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从戒指中传来翻云鸟那凝重的声音:“没什么,你继续修炼吧。”然后再没有了言语。

  林凡也不再询问,运转元生诀,将元力缓慢的注入到黑色卷轴中,终于在某一刻,卷轴的后续篇章也是渐渐揭开了序幕。

  顺着卷轴上的文字一行行的看下去,林凡渐渐的沉入了其中。

  将这一篇文字读完之后,林凡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因为他所期望的关于符师的修炼之法并没有出现,让林凡有些意外的是,这是一篇术技功法!

  已经对黑色卷轴有些熟悉的林凡,在几番的试验下,也掌握了卷轴中空白部分和篇章的开启方式。运转元生诀时,用元力灌注入卷轴之中,便能打开卷轴的黑暗部分,如果用精神力注入到卷轴中,空白便会出现,那卷轴中的小人也会出现,随着林凡意念的控制,将自己修炼的功法在脑海中过一遍,小人便是会将那功法施展出来。

  掌握了这个技巧,对于林凡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再次看向卷轴上的那篇术技功法,五行乾坤诀第一篇:土字诀!在脑海中过了数遍之后,林凡也终于将这一篇土字诀功法彻底熟记。

  将精神力注入到卷轴当中,看着空白处出现的小人,脑海中的土字诀功法逐行浮现,卷轴中的小人随之动了起来。

  整篇土字诀只有两个招式,一为九转土灵手印,一为土灵盾,跟随着卷轴中的小人,林凡双手缓缓伸出,一个谷老繁杂的手印缓缓形成,感受着从体内迅速流失的元力,林凡运转起元生诀,元气微粒不断的涌入到丹田之中,并源源不断的在双手上凝聚,但是在看到卷轴中的小人将手印推出去的时候,林凡脸色却是极为凝重,他的手印中的灌入的元力,却无法将整个手印凝结在一处,手印最终也没能凝结成功。

  “这只是第一转的土灵手印,竟然这般困难?”

  但是林凡并没有放弃,看着那卷轴的小人一遍又一遍的施展着印法,林凡仔细的感受着其中的各种变化,手印一次次的凝结,一次次的失败,林凡却仍不放弃,终于,感受到了从手掌处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声,那最后的一道元力终于是按照那艰涩的手印成功凝聚,林凡心中深深的叹了口气,“这第一转应该是凝聚成功了吧?”

  不敢就此将手印释放出去,林凡撤去了手印上的元力,精神力从卷轴上撤出,坐在板凳之上,开始细细的体会方才那一次成功的经验,再一次,按照功法,将土灵手印凝结成功,便在这时,林凡忽然一下惊觉,一道若有若无的精神力刚刚从这间屋子中扫了过去,林凡只得中断了修炼,然后正准备出门查探一番之时,一个响亮的声音在客栈上空响起:“林凡、凤姬,请出来与我金某人一见。”

  这声音宛如洪钟一般在悦来客栈上空忽然炸开,北苍城中不少人听到这个声音后,都是抬头望着空中那一道人影,窃窃私语。

  }酷&K匠tN网rN首发/

  “那不是金鼎寒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应该是与金鹤的死有关吧。”

  “你听到他刚才在喊谁了吗?林凡、凤姬,这凤姬我知道,可是那林凡是什么人?难道是这两人一起杀了金鹤么?不是听说,金家的一对父子,对这凤姬都有点那个意思吗?”

  “林凡就是白天凤姬被轩公子抛弃后又找的一个凯子。”

  “看来这林凡还是有些本事啊,不过,这一次惹上了金家,还杀掉了金家的独苗,只怕是小命不保了。”

  “先看看再说吧。”

  听到外面的那个声音,林凡眉头一皱:“来人修为至少也在术王之上吧,姓金,难道与金鹤的死有关?山脉之中杀掉金鹤的时候,应该没有人看到才对。不管了,尽然人家找上门来,躲是躲不掉了,且出去再说。”

  看了床上躺着的凤姬,林凡摇了摇头,这事情与她无关,还是我自己出去吧。

  身形一闪,林凡出现客栈房顶之上,看向不远处那一道凌空而来的人影,抱拳说道:“在下林凡,不知阁下是?”

  看到林凡出现,不少人都有些吃惊。

  “这小子竟然敢现身出来,真是不知死活。”

  “估计他也知道逃不掉了,不出来还能怎么办。”

  “你就是从乌斯城逃出来的林凡?”金鼎寒眼中精光一闪,将林凡打量了一番,然后厉声道,“就是你杀了金鹤?”

  林凡挺胸抬头,平静的说道:“是我杀的。”

  这句话宛如一颗陨石砸落在北苍城中,人群也是沸腾了起来。

  “这林凡竟然承认了?不过,看他也就术师的修为,竟能杀得掉金鹤?”

