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怎么一转眼的功夫,你就到了这步田地!”戒指中,从修炼状态脱离的翻云鸟感受到林凡的状况,不由惊讶的说道。

  “小子,给我醒来!快醒来!”

  昏迷中的林凡忽然听到自己脑海深处一个声音正在呼唤着自己,不由的惊醒过来。

  “这是哪里?”醒来后,林凡觉得自己头疼欲裂,手脚都被铁链缠住,挣脱了一下,便浑身疼痛,林凡这才仔细去看周围的环境。

  “好了,不用看了,你是被人抓进地牢了。”翻云鸟有些百无聊赖的说道,“对了,小子,这段时间我可能会时不时的闭关一下,所以,有些事情,不要指望我帮你。”

  林凡心中苦笑:“这个我自然知晓,只是此次家中出现如此大的变故,如今我又落入谢家之手,有些手忙脚乱了。”

  “家中出现变故?”翻云鸟诧异的说道,“哦,在你离开湖水之时,我便进入了冥想,这刚醒来,便看到你这幅模样。”

  林凡将家族的情况给翻云鸟叙述了一遍,一人一鸟都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既然没有打斗痕迹,你家族中人八成没事。你倒是不必太过担心,从此处脱困之后,我带你去个地方,或许能打听到一些情况。”

  “嗯,眼下只能如此了。”

  “嘿嘿,小子,说不定救你的人这就来了。”翻云鸟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开口,再次陷入了修炼状态。

  林凡的精神力在戒指中巡查了一番,竟然没有发现这疯鸟的动静,便在这时,林凡感觉到脸上一阵清风吹过,下意识里他觉得自己身边站了一个人,但地牢中根本没有一丝光线,他感觉那人应该就站在自己面前,但他却无法看清楚什么。

  “你就是林凡?”那人开口问道。

  林凡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嗓子有些沙哑,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此刻的他身体的能量已经接近枯竭,连点头这个动作都显得特别困难,但是他相信那个人一定能看到自己的动作。

  “我带你出去。薇儿小姐让我告诉你,你家里人平安无事,让你无需担心,她会在三月后和你在归仙门相见。”那人说完这句话,便再也没有开口,伸出手握住绑在林凡身上的铁链,一撕一扯间,哗啦一声,林凡觉得身上一轻,铁链已经掉在地上。

  林凡心中震惊异常,却没有多说什么,他一直都知道薇儿的背景一定很不简单,知道这人是薇儿派来的,听到的这个消息,对现在的他来说简直太重要了,只是对这人的修为,林凡却是知道,此人怕是他见过的人当中修为最高的人了,即便是藏书阁的两位守护者也是有所不如吧。

  那人将林凡架在怀中,一路上风驰电掣,在一处小茅屋中将林凡放下,便转身没入了夜色中。

  “唔,憋坏我老人家了。”戒指中翻云鸟那如释重负的声音忽然响起。

  林凡隐隐猜测到翻云鸟此举的用意,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人家修为那么高,就算知道你在这也不会抓你走的。”

  “哼,你小子知道什么。”翻云鸟白了林凡一眼,“如今已知晓家里众人平安无事,接下来你作何打算?”

  “这件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薇儿这次帮我了这么大的忙,但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我林凡也不能总在别人的庇护下混过一辈子去,所以,实力,才是我最需要的东西!”林凡一脸坚毅的说道,但是身体依旧虚弱,说完话,便开始咳嗽起来。

  “这个道理我一直都明白,但这种渴望却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我答应过爹,将来亲自将娘接回来,但如今连家人都保护不了,更没资格参与到娘的事情当中!但是,总有一天,我林凡会让全家人高高兴兴团聚,我坚信,那一天,一定不会太远。”

  翻云鸟那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赞许之色,从这个年轻人身上,它看到了希望之火正在燃烧。

  “这次的事情对他来说也许是件好事也说不定。”

  看着盘坐起来、渐渐入定的林凡,翻云鸟也是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任由屋外的暴风雨再强烈,也无法撼动少年那坚定的信念。

  在这个夜里,很多人都注定要失眠,一个少女站在一处山头上,正打着一把伞脸色焦急的看着远方,终于她看到一个黑影在雨中忽然出现,急忙往前走了两步。

  “关叔,怎么样?见到凡哥哥了吗?”少女毫不掩饰话语中的担心与忧虑。

  黑影看着薇儿这般模样,心中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小姐,我见到林凡少爷的时候,他因为过度疲劳被谢冲关在城主府的地牢中,我已经将他救出来安置妥当。”

  “那就好,那就好。”薇儿终于放下心来,小手不停的抚摸着起伏不定的胸口。

  “对了,小姐,我赶去救林凡少爷之时,见到那个谢冲有些鬼鬼祟祟,要不要派人调查一下他?”

