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先生,你说,那林凡中了我的幽冥诀真的会元力尽失吗?”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话?”

  “不敢不敢,只是,想确定一下。”

  “想要去除幽冥诀的冥雾,必须由高手为之去除,但这种高手在乌斯城是不可能出现的。”季弘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让谢冲在前方带路。

  林凡在听见两人说话之时已经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看着两人进入这山洞,屏气凝神,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心中却在想着季弘说的那句话,原来这冥雾竟然如此麻烦,却没想到自己在这湖水之中竟然是将冥雾彻底的从体内驱除,不由的感觉到一阵侥幸。

  两人进入山洞后,没有多看那湖水一眼,绕着道往山里面走去,林凡忌于那季弘的实力,不敢跟的太近,等两人稍微走远一些后,才跟了上去。

  “季先生,林家派出来跟踪咱们的人怎么处置?”

  “处置?为什么要处置?”

  “季先生的意思是?”

  季弘停下脚步,看了一眼谢冲,说道:“你不觉得瓮中捉鳖是个不错的主意吗?”

  谢冲眼睛一亮,说道:“季先生果真高见。”

  林凡听到这里,心思电转,瞬间便是有了计较,尾随在两人身后。

  身在树林中的三人均是没有感觉到在他们往山里进发之时,在远处总有一个白衣倩影跟在不远处,待她看到谢冲和季弘两人走到的地方,不禁微微皱起了美目。

  “他们难道也来打它的主意?”

  正思索间,谢冲和季弘两人已经在一座山峰脚下停了下来。

  对于这一片区域,林凡很是熟悉,前面那座山峰并不高,只是在这方圆百里内,这座山峰上的树木却是极为稀少,这也可能是这座山峰最为奇特的一点了。

  “这山峰过去只有一个低谷,难道还藏有什么宝贝不成?自己也曾去过那山谷,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啊?”林凡有些纳闷的想着。

  “这一次行动必须隐蔽,不可让乌斯城的其他势力知晓,这怪物估计是在三天后苏醒,到时你带人将林家跟踪的人一网打尽,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越过这座山峰,事成之后,答应你们谢家的事,我自会吩咐人去安排。听明白了么?”

  “晚辈知晓,定不会让前辈失望。”谢冲恭敬的说道。

  吩咐谢冲离开之后,季弘便翻过山峰,盯着这一片安静无比的山谷,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丝喜色:“没想到这一次门中刚刚得到九尾蛇的消息,谢家竟然送给了我这么一份大礼。不过,在林家送给谢冲这小子一件灵器并救了谢冲这小子一命,老夫也算是仁至义尽了。等我得到这头九尾蛇,我便可能晋升为内院长老,到时候,嘿嘿……”

  林凡看着季弘站在山峰上春风得意,却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待得季弘离开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身形,趁着夜色,悄悄的回到了林家之中。

  林家,林啸天房屋内。

  “你说,我派出去的那些人被谢冲和季弘发现了?”林啸天听了林凡一番解释后,有些惊讶的说道。

  林凡点点头,继续说道:“他们故意没有任何声张,就是想等着咱们自投罗网。”

  林啸天沉思道:“我派出去的人方才回来说他们跟踪到两人进入后山便赶了回来,没想到竟是谢冲和季弘故意带他们到那儿的。对了,你这么晚跑到后山做什么?”

  看着爹爹奇怪的眼神,林凡也是心中苦笑,毕竟自己在湖水中经历的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自己也不知晓其中秘密,这般贸然告诉父亲也是不妥,当下说道:“在房子里练功练的烦了,便去后山走走,对了,爹,薇儿回来了吗?”

  “嗯,你是从后山回来还没来得及回去吧,这妮子怕是在你屋子等着呢。”

  林凡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爹,你看今晚这事该怎么办?”

  林啸天说道:“既然已经被他们发现,我这就下令将人都撤回来,我们自然不能上他这个当。”

  林凡点点头,然后说道:“但是爹,孩儿有些想法。”

  “你说。”

  “既然他们想引咱们上钩,咱们何不来个将计就计。”

  林凡停顿了一下,见父亲没有打断自己,便继续说道:“爹爹不用将人撤回来,让他们按照之前的计划继续监视谢家,并且在三天后跟随谢冲去他们指定的地方,但咱们得提前做些准备,到时候,还不一定是谁引谁上钩呢!”

  林啸天有些诧异的看着林凡,说道:“你小子在回来的路上便已经想好这个对策了吧?”

  林凡只是笑笑,然后说道:“听那季弘说,在那山谷中有个什么九尾蛇?那是什么东西?”

  “九尾蛇?你说在这山谷中?”林啸天声音变得有些激动,“原来季弘和谢家来此,真正目的是这个啊!你先回屋,这件事情我还要找你爷爷商量一下。”

  “嗯,爹,那你忙完早点休息,孩儿先回去了。”

  bR看正{O版*章H9节*q上,酷_匠网R6

  看着林凡离去的背影,林啸天感慨道:“这小子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就连我这个做父亲的,也被他隐藏了许多秘密啊!”不过林啸天心里并没有介意什么,如今儿子能够正常修炼,已经让他心里非常满意了,他可是很期待儿子一天天变得强大起来,直到有一天可以接触到关于他娘的一些秘密。

  走进房屋,看着坐在灯下那纤细的身影,林凡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被一个人牵挂的滋味真的很不错,心头泛起一种暖暖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是幸福吧?”林凡心中默默想着。

  “薇儿。”林凡轻轻的唤了一声。

  “啊!”少女猛地抬起头,看着门口站立的林凡,一抹红晕爬上脸颊,笑道,“凡哥哥,你回来了。”

  看着薇儿的娇羞之态,林凡戏谑道:“来,告诉我,刚才我没进来之前在想什么呢?”

