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林凡将一丝术元之力注入到戒指之中,一件物事从中漂浮出来,顿时间光华四射,似乎要盖过这太阳的光辉。

  薇儿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后,嘴角却有一抹掩饰不住的笑容,看着林凡那一脸惊呆的傻样后,更是咯咯的笑出声来。

  忽然间,在薇儿的感知范围内出现了一股能量波动,薇儿急忙喊道:“凡哥,快点收起来!”

  林凡愣了一下,正准备将这支笔收起,场中响起一个声音:“凡儿不必惊慌,是为父。”

  一位身躯凛凛,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场中,正是林凡之父林啸天。

  “见过父亲。”

  “见过林叔叔。”

  “嗯。”林啸天伸手将悬浮在空中的笔握在手中,阳刚十足的脸上竟然显现出一丝温柔。

  “雨欣,咱们的凡儿终于让这只笔又焕发了曾经的光彩,你若知道,也该感到欣慰吧。”

  林凡听到父亲提起母亲,眼中闪过一丝黯淡之色,然后问道:“父亲,我记得这支笔以前是黑黝黝的,怎么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林啸天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以前我也不知你的修为为何会一落千丈,现如今看到这支笔的变化,想来,便是与此有关。你们俩跟我回去再说。”

  两人跟在林啸天身后,回到屋里之后,林凡心里的激动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三年,整整三年时间,从天才变成如今的废物,他为此付出的实在太多太多,也承担的太多太多,曾经,哪怕在刚才,他都产生过不止一次放弃的想法,所以他太想知道一个答案。

  薇儿看到林凡再次拿出那支笔,想着此事既然与林凡娘亲有关,于是说道:“林叔叔,我还有点事情,我先回去了。”

  林啸天说道:“薇儿不用避嫌,都是一家人,你也留下来听吧,说来,还是你先发现这笔的异常,你先来说说。”

  听到林啸天的话,薇儿瞟了林凡一眼,脸上飞上一抹红晕,然后说道:“林叔叔,是这样的,凡哥在修炼的时候,我看到凡哥凝聚出术元之力的时候,这枚戒指黑的发亮,然后凝聚的术元之力便无法再加强,便猜到与此有关,所以……”

  “嗯,凡儿练功总是喜欢独自一人,但我之前也仔细观察过,却未能察觉到这种异常,看来,那时还是时机不到。凡儿,也许你还不明白你娘的另一个身份,她曾经是一位神符师,而她画符所用的便是这支笔,我曾经见到过的这支笔就是如今这模样,晶莹剔透,笔体通绿,只是你娘离开之时太过匆忙,将这支笔留下来的时候便是黑黝黝的,我也没时间问清楚这些事情,现在想来,你这些年修炼的术元应该是被这支笔吸收了去。”

  林啸天自是清楚儿子这三年来所付出的努力,如今知道了术元是被这支笔吸收了去,想要给儿子一点安慰,但看向林凡和薇儿两人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两张惊讶的合不拢的嘴。

  “神符师?!”过了良久,两人终于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我娘,娘,她竟然是神符师!”林凡嘴里喃喃的说道。

  林啸天看着两人的模样苦笑着摇了摇头,难怪两人如此大的反应,神符师在这一片大陆上,乃是最尊贵的职业,没有之一。

  因为成为符师的条件太过于苛刻,让无数人都为之望而却步,术士是在这个大陆上最为普遍的职业,但是在数十万的术士之中,能成为符师的也是寥寥无几,能出现的神符师的数量更是一只手也能数的过来,要知道,在林凡所在的青川国,百万人以上的大国,也仅仅只有三位神符师。

  “父亲,娘,她真的是神符师?我知道娘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家族,那她去了什么地方?”林凡有些激动的问道,这么多年来,他知道娘亲的离去在父亲心里是一个永久的伤,所以他从来没有主动问过父亲娘亲的去向,今日既然父亲提出来了,他自是无法再忍下去。

  “关于你娘的事情以后再说,目前最紧要的是,你如何能够通过明日的族内比试,虽然找到了你修为下降的原因,却没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你在明日之前便能恢复术元的方法。明日的比试如果不能通过,到时候即便我是族长,也不好再说什么。”林啸天说着,从怀中掏出一颗白玉般晶莹的珠子,交到林凡手中,“这是一颗聚元丹,本来是在突破关口之时,方才用到的宝贝,若是你明日之前没有任何进展,便将这颗丹药服了,最起码能让你的术元之力达到六阶,能否通过比试,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交代完这些,林啸天拍了拍林凡的肩膀,转身走出了屋子。

  看着父亲的背影,林凡下定决心,明日的族比一定不能让父亲失望!一定不能!

