖孽?不过他们还是很是津津有味的看着,还有五个人呐,昨天打出270道力的天才也在呢,观众热火朝天东一堆西一堆的发表自己的观点…

  “你看陈风,他到现在还没有力竭的表现呢!我看今年的冠军一定是他了。”一妇人指着广场上方硕大的“刹影铜镜”激动道。

  “什么陈风,他虽然力气很大,但是你看我们家陈彬,多潇洒,那陈风我一看就知道他快撑不住了,冠军还是陈彬拿到的可能性大啊!”这家伙明显是陈彬的亲戚,在为他打气,不过他也不想想,陈彬听得到么?他现在正憋着一口气不让自己倒下呢。

  “陈华,我看陈华才是深藏不露的…….”观众热火朝天,支持的参赛者也是不尽相同。一人一句的说出自己喜欢的人,说出那并没有专业水平的观点……

  而在长老会,一群老不死的家伙也正在专心致志的观摩着墙壁的“刹影铜镜”

  “陈风这小子速度应该达到了“乘风境”了吧?”一个不太确定的声音,陈风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这个对他不薄的四长老。

  “嗯,看他现在的提速状态,好像是到了“乘风境”了,老大,你怎么看?”说着望向坐在首座的老人。

  一个满脸皱纹,穿着黑色风衣的老者,他撂着自己的白胡子,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没有说任何自己的观点,不置可否。他是陈家的大长老,威望颇高。

  说话问他的是陈家二长老,他倒是风格和大长老完全不同,一袭长袍,白衣胜雪,看着会让人觉得他一定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可是不管怎么着装,他满脸皱褶的脸都掩盖不了岁月的风蚀,浑浊的双眼早已没有风华正茂的精芒,亦没有当年风流倜傥的潇洒。

  “我看陈彬这小子也不赖,虽然速度还是比不上陈风,但是应该也到了“破风境”巅峰,随时都可以踏入乘风境,可塑性很高啊!”坐在靠近石门的老者道,他倒是比大长老二长老他们年轻,看起来也就花甲年纪,他目光紧紧的盯着画面,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他是最小的五长老,是陈彬的爷爷。。

  “我说老五,你就别帮你亲孙说话了,谁是第一大家一眼就能明了。”四长老反驳道。

  “呵呵,说的也是,不过我家陈彬确实是除了陈风之外最出色的一个了”他嘟囔。窝里斗是陈家明令杜绝的,一切都按实力说话,陈家就是凝聚团结也才会保存至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