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5月10日,17岁的强子正在读镇里中学的高三,成绩是年级前几名。用强子老师话,这孩子考个好大学没问题!当时的大学招生少很难考,他们班里有为大学连考了五年的学生。那个时候考上大学对于穷人家的孩子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

  就在这时,不幸的消息从强子班主任口里说出,家里出事了。家里惟一的经济支柱彻底地倒了!

  强子爸是个地道老实的庄稼人。年轻时,家里穷得没有彩礼钱,没办法就娶了隔壁村的傻子当老婆,生下了三个孩子。即强子的大姐名叫赵小艺,强子的小妹名叫赵小洁,强子的全名是赵刚强。

  强子爸没识几个字,他就希望家里的男孩子要有刚强如铁的品质,所以谓名赵刚强。

  强子妈在强子六岁时走了,家里就剩下强子爸。强子爸在村里给人开拖拉机,赚的不多,但还是能支持生活,还有强子和妹妹小洁的上学费用!

  大姐赵小艺貌似更多遗传了母亲的基因,脑子没那么聪明,读完小学六年级就不读了。跑到城市里工作了,这几年寄回来的钱确实补贴了家用!但是在今年忽然挺着大肚子回来告诉家里人她要生了,家里人问她孩子爸是谁?她说不清楚是哪个男人,是她们的厂长是同事老徐,还是小吴?

  怒得强子爸上去双手来回开弓,幸好强子在一边阻拦。没办法,肚子这么大了,打不了胎了,只好准备生产了!

  但是强子和妹妹小洁就很聪明,赵小洁今年高二,几乎每次考试是整个年级的第一名。强子和小洁上学也不需要花家里很多钱,因为两个人成绩好,每年奖金都要比爸爸一年下来存款还多了!强子爸也发现这两个孩子聪明,心里也是认为自己再苦再累也要把这两个孩子培养成才!

  但不幸的是,强子爸开的拖拉机翻沟了,拖拉机把整个人给压扁了,身体被轧成肉酱,死得很惨!

  当强子和小洁赶回来的时候,强子爸已经走了。家里几个叔叔在忙弄着强子爸的后事,挺着大肚子的小艺趴在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这一切对于强子兄妹俩来说太忽然,小洁看到爸爸的尸体整个人就昏过去了,强子赶紧抱起妹妹,哭道:“妹妹,都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毫无疑问,强子爸的逝世,给了这个本来就清贫的家庭巨大的打击!强子现在作为这个家里的唯一男人,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担负起整个家庭的重任。他和妹妹将来的大学费用,还有姐姐生完孩子的抚养费。他和妹妹只能一个人读大学,作为兄长的他想到的是自己得放弃大学。

  抉择,让这个还未成年的男孩那一夜间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强子找来妹妹小洁,坚决地告诉小洁:“哥不读大学了!我们家得有一个站出来,那个人必须是我!”

  “哥,还是我不读了!我女孩子家读大学没用!”

  “瞎扯!谁说没用的?替哥把大学的书读完!”强子的语气,不予争辩!

  “真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没有了!”

  就这样,强子等过完爸爸的头七,收拾完了自个的衣物,带着部分爸爸之前的雇主的事故赔偿金。告别了姐姐和妹妹。告别时候,三人抱团痛哭!

  强子就这样来到了岗市。初到大城市,强子感觉到城市就是好,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漂亮的衣服,耀眼的首饰……各类各式,应有尽有。

  强子感慨城市的发达,但没时间去游览它。强子心里只想赶紧找份工作,赚钱,供妹妹上学。

  工作在两三天內是很难解决的,强子得先找个落脚的地方。

  强子只想这个地方能遮风挡雨,租金不贵就行。强子拖着行李,还真在电线杆上发现关于租房的小广告。广告写得很好,但租金很便宜。

  就这样,强子根据小广告的指示,终于摸索到岗市一个比较偏僻,破败的巷子。房子是50年代的小楼,墙面已经是伤痕累累了,破败不堪。

  “房东真不老实,这根本不是广告上的房子!”强子自言道。

  但是价格还真不高,还是先安定下吧!

  房东是个老男人,60多岁这样,瘦小身板,一口镶金牙,给强子初次印象这大爷神情猥琐,有种为老不尊的样子。

  看到强子拎着行李,手拿着他之前找人印着的小广告,房东一头迎上去,“孩子,租房子吧?来我家,知道你要过来,特意为你留了空房子。”

  “……大爷,我考虑下。”强子初开这地方,也怕城市人坑骗乡下人,所以有些迟疑。

  “孩子,过来看看我给你留的空房子。整个岗市在也没有比我家更低更好的房子租了!”说完,房东大爷引着强子进入待租的房子。

  房子其实是两室一厅一卫的合租房。从厅里悬挂的女人衣物看出,其中一室已经被女租客给租了!室内很小,床还是铁架床,上下铺,意思是房东大爷准备把这个小房子要租给两个人。

  房东大爷看出强子的不满意,“这样吧,小伙子啊,我再给你便宜点,好不?天也要黑了,就在这落脚吧!还有小伙子,你住了以后绝对不会后悔的!”说完,大爷露出诡异的淫笑。

  “好吧!我就先住了,麻烦你了,大爷!”

