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一声怒喝从林老爷子口中喊出,“现在是什么时候,岂容你们两个小辈在这里叫嚣!”

  谢冲强行收回身上的战意,心中冷笑着,现在还不是与林家彻底翻脸的时候,此时便先作罢,对着林凡冷哼一声退出自己的座位。

  便在这时,那位僵尸脸的季先生暖洋洋的声音在场中响起:“林震岳,若是这小子能赢了谢冲,我便破格让此子也进入归仙门如何?”

  回到座位上的谢冲听到季先生这般说,对着林凡得意的冷笑,小子,看来你是逃不过这一劫了,想想自己等会能把这个家伙揍的半死不活,谢冲心中热血都有些沸腾,若是能凭此战让薇儿对自己倾心,那更是喜上加喜,想着想着,谢冲脸上的笑容便如桃花般灿烂。

  “薇儿,有没有觉得那个家伙笑的很贱?”林凡笑着问着身边的薇儿。

  小妮子掩口微笑着点了点头:“嗯,不仅贱,还很欠揍。”

  林震岳脸上却是显出一丝难堪之色,林凡虽然已是九阶术士,但那谢冲却已经是术师的修为,而且林震岳很是清楚,自己家族与在乌斯城一手遮天的谢家来说,家底上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但看到林凡给自己的坚定眼神,林震岳暗自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既然季先生愿意给凡儿这个机会,那我只有同意了。不过,今日天色已晚,季先生和谢少主旅途劳顿,家里已备下水酒,先为诸位贵客接风,明日再进行比试如何?”

  季先生点点头:“也好,那便明日再比。”

  林老爷子吩咐让林啸天带着众人去进餐,将林凡独自留了下来。

  林震岳这两年一直在闭关,和家族的人见面极少,林凡看着爷爷关心的神色,不由的心头一暖。

  “林凡,你觉得你和谢冲的比试胜算如何?”林震岳看着自己最为得意的孙子问道。

  “虽然他是术师的修为,但我也不至于怕了他,不为我进归仙门,就是为了我林家的声誉,我也一定要赢了他。”

  看着林凡坚决的神色,林震岳心中暗赞,不愧是我林家的子孙!

  在林震岳的内心里对自己这个孙子总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信心,但他知道这种信心不是建立在林凡的修为上,即便是在三年来,知道他的修为一寸未进,这种信心也从来没有从他心里消失过,今日族比上林凡的表现,让他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所以,对于林凡的话,老人并没有觉得林凡在信口开河,他清楚的知道以林凡向来稳重的性格,不会说无的放矢的话来。

  “我相信,若是在公平的情况下,你赢的可能性不小,但是……”

  “但是什么?”感觉到爷爷对自己的信心,林凡心中也是颇为感动。

  “虽然我林家在斯坦镇实力不弱,但是与乌斯城的谢家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归仙门的那个季弘应该是得到了谢家的什么好处,否则不会这么帮这小子说话。”

  “难道是季弘给了谢冲什么凭仗?”

  “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林老爷子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今日虽然谢冲那小子刻意掩盖,但还是让我察觉到了一样东西。”

  “是什么东西?”

  “是一件灵器。”

  “灵器?”林凡的语气中有掩饰不住的惊讶。

  在这一片大陆上,有一种职业叫做炼器师,然而炼器师的职位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崇高,因为一件灵器的真正的价值不在于这件灵器的本身,而是在于其中所隐藏的符意或是术阵,只有在炼器成功后加入了符意或者是术阵之后,才能成为灵器,因其所嵌入的符意和术阵来分,灵器也是有些上中下品之分。

  而符师和术阵师的稀缺,让得灵器也并不是太多见,至少,在乌斯城中,林凡从没有听过有灵器的存在。

  “虽然我们家族没有灵器,但也不是一点手段没有,来,你跟我去藏书阁。”老爷子说着,朝着藏书阁走去。

  在林家的另一处房屋内,受了伤的林峰躺在床上,一双眼睛有些麻木的望着屋顶,林宇天将一些丹药喂他服下后,负着双手站在窗户边,沉默的看着窗外。

  “没想到那个季弘竟是不同意林凡进入归仙门,看着谢冲和季弘的样子,是冲着薇儿而来。”林宇天开口说道。

  “老爷子不是带着林凡去了藏书阁么,如果赢了谢冲,还是能够进入归仙门。”听到父亲的话,林峰收回自己淡然的目光,接着说道。

  “只不过败给他两次而已,就让你心里产生了阴影吗?心志如此不坚,如何能成大事。”