  薇儿看着林凡一脸的坚毅之色,心中暗暗为自己的凡哥加油,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片。

  “凡哥,这个给你。”

  林凡接过这张纸片脸色却是变了数次,终于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下来,然后说道:“这是一道符纸?”

  “是的,这只是一张凡品下级的符,里面有一道聚灵阵,可以在两个时辰较为快速的聚集天地元气,本来这张符应该早点给凡哥的,但可惜我只有一张,不在关键时候就没有拿出来,希望凡哥哥不要怪我。”

  “薇儿,你这是什么话,这张符太过珍贵,我不能收。”林凡自是知道这符有多么珍贵,哪怕只是一道凡品下级的符,便是林家这样的大家族也无法找到这样一张符出来,对于薇儿的真正身份,也一直是他很感兴趣的一件事情,但是薇儿不说,他也不会主动去问。

  “凡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说这些话,你快点抓紧时间修炼,薇儿就不打扰你了。”说着,小妮子也不再多说一句话,闪身离开了房间。

  只剩下左手拿着丹药,右手拿着符纸的林凡,看着手中的物件,林凡顿时感觉到双肩之上沉甸甸的,但却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更有信心。

  将丹药和符纸收起,林凡将娘亲留下的那支笔拿在手中端详着,既然这支笔是娘亲留下的,怎么也不可能害自己的,有了这样的想法,林凡调整了下心态,调动体内的术元,右手握着笔杆,将术元之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到笔杆之上。

  本就晶莹剔透的笔杆,在林凡注入术元之后,显得更加的圆润,原本泛着绿光的笔杆颜色更加鲜艳,一个时辰过后,绿色的笔杆颜色逐渐变淡了下来,整个笔杆变成了透明状,便在这时,林凡终于看到了异常的现象。

  在透明的笔杆中间,一个黑点逐渐扩散开来,占据了笔杆的正中间位置,林凡好奇的将手指伸出,朝着黑点指了过去,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穿过了笔杆,点到了中间的那个黑点之上。

  指尖上传来一阵凉意,黑点宛如一条小蛇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着林凡的指尖钻了进去。

  林凡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一副黑色的卷轴逐渐在脑海中呈现开来,一行行的白色字体自右向左依次展现出来,林凡的精神完全融入到这卷轴之上,只是在某一段之后,卷轴上的字迹变得越来越模糊,到得后来,便什么都看不清,林凡这才停了下来。

  但整个人已经是彻底的震惊了,如果说,这卷轴上所写的是真的,那他明日的比试便不会有任何问题。

  隐约的,林凡已经觉察到这支笔包括里面的黑色卷轴是一件宝物,而且,是很牛叉的那种,但此时的他并没有想太多,只想着明日的族比。

  卷轴一开篇介绍的便是这支笔,笔名为轮回,可以吸取天地元气,并取其糟粕,留其精华,然后反馈与人身,还有可能加倍返还,这要视存入轮回中的元气数量来决定,存入的越多,能反馈给人的便越多,然后卷轴上给了轮回笔的存取术元之法,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个法子,再也不用被动的被轮回笔吸取术元,而自己可以主动控制这个过程,林凡当下真是欣喜若狂,三年来所付出的种种,终于是要有一个结果了吗?

  很是期待这只轮回笔带来的效果啊!

  但是林凡并没有立即获取这轮回笔中所存储的术元,而是接着卷轴上的内容看了下去,因为卷轴上的第二篇,是一门术元的修炼功法。

  术士所用的功法,一般分为修行、攻击、防御三类,按等级分为天地玄黄,天阶功法已属于可遇不可求的一类功法,林凡很清楚的知道,在他们林家之内,恐怕最好的功法也只是玄阶功法,而地阶已可作为一个门派的镇派之宝,当然功法的强弱也要对应修炼者相应的境界,比如说在这一片大陆上,术士的修炼等级依次为:术士、术师、大术师、术灵、术王、术皇、术宗、术尊、术圣,甚至有更高级别的人物,一个术灵修炼的玄阶功法,所发挥的作用还是会强过一个术师所修炼的地阶功法的,但是对于同等级别的强者来说,自然功法的品阶越高越好,而且一个好的功法,还是能弥补一些境界上的不足的,比如一个七阶的术士可以凭借一个好的功法与一个八阶甚至九阶的术士相抗衡。

