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确实精彩!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连这两人都能解决掉,我还真要对你刮目相看了。”谢冲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那人,好整以暇的说道,“这两人虽然在北苍城也就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但这个胖子怎么说也是大术师的修为,换成是我,怕是也要动用灵器才能杀掉他,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连他也是能够解决掉!哦,对了,我差点忘记了,你的精神攻击有着出奇不意的效果,连我上次都着了你的道,不知道这一次,你还能不能逃的过去。”

  林凡冷笑:“你大可以试试,上一次放过你一次,这一次,我决不会再手软。”

  谢冲冷哼一声,斜身对着树后说道:“二叔,你也出来吧,我倒要看看这小子今日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

  从树后走出一人,林凡看了过去,正是之前和谢冲一起来到林家的谢垣!

  方才与那胖子两人激战,全部心神都放在胖子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如果不是利用环境的因素和一些小手段,正面对上那两人,自己也只有落败的下场,现在拼尽全力杀掉这两人,自己也是已经到了穷弩之末,这谢冲、谢垣忽然出现,还真的是很棘手啊!如今自己这状态,若是只有一个谢冲的话,要逃走还有些希望,但加上修为在六阶术灵的谢垣,林凡觉得自己的胜算所剩无几。

  林凡正在盘算着如何对付眼前的情况,只听那谢冲冷笑道:“如果你束手就擒,我可以放过你一条生路,如果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听到谢冲这话,林凡直接伸开双手,说道:“好,我束手就擒!”

  “算你小子不笨。”谢冲笑眯眯的说着,掏出绳子准备将林凡捆绑起来,胳膊却被一旁的谢垣拉住。

  “少主,这小子诡计多端,不能轻易上当。”

  谢冲这才停下脚步,看着林凡虽然伸开双手,但那柄匕首还在夜色中闪闪发光,阴沉的说道:“林凡,你要找死,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手上浓郁的绿色光芒闪现,准备向林凡出手。

  “慢!”看着谢冲的动作,林凡出声喊道。

  “谢冲,今日我已身受重伤,栽在你手里我也认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谢冲双手聚集着术元之力,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条件?说吧!”

  “今日我要与你公平一战!”林凡大义凛然的说道,看了一眼谢垣,继续道,“你身边有个术灵高手在一旁,还怕我逃走了不成?你我在胜负未分之前,只要他不插手就可以。当然如果你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话,可以拒绝我这个要求。”

  谢冲仰天大笑,然后说道:“好!我就答应你这个条件,那日如果不是对你的精神攻击没有防备,岂能落败于你!今日,就让你也尝尝失败的滋味。二叔,你就在一旁为我掠阵。”

  谢垣看了一眼谢冲,无奈的摇了摇头,往后退了几步,目光却一直锁定在林凡身上。

  谢冲忌惮于林凡的精神攻击,施展出鬼影重重之后,真身只敢徘徊在幻影旁边,由两道幻影直接对上了林凡,林凡当然清楚谢冲此时的想法,虽然他此时的识海束缚也有足够的范围可以攻击谢冲,但是旁边还有谢垣在,而且,他的身体此刻确实已经很虚弱,所以,利用精神力感应到谢冲的真身所在,林凡身形暴起,朝着谢冲一拳砸了过去!

  看到林凡的真身朝着自己的真身冲过来,谢冲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然后被一丝凶狠代替,将自己的精神识海暗自护住。

  “神鬼通冥!”一双利爪泛着浓郁的黑雾,朝着林凡冲了过去。

  轰的一声,一拳一爪撞击在一处,漫天的黑雾从谢冲的身上席卷而来,将林凡整个人都是掩盖在了其中。

  “哼!小子,这一下硬碰硬,你是自寻死路!”谢冲冷声说道。

  但是谢冲的这句话却没有换来林凡的回应,因为谢冲忽然发现,被他的幽冥之舞笼罩在其中的林凡,正借着黑雾的掩盖,朝着反方向飞奔而去!

  “林凡,你敢耍我?!”谢冲那愤怒的声音响彻于夜空之中,惊的林中飞鸟四散。

  在谢冲大喊大叫的时候,一旁的谢垣最先发现黑雾的异常,已经在这时急忙追赶而上,但是谢冲的那一片黑雾的范围很大,一时半会儿还无法看清楚林凡的身影。但是谢垣毕竟是术灵的修为,对天地元气的操控和感知能力大大超越了林凡,感受着空气中的元力流动,谢垣朝着林凡逃跑的方向匆忙追赶。

  林凡其实在对谢冲提出那个条件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要逃走了,以他目前的状态,对上谢冲也许拼了命去也许会有胜算,但是一旁的谢垣明显是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那谢垣会在自己对谢冲下手的第一时间动手解决掉自己,毕竟,三阶术师对战六阶的术灵,怎么看都没有赢的可能性。而借用谢冲的黑雾逃走,获得一时半会的喘息,能逃多远算多远吧!