  薇儿思索了一阵,说道:“不用调查,我们只需暗中留意就行,这件事情,我已经帮过凡哥哥一次,我若一直暗中帮助,怕他知道了会不喜欢的。”

  听到这话,黑影终于是忍不住:“小姐,你这是何苦呢?”

  薇儿伸手止住他的话头,说道:“关叔,如今,我已经跟着大家回到家里,安危自然没有大碍,所以,我想,请你暗中保护凡哥哥如何?”

  “你刚才不是还说不能帮他太多……哦,我明白了,除非是生死关头,否则,我不会现身出来的。”

  黑影说完,对着薇儿一抱拳,身形迅速从原地消失不见。

  山头上的少女一双美目盯着远方,喃喃道:“凡哥,三月后,咱们只有在归仙门再见了。你多保重,希望到时你不会怪我。”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大雨已经停歇,一缕阳光透过屋顶的缝隙洒在依旧处于修炼中的林凡身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新空气,林凡缓缓睁开眼来,站起身,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

  “这一夜的修炼,终于是将身体完全恢复了。”

  走出屋外,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林凡已经确定这一片地方自己是第一次来此,面前是一片绿色的草地,山坡的低洼处传来潺潺的流水声,一条小溪正安静的流淌着。

  “这个地方应该不太可能有人会找过来。”林凡虽然不知道昨晚那人带着自己走了多少路,但是以那人的速度,至少也已经出了乌斯城,谢家的人想要找到自己怕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

  清洗了一番,林凡感受了下身体的状态,想着昨天得到的淬元丹,现在应该可以好好拿来修炼了吧?

  “疯鸟,这淬元丹怎么个用法?”

  “淬元丹,以你现在的修为并不适合。你不是想要尽快的提升实力吗?刚好离你去归仙门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带你去个地方。”

  林凡顿时来了兴趣,问道:“什么地方?”

  “猎杀工会。”

  听到这个名称,林凡眼睛一亮,显然,他是听过这个名字的。

  “猎杀工会不是要求最低修为也要是大术师才能去接任务的吗?我离大术师可还是有一段很大的距离啊。”

  “这个我当然知道。所以说,在去猎杀工会之前,你还需要做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将你的精神力尽快提升到凝神境!”

  闻言,林凡苦笑道:“就算是精神力提升到凝神境,修为也不可能达到大术师吧?”

  “谁说让你非得提升到大术师了?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废话别那么多,以你小子目前那点微不足道的精神力想要提升到凝神境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要是再不抓紧时间,去猎杀工会历练的时间就要大大缩水了。”

  林凡不再说什么,回到草屋之中,盘坐下来,脑海中将元生诀的功法过了一遍,然后准备修炼。

  说实话,对精神力的修炼,林凡心中一直有个疑问,这元生诀的功法,说的是元力和精神力的双重修炼之法,但口诀却只有一个,这与林凡以前对精神力的理解大相径庭,所以,对林凡来说,修炼精神力的过程,其实和修炼元力没什么差别,一个是按照功法将元气引导进入丹田,一个是将元气引导进入识海之中。

  感受着空气中的天地元气,林凡默念口诀,正要将元气纳入体内之时,翻云鸟忽然开口道:“傻小子,你每次修炼的时候都把这轮回笔当做摆设的吗?”

  “对啊,既然这元生诀修炼元力和精神力的功法一样,用轮回笔也应该是有效果的。”想起之前自己的修炼过程,每次修为增加的时候,他觉得精神力也有着一定程度的增加,林凡不好意思的笑道:“忘倒是没忘,只是下意识觉得轮回笔对修炼精神力没什么作用。”

  “无知真可怕,那是对别人没用,对你小子却是大大有用。修炼的时候,别忘了昨天让你精神力融入丹田的那个过程。”

  H酷E"匠$网首Eu发☆C

  不理会这疯鸟的讽刺,将轮回笔从戒指中拿出,那刺眼的光芒还是太过闪亮了些,林凡只有苦笑。

  “等你精神力达到凝神境的时候,就可以控制它了,现在,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吧。”

  看着即将准备修炼的林凡,翻云鸟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精神力仅仅锁定在轮回笔上,林凡缓缓闭上眼睛,以轮回笔为桥梁,准备吸收天地之间的元气。

  看着悬浮在空中的轮回笔,翻云鸟身影一闪,化作一个黑点,在林凡开始修炼的瞬间钻入了轮回笔之中。

  与轮回笔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林凡,自然是觉察到翻云鸟进入了轮回笔当中,心中虽然诧异,但并没有就此停止修炼。