  林峰的语气有些淡漠:“爹,这一次,我不只是为了我,您是家中老大,老爷子却将族长之位交给了林啸天这个老二,其中缘由是什么大家都知道,所以,我不仅仅是想为我争回这个面子,也是想为爹爹出口气,只不过,那林凡运气还真是不错,一夜之间竟然晋升为九阶术士,难道他这些年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听着儿子的话,林宇天心中涌现出些许温暖,却没有回头。

  语气依然平淡:“男子汉大丈夫要成大事,眼光必须放的长远些,不要仅仅局限于一个归仙门。峰儿,你想不想有朝一日能杀了林凡父子?”

  林峰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之色,说道:“想!”

  “过了明日,我便送你出去吧。”

  “那归仙门?”

  “归仙门也只是在青川国能逞个威风而已,我说了眼光要放的长远些,明日,我派人送你去蒙乾,具体的事情,明天再给你交代,你好好休息吧。”

  林家藏书阁。

  跟着老爷子再次来到这个地方,林凡心里感慨万千,三年前,自己带着多少人的艳羡之色跟着父亲走进了这个地方,三年过去,这却只是他第二次来到这里,看着门口守护的两位老人,林凡恭敬的走过去分别行礼。

  两位老人盘坐在门口,只是象征性的看了林凡一眼,便是看见林老爷子他们也没有打声招呼。

  林震岳从怀里掏出一块黑黝黝的铁片,交到其中一人手中,两位守护者对视了一眼,将铁片弹起,两道亮光分别自二人手中喷涌而出,同时击中空中的铁片,一道光晕以铁片为中心四散开来,光晕越来越大,直到将整个藏书阁都笼罩在内。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形,但林凡的心里还是极为的震撼,这藏书阁很明显是被一座阵法笼罩在其中,两位守护者方才的施法,正是为了解开这阵法。

  一般的修行者,在大术师之前,术元之力涌现出来的都是带着绿光,而只有达到术灵的修为之上,术元之力才会凝聚成术精之力,这时的术精之力便褪去了绿色,成为修行者自身真正的元力!

  咯吱一声,大门缓缓开启,林凡再次向两位老者致敬,然后跟着老爷子走进了藏书阁。

  “族里的人都知道藏书阁分为三层,但其实,在三层之外还有一层,包括你父亲也从未来过第四层。”

  “可是,这栋楼明明只有三层高啊?”林凡有些好奇的说道。

  “从外面看,这藏书阁确实只有三层高,因为第四层,必须通过这块牌子才能打开。”老爷子说着,拿出方才交给守护者的那块牌子,“你父亲手中也有一块,但和这块略有不同。”

  林凡接过这块黑乎乎的铁片,一股冰凉之意仿佛由心底冒出,让他不禁打了个冷战,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令牌是什么来历?”

  老爷子却是叹口气,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令牌的具体来历我不清楚,因为这两块令牌是你娘留下来的。”

  听到娘这个字眼,林凡努力的让自己心里保持些许的平静。

  “这藏书阁的第四层空间也是你娘开辟出来的。她走的时候留下了这两块令牌,因为你爹当时修为还很低,所以这两块令牌一直由我亲自保管,但因为这块令牌你娘特别交代过,要我亲自交给你,不过,你娘的条件却是等你变的强大之后才能给你,但如今,进不了归仙门,在这大千世界中又该如何立足,我只好提前将这块令牌拿了出来,也不知道这么做,是好还是坏。”

  老爷子的语气中有说不出的落寞。

  林凡用力的握住这黑色的令牌,平复着自己的心境,然后问道:“娘到底去了哪里?”