  金鼎寒眼中寒光闪闪,目光中的杀气宛如实质一般将林凡整个人锁定,冷声道:“你一个小小的六阶术师,能杀得掉我儿子?说吧,那个凤姬是不是也有份?”

  “六阶术师,这林凡竟然只是术师的修为,怎么可能杀掉金鹤?”人群中不少人都发出疑问。

  林凡感受着巨大的威压,但神情不变,一字一顿的说道:“金鹤乃我一人所杀,与其他人无关!”

  “好!好小子!一个从乌斯城逃出来的丧家之犬,竟然也敢在北苍城杀掉我金鼎寒的儿子。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那我金某人便成全了你!”

  金鼎寒说着,手中一道元力匹练顺手而出,空气中发出阵阵的呼啸之声,那涌动着的磅礴元力朝着林凡席卷而去!

  “不亏是一只脚已经跨入术皇的强者啊!这随手一击,竟然蕴含着这般恐怖的力量。”人群中有人感叹道,“算了,散了吧,这小子死定了。”

  在金鼎寒强大的威压之下,林凡发现自己连手臂都无法抬起,看着那疯狂涌至的元力,林凡这一次是陷入了彻底的绝境!

  “疯鸟!帮我这一次!”林凡在心中对着翻云鸟呐喊,巨大的实力差距,让林凡根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唉,暴露就暴露吧,你小子不是被人追杀就是惹上这般强悍的角色,真是佩服你的运气。我将我的力量借用给你,但是能不能承受的住,就看你自己了,一个不慎,你就会变成废人,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我确定!”林凡坚定的说道。

  “好,借给你力量后,你应该可以达到术王巅峰的修为,但这力量只能够你全力攻击一次,如果不能杀死他,接下来的事情,我也就无法插手了!你也只能自认倒霉!”

  “来吧!”林凡没有任何迟疑,如今这情况,除了奋力一拼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神识对翻云鸟共享后,林凡瞬间便觉得从自己丹田中涌起一股强大的力量,耳边似乎能听到从经脉中传来那滚烫的元力发出的轰鸣之声,一道道关口在强大的元力面前一层层被冲破,林凡咬着牙,盯着金鼎寒那一道匹练席卷而来,林凡的双眸中升腾起一股股红色的火焰。

  身上的压力顿时消失不见,魅舞毫不犹豫的施展而出,身形快如闪电,将金鼎寒的这一击躲了过去。

  “咦?”金鼎寒眼中精光一闪,感受着林凡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瞳孔一缩,“小子,难怪你能杀了金鹤!”

  林凡悬空而立,盯着金鼎寒,冷静的说道:“金鹤这种杂碎,人人得而诛之,我林凡除掉他,也算是为北苍城除掉一害,子由父出,估计你也和你儿子一样,恃强凌弱者,就要做好有一天被人踩在脚下的准备!”

  听到林凡的这句话,许多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金鹤平日的作为,众人都是心知肚明,但是迫于金家的压力,没有人敢有任何怨言,他们之中也是有不少人受过金鹤的欺压,所以,林凡除掉了金鹤,许多人都是觉得林凡为他们也出了口气,但还从来没人敢在金鼎寒面前说这种话,此时,很多人不由的都开始为林凡担心起来。

  一旁的罗辉在金鼎寒出手之时,也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但没想到,林凡竟然躲过了金鼎寒的这一击,而且,罗辉看向此时的林凡,觉得这少年变得与之前有所不同了,不知为何,看到此时的林凡,罗辉心中竟然对林凡充满了信心,虽然他并不清楚这种信心从何处而来。

  和悦来客栈相对坐立的忘尘居上,看着这一幕的赵铭轩手中端着的茶杯也忘记了是该放下还是该倒进嘴里,看向林凡的眼神中充满了一丝疑惑,脑海中思绪飞转。

  “小子,找死!”金鼎寒愤怒的声音充斥在北苍城上空,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中,他被眼前的这个小子彻底激怒了。

  “斩罗剑诀之飞龙斩神!”金鼎寒爆喝一声,身形化作一道白龙,朝着林凡呼啸而来。

  “这金鼎寒竟然用上了他的成名功法!”有人惊呼道。

  感受着白龙中蕴含的恐怖能量,林凡心神渐渐凝聚在九转土灵手印的功法之中,在北苍山脉中虽然金鹤也用过此招,但是同样的招式,与金鼎寒施展出来的威力也是相差甚远,林凡根本不可能再凭借着瞒天过海躲开。

  “就靠这招土灵手印了!”林凡暗道,这一招过后,借用的力量便会彻底消失,那时的自己就会落入极为不利的境地。

  一道谷老的手印终于是在林凡凝结而成,盯着那横空而来的白龙,林凡口中喝道:“土灵手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