  此时,林凡所看到的就是一个修行术元的功法,名为元生决,但却没有品阶的标识。

  林凡清楚的知道,如果此刻自己立即将轮回笔中的术元吸取回来,凭借自己之前的修炼方法根本无法将这些术元归整调顺,到时候一个不慎,会一口把自己撑死,这可就划不来了。而且,这元生决总共只有两篇,是修炼术元和精神力的双重之法,而无论是想要看清楚卷轴后面的字迹,还是想要从轮回笔中取回自己的术元,都必须拥有强大的精神力。

  等他将这元生决的第一篇领悟透彻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林啸天和薇儿都曾来到房间外看过一次他,发现他在认真练功,都是没有人打扰,而林凡自己,根本已经忘了时间的概念,完全沉浸在这篇元生决之中,领悟字面意思并不难,难的是修炼的过程。

  这第一篇功法虽是修炼术元的功法,但没有大量的术元之力做基础,林凡根本没有办法使自己体内的术元按照功法上所指的路线运转,将黑色卷轴藏在意识深处,林凡将轮回笔平放在自己面前。

  按照黑色卷轴上介绍的吸取之法,林凡调动原本就不太浓郁的精神力,终于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和轮回笔之间建立了联系,感应到轮回笔中传来的巨大的能量,林凡并没有过分的激动,而是努力的使自己的心境平和下来,然后缓慢的将其中浓郁的术元,一份一份的传送到自己体内。

  以元生决的修炼之法,诱导着体内的这股能量运转着,林凡又有了三年之前的那种强者回归的感觉,下意识的吸取术元的速度过快了些,元生决的引导过于猛了一些,过量的术元开始在体内脉络上冲击,林凡瞬间汗如雨下,迅速使自己冷静下来,再也不敢在修炼过程中有丝毫的大意,终于是将全部的心思放在了修炼之上。

  修炼终于走上了正轨,待夜晚的月牙爬上树梢之时,盘坐在床上的林凡全身已经被一层淡淡的气圈包围,体内的术元之力到处游走,终于是来到了下一个关口,当年熟悉的感觉再次回归,林凡知道,自己的术元之力就要突破了。

  最2)新章eG节“上'H酷匠网

  且看,这轮回笔中的术元,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提升吧!

  随着时间的流淌,林凡的术元之力逐渐突破了四阶、五阶、六阶……终于是来到了九阶的大关口,但体内的术元之力依然劲头十足,在连着冲击了五个关口之后并没有任何松懈之感。

  就要突破成为一名真正的术士了吗?那就让这一切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对于林凡来说,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突破成为一名术士,他已经有过经验,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却是从来没有过,但是他有信心!

  终于,在一道光晕在他全身布满之后,达到了充盈之态,体内的术元之力再次朝着关口冲击了过去,林凡咬紧牙关,在轮回笔的术元源源不断的输送之下,这一道壁垒竟然在一举之下被冲破,光晕散去,体内的术元终于有那么一丝由气态渐渐的凝聚,一滴晶莹的液体,终于是安安静静的落在了丹田之中,此时的林凡,对元生决的掌控已经渐渐熟悉,吸取轮回笔中的术元也是渐渐加快了些。

  在突破术士之后,林凡专门停了下来,查看了一次轮回笔中的术元,结果却令他十分的惊讶,从三阶突破到术士,竟然用了其中不到四分之一的能量。

  “看来,这三年来,自己的修炼当真是没有白费啊!”

  他不知道的是,这三年来的辛苦修炼,将所有的术元全部灌入到轮回笔中,终于是在今天轮回笔竟然达到了充盈之态,里面所聚集的能量,是他所难以想象的。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林凡继续了修炼。

  在轮回笔中的能量还剩下四分之一的时候,林凡终于是停了下来,站起身,看着窗外,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少年脸上露出一抹难以压抑的笑容:“已经是九阶术士了吗?这种感觉,还真是很美好啊。”

  其实在晚上的修炼中,林凡完全可以连九阶术士也一并突破,一举成为一名术师,但是三年来的刻苦修行,让他明白了一些道理,路,走的稳走的安全才能到终点,一味快速,可能会留下难以抹去的后遗症,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在后来的时间里,他都是在用元生决慢慢的熟悉自己的身体,使境界稳稳的停留在了九阶术士上。

  听着外面练武场上传来的喧闹声,林凡推开屋门,迎着阳光,一脸自信的说道:“族比这就开始了么?父亲、薇儿我说过不会让你们失望,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