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外的有些人在看到林凡冲向谢冲的时候,已经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但是等他们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林凡将一把匕首抵在了谢冲的脖子上。

  “我刚才错过了什么?”一人一把抓住身边的人劈头就问。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

  因为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看到林凡躲开了谢冲的虹羽剑,被谢冲的左手抓伤,然后便看到谢冲再也没有了动作,接着便是眼前的这一幕。

  场上安静的落针可闻,坐在台上的归仙门季弘在此时却已经站了起来,眼神锁定在林凡身上,一言不发。

  林震岳看到这一幕,心口的石头终于是落了下去,长长的舒了口气,看着站立起来的季弘,若有所思。

  其他人都是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惊的暂时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你输了!”少年那淡淡的声音在场中响起,若不是看到他左臂上流出的鲜血,怕是没有人会将他与这场战斗联想在一起。

  ;看¤正Z版章fX节上l酷匠网}

  但是林凡此时的感觉并不好,被谢冲抓伤的左臂竟然传来一股酥麻的感觉,定是那黑色的雾气捣的鬼。

  看着林凡手中的匕首抵在自家少主的脖子上,谢家的人有些坐不住了。

  “小子,快放开我家少主,若我家少主有任何闪失,我谢家不介意将林家从此在乌斯城抹去!”

  “谢垣,你好大的口气,只要这谢冲就此认输,我儿子自然不会为难与他,我林家虽然家小势薄,但也不见的就怕了你们谢家!”林啸天作为一家之主,自然要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林家众人在听到林啸天的这句话,也是纷纷往前踏出一步,与谢家的几人对峙着。

  “不认输是么?”林凡手中的匕首突然用力,谢冲的脖子已经开始流血,“信不信我就此杀了你?”

  听到林凡那冰冷的话语,谢冲不由的打了个寒颤,看着少年那平静的眼眸,谢冲感觉这少年是真的敢杀掉自己。

  “我认输!”谢冲终于松口。

  林凡收起手中的匕首,终于是缓了一口气,伸手点了左臂上几处穴道,感受着从左臂传来的异样感觉,林凡向父亲和老爷子告了别,正准备转身离开。

  但在此时,林凡突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力量从背后袭来,下意识调动起体内所有元力将身体重要部位护住,背后便被一掌击中,鲜血喷口而出,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远远的摔落在练武场的另一边。

  “谢冲,你这个卑鄙小人!”

  “谢冲,你个王八蛋!”

  看到这一幕的林家众人,终于是忍不住了,指着谢冲出口怒骂道。

  林啸天强忍着心中的杀意,狠狠的看了谢冲一眼,飞掠到儿子身边,将林凡扶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颗药丸,塞入了林凡口中。

  “季弘,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这是我林家和谢家的私事,老夫希望你不要插手。”林震岳脸色铁青的站起身,对着一旁的季弘说道。

  季弘心中对谢冲的做法虽然也是失望之极,但自己此时还不能让此子落入林家之手,便开口说道:“我这里有一颗金乌丹,虽然只是低品灵药,但用来治你孙子的伤却极为有效。这谢冲此次是我带来林家,自然要安然无恙将他带回去。”说着将手中的丹药拿出来,递给了林震岳。

  林震岳却没有接过丹药,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看着林震岳的脸色,季弘心中又是将谢冲问候了几十遍,他倒不是怕了林震岳,只是为了大事,必须不能让林家起疑,于是叹口气说道:“除了这颗丹药,我归仙门破例从你林家多招收一名弟子,当然,林凡和薇儿也有资格进入归仙门。”

  正在此时,躺在林啸天怀中的林凡终于睁开了眼睛,咳出两口淤血后,扶着父亲的手,艰难的站了起来。

  “爷爷,我没事。”林凡自然是听到了季弘方才的那番话,于是站起身来向爷爷表明自己没有大碍,因为他明白,对于他们这样的家族来说,多一个归仙门的名额意味着什么,至于被谢冲偷袭的这一掌,只要自己小命还在,日后必定上谢家讨回一个公道。

  林震岳心疼的看了一眼林凡,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却也没有接过季弘递过来的金乌丹,只是脸色阴沉的对护在谢冲身前的谢垣说道:“你回去告诉谢广坤,我林家日后必定要为此事向他讨个说法!另外,我们林家容不下你谢家这尊大佛,你们还是另寻住处吧。啸天,替我送客!”

