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个男,手持着铁棍,从强子身后赶来,叫着:“小子,站住!否则打断你的腿!”

  强子见状,初来乍到,惹此横祸。

  没办法,跑呗!总不能真站在那儿,被人扁。

  强子在前面跑,两个男的在后面喊着追着。小巷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原来站的那些揽客的小姐们,见到这情景,劲头就来了,“揍他!揍他!”

  巷子里一般出现这样情景的,大概就两种情况:第一,像对小姐有*动作暴力者,就是那种性变态的嫖客;第二,就是那种爽完了没给钱的!

  其实强子不属于这两种,但是今天他惹上的不是一般人,他推的那个妇女,算得上这条巷子里的大姐大。

  巷子里的人都叫她红姐。红姐自23岁起,今年已经在这条政府“三不管”的巷子里站街卖肉正好18年了。三年前,开始找红姐的客人越来越少了,女人一老了就不值钱了,挣不过那些十六七八岁风华正茂的小年轻,生活也开始拮据了。她开始考虑自己得再找一条赚钱的路子。

  骑在红姐身上的男人,不计其数了!在这些男人中,性变态和吃霸王餐是她最可恶的两类嫖客。而遇到这两类客人,姐妹们永远都是属于弱势群体。面对这样粗暴的男人,女人只有委屈!

  缺少保护,正是性工作人员首要问题,可能比性安全更重要!想到这,红姐开始召集一些社会青年,每个月给高于工厂的工资,让他们充当打手!

  但红姐也没有义务去保护这条巷子里的其他姐妹,要求其他从业姐妹每个月上缴保护费。不同意者,滚出这条巷子!

  红姐对其他姐妹也没有那么苛刻,保护费是大家一起开会商量决定的,不高不低!所以,红姐在这条街是威望和徳望同在!

  但是很多人就不明白,这条巷子,岗市最大的红灯街,单单保护费就已经足够红姐花的了。

  红姐为何还这么卖命?

  可能是为了自己的后辈子过得更好吧!

  强子跑到十字胡同时,忽然右边墙角边有影子在招呼他:“强子哥,这边!过来,这边!”

  看到有人在招呼他,还能叫出他的名字,大概是熟人吧!

  强子赶紧跑向声音处,看到是一个瘦小精悍的少年,个头比强子矮一小头,这少年好像见过但又记不清是谁。

  强子正在努力记忆,这面前的人是谁时。

  “嘘!”少年右手食指贴近嘴唇处,示意安静。

  再看,追强子的那两个人跑到十字胡同处,没看到强子的身影,就停下来了。

  “我看到他好像跑向那边了”其中一个指着他们对面的胡同。

  “你确定?!”

  “我说了好像是……”

  “*妈的!别让老子逮住了,打断你小子的腿!”

  说完,两个人真的向对面跑去了!

  过一会儿,少年和强子看到两人跑远了,才走出来。

  “谢谢你啊!”强子表示感谢。

  “哎呀!不用!不用!”少年手一甩。

  “你是怎么认识我的?”

  “你不知道吗?我和你同一学校的,还和你妹妹同班!看到你经常来找你妹妹,我才认识你的!你不认识我?”这个少年睁大眼睛说。看到强子不认识他,他很意外。

  “有见过,但真不记得了!”强子仔细端详面前这个少年,尖椒脸蛋,灰黄色的头发,一身在当时很潮的洞洞牛仔,肩背着一个棉布大包。

  “我就是学校广播开除的那个李虎啊,就是在把当时在我们学校很嚣张的炮牛伤了的人就是我啊!学校广播通报七天的李虎啊!”少年一直想让强子回想起他。

  这个名为李虎的少年,就叫他虎子吧!

  强子不认识他,虎子有点失望,心想:我至少在学校还是有点名气的,你竟然不认识我!

  说完,他撩开自己的上衣,指着身上一条疤痕,像身上爬了条大蜈蚣,“看!这就是我干架的标志!我就被砍了这一刀,但我把那人给残了!”说到这,虎子显得相当牛气!

  虎子没有吹牛,他身上这条从胸口到肚子的刀疤真是被人用西瓜刀划开的。虎子胆小怕事的同桌马梁有一次在上厕所时,因为太急了,看到学校公厕里有个厕所门虚隠着,他以为里头没人就推开门,谁知道里头蹲着的是当时的校霸炮牛。此人泡妞有一手,其泡妞技巧就是在女生面前吹牛皮,故人送外号为了炮牛,他也不介意外人这么叫他。

  正在蹲坑的炮牛一看是马梁,暴怒起来,还没有擦*屁股就站起身来,一把抓住马梁的头,不顾马梁怎样挣扎,炮牛双手*硬把马梁的头压到粪坑里头,弄得马梁满脸满头都是他刚拉过的屎尿。看着马梁那恶心样,这炮牛才解气。

  这马梁算是自个倒霉了,也不敢哭闹,自己一个人躲在厕所里头用水用纸慢慢地把头擦洗干净,才灰溜溜地回到教室。

  上课间,虎子闻到了马梁的一身的屎尿味,问马梁怎么回事?是不是刚从粪坑里捞出来?