  大爷一看生意谈成了,乐了!和强子简单谈了住房的规则,还有办完入住手续。

  收拾完了屋子,强子感觉累,就准备休息了。强子这段时间太累了,一躺下,就睡着了!

  强子不知道睡了多久,屋外女孩摔门,说话的声音把他吵醒了。强子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作为新租客还是要适当表示礼貌性问候。

  他开门时候天已经晚了,看到两个浓妆艳抹的小姑娘,年纪和他相佛,可能比他还要小。两个女孩长得都挺耐看的。两个女孩都属于身材高挑苗条型的,由于两个女孩都穿着极少,衣服对于她们来说仅仅起到了最基本的功能,遮羞而已。下身穿着极其短小的裤子,强子想这可能是内裤吧。这样一来,她们修长白滑的细腿完美展露。其实更能一下子吸引强子眼球的是女孩们胸前那对雪白,呼之欲出的大胸,其中一个女孩相对更显大些,这足以让一个男人喷血了!

  强子有意让自己的眼神别注意敏感的地方,但是如此多娇的尤物面前,很多行为是本能性的!强子能感觉到自己的骚动,下体的不安分!

  没有先天的圣人,每个人都是动物,都有动物的本能性,圣人是靠理智不断自我约束而后天塑成的!

  这年头,女孩子真开放!

  强子心里想。

  ;酷_《匠_网首发y

  两个女孩拖着疲惫的身体,麻木的眼神,看样子是刚忙完很累的工作,有气无力,不想交流。

  “你们好!我叫强子,是你们的新合租室友,请多多关照!”

  女孩子们看到有个男孩子向她们打招呼,这男孩长得挺俊俏,高个,身体强壮。之前强子那屋也住过男的,带着眼镜,像是大学生。两屋子的人住了半年多从来没打招呼,和陌生人一个样。后那个眼镜男可能是受不了她们,搬走了!

  她们觉得这男孩挺热情的,其中一个也懒洋洋地回了句:“你好!大家互相帮助啊!”两人就进屋子里去了。

  强子有种感觉是拿了热脸贴上了冷屁股。大概晚上12点多了,强子睡了整整一下午没吃晚饭,肚子饿得不行了!反正睡不着,出去找点吃的!

  当强子走在小巷里,看到巷子三五成群站着,她们穿的很少,露出一半的酥胸,暧昧地召唤着男人裆里的物事。她们或抽烟,或唠嗑,或嗑瓜子,或啥也不做,但眼睛毫无例外盯着路过的男人。

  “小弟,我这里的妹妹更漂亮……”

  “小弟,要过把瘾吗……”

  “来来,我这儿先爽完再给钱,您要是不满意,我不收你的钱……”

  “……”

  看到强子走过来,几个女人立马围上来,对强子左拉右拽。

  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一只手直接拿起强子的手往自己胸部抹,另一只手往强子裤裆处摸索,“小弟,这就是品质!跟姐做,保证你爽!”

  眼前这一切,确实把强子给吓到了!

  强子从小到大受到的都是中国传统教育,对性的看法也是严肃谨慎,还有神圣。性,一旦泛滥和随意,就是肮脏的肉体交易。

  “对不起,我没钱!”强子甩开对控制他手的那个妇女,欲走。

  “没钱没关系啊!姐给你个半价!”那女的又将他拉住了。

  “松开你的脏手!”强子怒了,手一用力把那女的一把给拽出了一米多,妇女差点摔倒在地。

  这女的也怒了,破口大骂“小子,不让伺候也不能这样!你以为你是谁,老娘我稀罕你啊!艹你妈的!敢推我?!”

  强子不理她,匆匆转身赶着正要离开。

  就在这时,强子听到背后有男人的声音,还不止是一个人声音,像是两个人在嚷叫。

  “小子,站住!”

  又是那妇女的声音,“快点!别让他跑了!给我往死里打!”

  “……”

  强子转身一看,事情不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行龙无界说:

【在这儿声明,不是种马,不会烂尾,不会太监。剧情很淫 荡,人物很精彩。不信你试试看一个星期!哈哈,求支持,你们的热情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