  说完,老爷子便转身离开。

  季弘有些尴尬的收回金乌丹,脸色慢慢恢复平静后,对林啸天说道:“另外一名人选,你们林家定好之后,三月之后,将他们送往京城,京城自会有人接应。”说着,不等林啸天回话,便朝着林家门外走去。

  谢家众人也识趣的跟在季弘身后离开。

  “谢冲,他日我必定去谢家报这一掌之仇。”林凡盯着正要离开的谢冲说道。

  “哼,小子,不怕死的只管来。”谢冲阴笑一声,随着众人离开。

  回到屋内,林凡将自己的左臂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对着父亲说道:“爹,今日怎么没有看到薇儿那小妮子?”

  “我和你爷爷也正奇怪此事,已经让你三叔带人去找了。你不用担心,好好养伤。”林啸天解释道,“对了,凡儿,今日你施展的破天诀……”

  “爹,此事先容凡儿卖个关子,日后会向爹爹和爷爷说明的。”

  “好啊,你小子也知道隐藏秘密了,好了,那颗丹药虽然控制住了你的伤势,但还需调养几日才能完全恢复,我还有些事情找你爷爷谈。”

  “嗯,爹。”林凡说道,“对了,爹,此次谢家除了那谢冲之外,剩下的都是谢家的高手,恐怕来意不会寻常,爹爹不能大意。”

  “放心吧,爹也已经派人去盯着这些人了。你小小年纪,别想这么多,好好调养。”林啸天有些欣慰的看着儿子,吩咐了一番后,推门出去。

  林凡这才仔细的检查起自己左臂的伤势来,方才中了谢冲那一掌,竟然让他左臂上的那种酥麻感更加强烈了一些,林凡试着调动体内的元力顺着左臂的经脉流转,却发现元力在左臂处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挡着,元力到达左臂之后,便再无法前进一步,就在这时,那种酥麻感变得极为强烈,林凡挽起左臂的衣袖,发现整条胳膊都是变黑了起来。

  “这便是谢冲那功法的黑雾吗?竟然这般诡异,能够阻碍元力的运行。这黑雾若不除去,这后果似乎很是严重啊!”试验了一番,林凡发觉自己只要调动元力去冲击这黑雾的时候,这团黑雾竟然会随着元力的路线进行扩散,黑雾所至之处,元力便再无法前进,若是不调动元力,这中扩散的速度却要慢了很多。

  “看来,只有去那个地方试试了。”但是想到那地方的诡异,林凡心里也是有些犹豫。

  “算了,大不了再像上一次被冻的结冰,有什么可怕的。”少年咬咬牙,终于是做了决定,推开门,朝着林家东边那座山峰飞奔而去。

  林凡对这一片地形熟悉无比,虽然不能施展元力,但这三年来的各种磨砺都这么过来了,再忍一时又有何妨?

  看到不远处的那个山洞,林凡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在这山洞里面的另一个出口处有一处湖泊,虽然是一滩死水,但从来都是清澈无比,只是这湖水的温度,却非常人所能忍受,几年前林凡在这片地方练功之时,发现了这个山洞,洞口被一堆乱石堵住,林凡用了好几天的时间终于将洞口的石头清理出去,进去后,少年被好奇心驱使,走到了这山洞的尽头,却发现了这片湖水。

  练完功,满头大汗的林凡,试了一下湖水的温度后,便脱了衣服,跳进了水中,但往里面游了一段距离之后,却发现湖水的温度竟然急骤下降,但仗着自己游泳技术的高超,林凡却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往里又游了大约两米的距离,指尖上便一阵剧痛,也幸亏林凡反应迅速,赶紧就抽身而退,几根手指上便已经是结了一层冰,出了湖水的林凡,看了看天上红艳艳的太阳,再看看指头上的冰渣,恍如隔世。

  正在穿衣服的林凡,却发现自己手臂上之前练功所留下来的伤疤竟然是消失不见,这一发现让他又是欣喜不已,后来,林凡只要是受了伤,便去湖水中游玩一番,却再也不敢靠近第一次给自己留下阴影的地方。

  “这一次,希望你还能带来奇迹吧!”林凡站在湖水边上,心中默默的想着,看着湖水里面的那片区域,林凡心里竟然蠢蠢欲动,要不再探测一番。

  当林凡脱了衣服,进入到水中之后,便把方才的想法抛之脑后,这些年来,这湖水的温度,竟然是越来越低了啊!但也奇怪,虽然那片特殊区域极为寒冷,这湖水却是从来不结冰!