  这马梁才向虎子哭诉了事实真相。

  虎子一听,骂了马梁能不能像个爷们,不懂反抗吗,接着又对炮牛一顿臭骂,声称要为马梁出这口恶气。

  马梁倒是劝慰虎子,别惹事,斗不过他们。

  虎子看着马梁这孬种样,心里头对这个炮牛越是恨之入骨。他想给炮牛一个教训!

  此事发生一个星期过后,虎子一个人想到学校门外买片西瓜吃,撞见了炮牛还有他两个跟班小弟在一个瓜摊上吃西瓜。虎子看到炮牛怒从心起,分外眼红,正好虎子身旁有清洁工拿着铁锹在清理路旁的排水沟。虎子从清洁工手中抢来铁锹,向炮牛他们冲了过去,对准炮牛的天灵盖一铲拍下去。

  炮牛正在享受这炎炎夏日一片西瓜的清凉,哪能察觉到虎子的偷袭,等他反应过来时,只感觉到眼冒金星,昏天黑地,几个摇摇晃晃之后,猛然倒地。

  虎子这一铲没有用完十成力道,要是再加点力道,估计炮牛这头得四分五裂了。

  炮牛身旁两个人看到炮牛被打倒了,两个从瓜农手中抢来两把半米长的西瓜刀,人手一把。虎子手中的铁锹化拍为削,横着抡起了尖锋,铁锹上下飞舞。虎子抡着铁锹像关公耍大刀似的。

  那两人招架不住虎子手中的铁锹,竟然想到把西瓜刀像甩飞镖一样抛向虎子。虎子打飞了一把,但没有躲过第二把紧接而来的西瓜刀,不偏不倚正好在虎子的胸口划拉出了一道血口,血口突突地往外冒血。

  “靠!”虎子大骂一声,手中的铁锹步步逼近这两个人。这两人手中没有武器招架,眼看自己要吃亏了,赶紧丢下炮牛撒丫子逃了。

  虎子从地上捡起伤他的那把西瓜刀,来到了炮牛跟前,对着炮牛摊在地上的*大腿,一刀砍下去……接下来,整条街道都听到了炮牛痛苦而尖锐的哭喊声。

  刀砍在了炮牛*大腿的骨头上,刀口入骨三厘米,血滩了一地。

  幸亏炮牛的*大腿骨头够*硬,最后才没断腿,虎子除了胸口到肚皮上的一道刀疤外,还收到学校的退学通知,赔偿了炮牛父母五千元。

  虎子无奈地从学校宿舍搬回自己的行李,那天来送虎子的人很多,有强子妹妹赵小洁,有他的同桌马梁。平时话还算多的虎子,那天就是拍拍马梁的肩膀说了一句话:“像个爷们!”

  虎子不上学了,也不能在家靠父母养,再说自己家也太穷了,炮牛的那笔医疗费还是虎子妈到处求人才凑到的。虎子看到他妈那求人的样子,也难免心酸。所以虎子想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

  在认识一个哥们的介绍下,虎子来到了岗市,找红姐来了。

  强子真不认识这个虎子,因为强子在学校属于好好学习,不搞破坏的好学生,和虎子这类型的学生属于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强子哥,我知道你家的事,不幸啊!”

  虎子一句话,一下子把强子陷入悲伤中了。想起了刚逝去的爸爸,还有还在读书的妹妹……必须要尽快找到工作,家里需要我,强子心想。

  “那你怎么就来到这了?!”强子问他。

  “来之前,我听我哥们说这里有个名叫红姐的女人招打手,我什么也不会,就会打架!”说完,虎子来了下左右钩拳。

  “你也是今天刚过来的?”

  “恩的!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今天到处玩了下,所以来到这里就晚了!”

  “你先陪我吃点东西,等下哥带你去我住的地方!”

  “好啊!走!”虎子一听就高兴了!

  就这样两个人找到了一处夜市,吃了点面粉,喝了点酒,庆祝两个人认识。完后,虎子争着付钱,“哥,别和我客气!我来付!”

  虎子这小子,你真拗不过他!

  两个人就从另一条路偷摸地返回强子住的地方,避免再次遇到那两个人!

  回到住的地方,强子看到房东大爷的屋子还亮着灯。

  “现在都凌晨一点了,大爷怎么还没睡?”强子自语道。

  而房东大爷屋子里正在进行着这样一幕:一个裸体女人像发chun的母狗样趴在床上,大爷上身穿了汗衫,下身什么没有也是luo露。

  “啊!……啊!……你今天是不是又吃药了?!”女人气短气长地问。

  “哪有?!别乱说!”

  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壮有力,大爷加快了自己一推一拉的速度,把那女的搞得嗷嗷叫!大爷自己也汗流浃背。

  其实大爷今天真是吃药了。

  这个女人也不是别人,就是红姐!