  “没,没想什么。”薇儿神情忽然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林凡忙道:“我只是开个玩笑,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的,凡哥哥,我下午一回来就听说你今天比试受了伤,就赶紧跑过来看看,谁知道你却不在屋里,现在确认你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凡哥哥早点休息。”

  看着薇儿有些慌张的离开,林凡心里略有些纳闷,这妮子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

  薇儿心事重重的回到屋内,瞥了一眼站在墙角的一道身影,叹口气说道:“关叔,我真的不能告诉他,虽然我知道,他一定会答应我的要求,但是我不能这么做。真的不能这么做。”

  说到这里,一张小脸上已经是泪痕斑斑,站在一旁的关叔看着少女这般模样,心疼的摇摇头,说道:“小姐,有的事情如果真的难以抉择的话,就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做吧,这样,至少以后不会后悔。”

  屋内陷入了一片沉默,过了良久,薇儿抬起头,脸上已经浮现了笑容,对着墙角说道:“谢谢关叔。您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一直处处保护薇儿,就别再小姐小姐的叫了,就叫我薇儿吧。”

  墙角的人影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对了,关叔,今天那个偷袭凡哥的家伙,我想给他点教训!”

  “林凡今天已经表明了要日后找上谢家讨个说法,如果我们插手的话,林凡知道了肯定不会高兴的。”关叔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但是,你方才从林凡屋里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他有什么异常吗?”

  “看他的样子,伤势应该已经好了,有什么问题吗?”

  “哦,那就好。今天看他受伤,怕他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关叔回答道,心中却在想着白日里那谢冲的冥雾已经进入林凡的体内,如今却没有异样,看来应该是后院藏书阁的那两位出手了。

  看着薇儿有些担心的样子,关叔安慰道:“小姐……哦,薇儿,你别担心林凡,今日的他已经能胜过手持灵器的谢冲,日后,必定能靠自己的能力为今日之事讨回一个说法,你是关心则乱,这件事情我们还是不插手的好。”

  薇儿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了关叔。”

  “嗯,那你休息,我先去了。”关叔说完,连一阵风都没有带起,人影便消失在屋中。

  林凡盘坐在床上,回想着白日里与谢冲的一场比试,感触颇多。

  自己与谢冲的实力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如果不是因为经过进化的破天诀,只怕自己早就败在了谢冲的幽冥诀之下。当发现谢冲身上竟然有着一件灵器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是产生了极大的压迫感,毕竟,对于他们林家这样的家族来说,灵器还真是一件很奢侈的东西,这个时候林凡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拼一下,但当谢冲拿出虹羽剑之时,林凡的感受不比周围的人好多少,那种打心底里泛起的无力感,让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破天诀的瞒天过海纵然强大,但对于此时的林凡来说也只能施展一次,可算是一种逃命技能了,林凡隐隐有一种感觉,自己对这一招瞒天过海使用的还十分生疏,这种生疏感正来自于自己元力境界低微,靠着术师修为的他,要用出全身一半以上的元力才能施展出来,施展过瞒天过海之后,若还是不能克敌致胜,情势就会变得十分不利。

  在谢冲手持虹羽剑再次发起攻击的时候,林凡只能靠着那精神功法来赌一次,最终在谢冲对自己的精神攻击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赌对了一次。

  “除了破天诀的偷天换日和瞒天过海能够瞬间躲闪外,自己似乎在速度上没有任何优势,看来必须要找一个合适的功法才行。另一个修炼的重头,应该就是精神功法了!”林凡心中想道,“当然,强大的元力才是这一切的基础。”

  “看来,自己的修炼之路还真是任重道远啊!”感概了一下,林凡开始思索着找到一个提升自己对战速度的功法。

  “藏书阁?”林凡第一个想到的地方自然便是藏书阁,“但是三年前的那一次进入藏书阁,并没有再找到适合自己的功法。看来,自己林家的收藏还是很有限啊。”

  想到这里的林凡,对于那归仙门竟然多了一丝期待,若真如自己和爷爷猜想的那样,谢冲的灵器是来自季弘之手的话,那归仙门的家底自然是极其丰厚的了,但这条路,对目前的自己还是有些遥远了些。

  “难道要再去一次第四层?”林凡又是摇了摇头,摸了摸怀中的黑色铁片,回想起那日选取这部精神功法的卷轴时的情景,林凡渐渐的有些明白了,那一次,并不是自己在选择功法,而且那些卷轴在选择自己!

  当自己用微弱的精神力和对方五部卷轴对峙之时,那仅仅只是自己打开与他们联系的第一步而已,想起那天的具体过程,林凡终于是明白了过来,凭借自己的精神力是根本无法取出来这些卷轴的,只是那精神功法卷轴感应到了自己的精神力,这才主动找上自己的,而那个时候其他的几部卷轴,根本就没有理睬自己,还是等自己将这卷精神卷轴修炼完成后再去打扰它们吧!

  “这两条路都行不通,那该怎么办?”林凡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忽然,脑中灵光一现,那从轮回笔中窜入他识海中的神秘卷轴浮现出来了。

  “你每次都会给我带来惊喜的,对吗?”林凡简直爱死这神秘卷轴了,对他来说,这也是他心底里最大的秘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