  经过轮回笔净化后的天地元气源源不断的涌入林凡体内,林凡默念着元生诀的功法,丹田处那个六角星在此刻忽然变亮了一些,天地元气涌入他身体的速度也是加快了许多,片刻之后,那六角星芒又变弱了一线,林凡不知为何脑海中竟然浮现出魅舞的心法,心里忽然仿佛明白了什么,林凡利用魅舞的节奏去感受着六角星芒的变化,渐渐的,六角星那一呼一吸的节奏越来越清晰,原本还有些细小的六角星云上的线条也慢慢变粗了一些。

  在草屋的外面,天地元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以草屋为中心,疯狂的涌入其中,仿佛在方圆数丈之内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磁场,肆无忌惮的掠夺着周围的天地元气。

  这一幕被那一道黑影看在眼里,也是忍不住满脸的震惊之色,“一个小小的术师怎么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常年跟随在小姐身边,虽然知道这林凡确实不平凡,但眼前的这一幕,让他也很是费解。

  这一切,草屋中修炼的林凡毫无所觉。他正努力的将体内澎湃的元气朝着识海中压缩着,终于一滴肉眼可见的液体在识海中形成,那是精神力液化的表现,这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要说对这幅情景感受最深的还是处于轮回笔中的翻云鸟,老练如他,自然知道轮回笔的功效,但是在感受到林凡这一次修炼的动静,翻云鸟也是惊诧异常。

  “这小子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啊?怎么会这么变态!”心里虽然这么想,但翻云鸟却是高兴还来不及,在轮回笔中修炼对他的伤势本就好处极大,此刻轮回笔又被林凡用来作为桥梁,内外交替的元气更替,翻云鸟感受着身体上的那一道道红色,在对战林震岳和季弘之时,为了装作进化成功的样子,翻云鸟不惜用本命火焰重伤自己的身体,来做成全身进化成红色的假象,他的治愈过程便是用这新老更替的元气驱除身体中的本命火焰,虽然将身体红色的本命火焰去除掉太过可惜,但这些能量,却是无法被他自己再吸收回去,只能靠这种类似于洗精伐髓的过程将之替换掉,待他将全身红色的本命火焰驱除干净,他的伤势便可痊愈,只是完全沉浸在疗伤中的翻云鸟也没有注意到,那被他驱除掉的本命火焰的能量正随着天地元气进入到了林凡的身体里。

  把握住了六角星云呼吸的节奏后,林凡识海中精神力液化的过程也变得快了许多,看着慢慢汇聚起来的液滴,林凡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正在逐渐的增强着。

  这种美妙的过程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一人一鸟完全沉浸这修炼带来的好处当中,终于是在某一刻,林凡识海中的液滴汇聚到了一个饱和的程度,随着更多元气的注入,汇聚在一起的液滴终于发生了变化,所有的液滴缓慢的从识海中升腾而起,然后随着林凡的心意开始了变化。

  突然间,林凡觉得自己体内仿佛亮起了一面镜子,他能清晰的看到身体的所有状况,并且在第一时间里看到了那个在识海上空站立着的小人,心念微动,小人便随着他的心念移动。

  “这就是所谓的凝神境吗?”林凡有些激动的想道,识海中的那个小人正是自己的神识,林凡此刻有着绝对的信心,自己的识海束缚的范围至少可以扩展到一米之外,而那迷惑对方精神之力的技能效果必然也是大大加强。

  正欲退出修炼状态的林凡,忽然想起了疯鸟之前说的那句话,自己的精神力可以融入丹田之中!那么,丹田的元力,是否也能够融入到识海之中呢?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便再也无法遏制,既然我的精神力和元力都是通过吸收天地元气而来,那么是否说明这两者,在本质上是相同的呢?这个想法,在之前林凡就想过,但被他自己否定掉了,如今,如果自己的这次试验成功,那岂不是更加增大了这种可能性?

  没有再继续纠缠这两种力量的本质问题,林凡先开始了将精神力融入到丹田的过程。因为有了一次经验,神识进入丹田中的过程非常顺利,林凡心中一喜,接下来,便试试将元力融入到识海当中吧!

  可是喜悦刚过,林凡觉得自己的丹田处突然翻江倒海起来,一股极强的力量似乎要从丹田处爆发出来!

  “不是吧?怎么会在这种时候突破?!”

  林凡虽惊不乱,前一次差点将自己作死的经历给了他一些经验,将自己与轮回笔那一抹联系掐断,林凡开始全心应付体内的状况。

  “既然要突破,那就来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