  “疯鸟!疯鸟!”林凡感受到身后的谢垣正在逐渐接近,有些着急的开始呼唤翻云鸟。

  精神力透过戒指,想要联系上翻云鸟,但是无论他怎么呼唤,身处轮回笔中的翻云鸟就是没有一丝的回应。

  “疯鸟,我要是死了,你落入这些人手里,等着你的就是被炼化的后果!”

  林凡试图威胁,但是那轮回笔中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很明显,这一招对这疯鸟还真的是不管用。

  “难道今日还能挂到这里不成?”

  林凡听着周围传来阵阵的灵兽的怪叫声,心中一狠,“这里应该是前往山脉的深处,灵兽众多,说不定能拖延片刻时间。”

  身后的谢垣,身影也是越来越接近,已经放弃呼唤翻云鸟的林凡,将精神力从戒指中即将撤出之时,忽然感应到了躺在戒指角落处的一件物品。

  “对,怎么把你给忘了!”

  取出那根从季弘那里得来的青色的驭兽笛,已经处于无奈边缘的林凡觉得又握住了一丝希望。

  一边奔跑,一边将笛子放在嘴边,用力一吹,不响!再用力,还是不响!再用力……

  “靠,这是在玩我吗?”林凡已经要骂娘了,这一会儿的功夫,身后的谢垣已经快要赶上自己了。

  将魅舞施展到了极致,林凡身形往前继续狂奔了一段距离,就这一段距离,他已经踏入了山脉的深处,进入到了那些灵兽占领的领地中。

  “对了,魅舞并不是能够感应万物运动之规律,那我用魅舞的心法应该也可以感应这驭兽笛的节奏,那样,应该就能吹响这笛子了吧?”

  想到就做,林凡每次吹动笛子的时候,都在用魅舞的心法感应一次,这个过程不仅让他渐渐的在驭兽笛上弄出一丝声响出来,而且,更让他对魅舞的领悟又再次提升了一个层次。

  但是处于这种美妙感悟中的林凡也在不知不觉中停下了奔跑,而且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进入这一片区域后,身后的谢垣却已经减慢了速度,正警惕的看着林凡身前左侧不到百米处一只庞大的地穴蠕虫。

  刚刚赶上来的谢冲也是被谢垣一把拦住。

  “别过去,你看那儿,地穴蠕虫,地阶中品的灵兽!以我的实力都是疲于应付,这小子现在进入他的领地而不自知,我们这一进去,地穴蠕虫肯定会将我们也当成敌人,地阶灵兽的灵智极低,到时胡乱攻击起来,我们是得不偿失。”

  听到谢垣这一番解释,谢冲倒有些兴冲冲的想看林凡待会倒霉的景象了。

  果真没出谢垣二人所料,那只地穴蠕虫看着正处于发呆状的林凡,竟然敢这么大摇大摆的站在自己的领地上,地穴蠕虫对着空中那轮月牙,深深的吐出一口白雾,拖着长达三丈的庞大躯壳,发出阵阵的低吼声,朝着林凡狂奔而来,大地似乎都在他的足下颤抖。

  而林凡依然处在那美妙的感悟当中,把握着驭兽笛中每个声孔的节奏,有些不亦乐乎,终于将最后的一个声孔的节奏把握清楚之后,林凡心中暗喜:这下应该能吹响了吧?

  谢冲和谢垣看着地穴蠕虫那庞大的身躯已经蜷缩着盘起,正要朝着林凡铺天盖地砸下,而林凡却如着魔一般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谢冲忍不住问道:“林凡在故弄什么玄虚?”

  谢垣也是摇头表示不知,两人看着已然大祸临头的林凡,正幸灾乐祸。

  那地穴蠕虫看着竟然对他无视的人类,怒火终于再也忍耐不住,那庞大的身躯朝着林凡砸下,他已经决定要将这个卑微的人类砸成肉饼!

  n酷匠)网…唯¤4一v正版…,h、其…S他都是0,盗P版*

  便在这时,一声悠扬的笛音终于是从林凡的口中飘散而出!

  “终于吹响了!”兴奋中的林凡对头顶的庞然大物依然无视,等他感受到头顶一股强风吹过来的时候,抬起头,便看到一个庞然大物正在自己头顶上打着转,这一下,吓得林凡口中的笛音也是中断了一下。

  没有了那烦人的笛音干扰,地穴蠕虫发狂的再次朝着林凡头顶砸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