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景腹黑的洗脑,萧晓见了安利奎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安利奎见了萧晓这样也很苦恼。想问原因可是萧晓见了他就躲。

     而景腹黑也怕媳妇被抢了,一有空就往萧晓的课室串。

     每一次总是变样地哄萧晓,又是糖果又是纸飞机的,把萧晓哄得团团转。

  Gz酷=匠H网V~正版首C(发pt

     有人晒幸福就有人会嫉妒,安利奎看了眼前的两人心里就不服。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看不过眼的安利奎等景柏回到自己的教室后便想拉住萧晓。

     萧晓吓得一直跑后跌倒在地上,手擦破皮了。

     安利奎先是一惊,便立马扶起萧晓。“你没事吧?”

     萧晓立马挣脱开安利奎的手大喊“你走开,你在碰我我们就要被抓去浸猪笼的”

      “什么是浸猪笼啊?”接受西方文化的安利奎肯定不明白只是什么意思。

      “浸猪笼就是把你和我关到笼子里,再扔到水中,等烧了一注香后才能上来”跟着妈妈看琼瑶剧多便知道得多了。

      “我会游泳啊!”

       “呃。。。反正就是不要靠我太近!”

      “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玩!”

       “真想和我玩?”

       安利奎点点头。

       “行,不过要答应我几个条件!”

       “你说!”

      “今天的事不能说出去!以后只有我一个人能欺负你!答应我的事情不能反悔!”

       安利奎点了点头道“嗯!我答应你,我们拉钩吧”

       “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呀嘛浪噠浪说:

啊!啊!啊!啊!没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