  “孩子,知道的太多,对你现在来说,不是一件好事。”老爷子安慰的说道,看到林凡脸上有些痛苦的神色,老爷子心头不忍,继续说道,“也不是我和你爹不告诉你,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你娘去了哪里,甚至连她怎么走的,我们也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你娘的离开,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4酷c匠l9网J`永‘z久免费看小说&D

  林凡想着父亲这些年来,常常对着屋子里的那副画像长吁短叹,林凡心里便是一阵疼痛,握着手中的令牌,林凡也终于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爷爷,我现在不会过多的去想我娘的事,您也不用担心,我们还是把握住眼前的事再说。”

  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孙子能如此快的从悲伤的情绪中解脱出来,心里暗赞。

  从林凡手中接过这黑色的令牌,老爷子将自身的元力注入到令牌当中,黑色的令牌开始变得透明起来,直到老爷子头上冒出了丝丝的白气,这令牌的光芒终于是从令牌表面溢出,投射在墙壁上的某处,接着便是一片光幕出现在空中。

  这,竟然是另外开辟出来的空间!里面放着五个卷轴,正是五部修行的功法。

  林凡压制住心底的压抑,因为老爷子开口说道:“你只有一柱香的时间从里面挑选出一部,同时取出两部便会导致这个空间的坍塌,而以你目前的实力,其中的一部也是够你修炼,聚精会神的去挑选吧。”

  粗略的看上去,这五个卷轴和其他的功法卷轴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但当林凡认真去辨别时,才发现他根本无法将心神侵入到这五个卷轴之中,也无法获取这五个卷轴的具体细节。

  但林凡并没有灰心,既然无法得知这具体的细节,便靠心灵的感应去选择吧。

  收起全部的心神,林凡全神贯注的将精神集中在这五部卷轴上,每个卷轴上都有着微薄的元气流转着,林凡便将自己的元气也输送出去,靠着彼此的微弱联系来判断自己选择哪一个。

  林凡从这五部卷轴上感应到了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就像五个一直在沉睡的怪物,此刻被林凡的元气打扰,各个逐渐清醒了一样,所以,此刻的林凡觉得不是自己在挑这五部卷轴,而是被他们在挑选。

  “但好像他们对自己兴趣都不大啊!”林凡有些苦恼的想着。

  “哼,不管了,你们是娘留给我的,选谁当然还是我说了算!再怎么有灵气,你们还能长出手来打我不成!”这想法刚出现,林凡便觉得自己的精神之力被狠狠的反弹了回来,一股甜意涌上来,差点没一口血喷出去。

  “凡儿,集中精力,别被他们的精气反噬了!”一旁的老爷子赶紧出声提醒,头上的白雾却是越来越浓郁,脸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

  “嗯,知道了,爷爷。”林凡应道,心中却是在想,这么小的空间竟然连爷爷的元力也是支撑不了多少时间,想到这里,林凡便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再次将精神力注入到五部卷轴当中。

  “哼,若是今日都不能让你们归顺,更何谈修炼!”林凡像是下了狠心,心中暗道,“我就看你们谁反抗的更厉害,便抓谁出来!”

  他也是看了出来,这五部卷轴在这空间之中,是被一种束缚之力给压制住了,那自己就借着这束缚之力,迅速找出一部功法出来才是。

  催动着全部的精神力涌入到这空间之中,五部卷轴也是开始了反抗,林凡这次学聪明了一点,等着卷轴的灵气反噬过来,林凡便迅速的撤出自己的精神之力,那灵气在接触到空间的边缘之时,仿佛有一道电流闪过,那反噬过来的灵气便是迅速被击退回去,那卷轴上的灵气也是弱了许多,发现了这个现象,林凡心里安定了许多,这样一来,看你们还能撑多久。

  时间渐渐流逝,五部卷轴的反抗之力也是越来越弱,终于在老爷子最后一次催促之下,林凡感受到最右边那个黄色的卷轴反噬的灵力被空间的束缚之力击退的时候,林凡以极快的速度将手伸了进去,终于是将其抓在了手中。

  一股强大的反抗之力从卷轴上传到手臂之上,林凡感觉整个手臂都变得有些麻木了,硬咬着牙,将手臂从空间中抽了出来,林凡才发现,自己衣背已然全部湿透。

  老爷子也终于是支撑不住,收回了元力,光幕散去,黑色的铁片从空中掉落,被林凡伸手接住。

  “没想到取个卷轴竟然这么费力气。”林凡苦笑着说道。

  老爷子也是喘着气,说道:“取出来了就好。这些功法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从你娘口中得知,这每一部功法,都是稀世珍宝,否则也不用单独开辟个空间来保存了。你打开看看吧,这是一部什么功法。”

  林凡点点头,将手中的卷轴舒展开来,盯着卷轴上的介绍,林凡脸色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