  进入湖水中的林凡并没有注意到,在这片湖水的不远处,有一道白衣倩影凌空站立在一枝树梢之上,正看着他在下面所有的举动,看着少年竟然脱光衣服跳进水中,树梢的倩影美目中也是露出一丝惊讶。

  冷的有些刺骨!

  “咦?这黑雾的扩散速度竟然减慢了许多!看来这一次,自己又赌对了!”

  胳膊上的酥麻感也消褪了不少,林凡又小心翼翼的朝里面再游动了一些距离,虽然是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湖水中的寒意冻的打了个寒颤。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冷,林凡感觉到若是自己进入那片特殊区域,怕是连灵魂也要被冻结了吧!

  随着靠近那片特殊区域,林凡左臂上的酥麻感终于是消失不见,黑雾也停止了扩散。

  咬了咬牙,林凡再次朝那片极寒区域游动过去,他要的可不仅仅是遏制住着黑雾的扩散,而是要彻底的消除这鬼东西!

  再一次感受到那极寒区域传来的寒意,林凡极为小心的控制着身体,缓缓的将左手伸了出去。

  痛!深入骨髓的寒冷,让林凡的指尖瞬间便布上了一层寒冰。

  林凡不敢再往前一步,控制着身体停止了下来,指尖也只敢接触到极寒区域的边缘,忍着巨大的疼痛,林凡这才看向了自己的指尖,冰层布上的地方,黑色的雾气竟然渐渐的变淡,但林凡并没有看到有黑雾从指尖排出。

  “难道是被这湖水给吸收了吗?”

  冰层逐渐的扩大,林凡所要忍受的痛苦便越大!因为黑雾的存在,却又不能催动体内的元力来抵抗这股寒意,林凡只有硬生生的扛着。

  一开始的疼痛,让林凡心里不禁犯了嘀咕,萌生了一丝退缩之意,但是看到那左臂上的黑雾,林凡硬是把牙咬得蹦蹦响,也要抵抗住这种痛苦!

  渐渐的,不知过了多久,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脉都要快被冻僵了,整个左臂也早已经失去了感觉,左臂上的冰冷已经转换成了一种麻木,但是身体的疼痛依然存在,林凡怕自己疼晕过去,只好硬撑着,大脑无比清晰的感受着身体上的每一处痛楚,此时剩下支撑他的也只有坚强的意志了。人处在痛苦之中时,总会觉得时间过的很慢,此时的林凡对此深信不疑。

  站立在树梢的那一道倩影,看着少年在湖水中的举动,心头爬过一丝异样的感觉,这片湖水的温度她自是知晓,但即便以她的修为也无法在水中呆如此长的时间,这少年他竟然做到了?原本的惊讶在看到少年苦苦支撑的时候已经多了一些敬佩,在她的记忆里似乎从来没有碰到过意志力如此坚强的人。

  终于整个左臂上都结上一层寒冰的时候,那一团黑雾也终于是消失不见,林凡这才控制着已接近麻木的身体,朝着岸边游去。

  他没有看到的是,方才被湖水吸走的黑雾,正凝聚成一团,沉入了湖水之中。

  爬到岸上的林凡,穿上衣服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盘坐下来催动身体的元力,再不调息一番,怕是身体真的要被冻僵了!

  “咦?这经脉……好像变得结实了许多,而且,比以前更加通透了!”感受着体内部的变化,林凡心中暗想,看来这一番苦吃的还是值得的,此时的他没有发现,便连那绿色的术元之力在此时也是变淡了许多。

  只是方才的那一番滋味,让如今的他想起来,还是有一些后怕。

  “季先生,就是这里了!”

  正在修炼的林凡,忽然听到洞外响起一个声音,猛然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找了个藏身之处躲了起来。

  “这谢冲和归仙门的季弘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林凡心中有无数的疑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