  红姐是个精于计算的女人,因为她和她八个打手都租了房东大爷的房子。一个月单单租金花销就很大,红姐想到一个办法,就和大爷讲:“反正,你一个月花在女人的身上的钱远远多于这些租金。这样吧,花在其他女人身上不如花在我身上,我吧!你每次随叫随到,不限次数!”

  大爷也觉得这也挺划算的,两人一拍即合!

  大爷和红姐两人正在戡战时,门外响起了强子的声音。

  “大爷,你睡了吗?”在这里说明下,大爷的屋子挺大,隔音效果好,强子真不知道里面的情景。否则,这么让人讨厌的行为他是不会做的!

  激情正高涨的大爷,一听门外有声音,一下子吓泄了,命根子直接软在红姐的阴嘴里面了。

  H●酷}匠b网q首t☆发W

  “这扫把星孩子,来的真不是时候!”大爷感到极其气愤,赶紧摸来*裤子,忙乱地提上。同时示意红姐赶紧穿上衣服。

  红姐不慌不乱地用手指抠出大爷一不小心遗留在自己私密处深处的精华液,口里愤愤地骂着“叫你带套,你说什么能把持自己,看这是什么?!”说完,竖起中指,指上乳白的粘液。

  “好了!下次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赶紧穿上衣服,别让这熊孩子撞着了!”大爷无奈道!

  看完红姐整理完衣服。

  大爷开门问:“怎么回事啊?”

  “大爷,我给你带了个人,他叫虎子……”强子还没说完,忽地看见今天那个妇女凌乱的头发,衣衫不整地向他跑来,与此同时,右手抛出一只拖鞋,嘴里喊着:“小子,往哪里跑?!”

  强子眼疾手快,往旁边一闪身子,躲过了如流星般的拖鞋,却听见后面“啊”一声惨叫。

  站在强子身后的虎子,来不及躲避,拖鞋不偏不倚正中他的脸蛋。虎子那不比拖鞋大的脸,顿时就被打得红肿!

  “怎么回事啊?怎么招待人的?”虎子委屈地骂道。

  房东大爷看到这种情景,不知道红姐和强子之前的恩怨。

  “阿红,怎么回事啊你?”

  “这小子,去你的,敢推你老娘我?也问问老娘我是谁?!”红姐指着强子又破口大骂。

  房东大爷一下子就明白了,肯定是阿红这种不要脸的揽客方式,惹怒了强子。

  “你就是红姐吗?”听到大爷称这个女人叫“阿红”,虎子估计这就是他要找的红姐了,一下子忘记了脸上的肿痛!

  “你又是谁?”

  “我是之前曾跟过您的阿斌介绍我来的,他说来岗市可以投靠你!”

  “你和这小子是一路的?”红姐又指着强子。

  “恩……是的,一路的!他是我哥来着”虎子就是够义气,他猜到红姐和强子之间可能有误会,这误会可能会影响到他投奔红姐。虎子打心里把强子当兄弟了!

  “你们之间可能有误会吧?”房东大爷看了看红姐和强子。

  “没事了!我放过你了!”红姐看了看强子说。

  强子面无表情,心想:我又没错,谁叫你不对在先!

  房东大爷一边拉了拉强子,“你赶紧和红姐道个歉!”同时,向强子使了个眼神,不要惹麻烦!

  强子这才向红姐道个歉!

  “那孩子,你先住着吧,改天我再找你办理入住!行了,都散了吧!”

  “叫我虎子吧!还有红姐,你收了我吧!我挺能打架的,看这是我疤痕!”虎子又撩起自己的上衣,秀疤痕给红姐看。

  那个时候啊,古惑仔电影流行,虎子就是受了这种电影的影响!

  兄弟比自己重要,宁可牺牲自己,永远别出卖兄弟。

  有疤痕的才是真正的男人!

  虎子学到了这两点!

  “好吧!阿斌回家了以后,姐正缺人手,你们两个来吧!”红姐答应了。

  “等着!我可没说我会加入你的!”强子听到“你们”插了句话。

  这一下子让红姐难堪,自从自己管理了这巷子,除了房东大爷这个住了60多年的人能讲她两句外,再没有能用这种语气脸色和她说话了!

  “孩子,你会求我的!我们走着瞧吧!”

  “虎子,你明天就跟着姐我!别理那小子!”红姐丢下两句话,带着怒气离开了!

  “强子,你就跟着红姐干吧!我知道你来岗市,找工作是吗?我告诉你吧,现在的工作不容易找到!”房东大爷提醒强子。

  “我肯定能找到的!再穷,我也不跟着婊子干活!”

  由于强子从小到大,受到都是传统教育,儒家思想,自己也把自己归类为读书人这行列,读书人就应该坚持道德底线,自我清高!

  房东大爷一听到他骂阿红为“婊子”时,生气了。

  “以后这个时候,别来打扰我!”大爷入室,“哌”一声关门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