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的梦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游戏里?

  黑雾缭绕中,一扇石门慢慢的打开了,我进入了迷魂宫。

  眼前是幽深的墓道,仅仅容得下一个人通过,这些墓道四通八达,很容易迷路。

  我在黑暗中快速前进,可是转来转去总是又回到原来的地方,那里有一盏灯,就悬挂在石壁上。

  我忽然发现有点儿不对头了,这里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区里至少有几十个人都在地六关,而我却一个人都看不到!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过来,是不是我走错路了?

  刘光已经死了,怎么可能留在游戏里,是我太糊涂了!

  可是那个QQ把我引到这里又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为了让我迷路,走不出去?

  过了一会儿,我又尝试了一次,每一次我都变化不同的墓道,但是最后都会看见那盏灯。

  这里的气氛很压抑,空间狭窄,我隐隐能闻见里边阴暗腐烂的气息,任何一个人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呆一秒,我必须要走出去。

  此时此刻,我甚至希望刘光那个QQ再帮我一把,不管他是谁,只要能帮我走出这条狭小的墓道就好!可是他一直没有出现。

  我一直不停的走,知道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正当我万般无奈的时候,忽然,身后涌上来一个黑影。墓道很窄,他紧紧贴在我后面,终于有人了,我万般欣喜的转过身,难道他也被人误导着杀了那颗头颅的玩家?

  对话框里弹出一行字,我低头一看,居然是他,九日九日:“快走,你在这里已经十个小时了,再走不出去就死定了!”

  十个小时?

  我猛地抬头看了看时间,天哪,居然都中午十点多了,可是……可是为什么外面依旧那么黑,我什么声音都听不见,满脑子都是横七竖八的墓道。

  我刚想起身出去看看到底怎么了,他又发过来一条消息,九日九日:“千万别乱动,坐下继续游戏!”

  我惊了一下,他居然知道我在干什么,想什么?

  我感觉像刚过了半个小时,但是万年历上的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现在才感觉到这个游戏的恐怖。

  我打出一串字:“我迷路了,走不出去!”

  九日九日:“往前走,听我指挥。”

  我立马按下键盘往前走起来,他在屏幕上为我指路“往左还是往右”

  我一边走一边琢磨,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他为什么不让玩儿第七关?

  终于,我边走边问了一句:“你是谁,为什么不让去第七关?”

  九日九日:“往右,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没有选择了,必须去第七关,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劝阻?”

  不听他的劝阻,我忽然隐隐感觉,他会不会就是那个没有五官,在第二关为我指路的老头儿?

  他究竟是谁?

  走了好久,他停下了,九日九日:“你迎着亮光直走,那里就是第七关。”

  我说:“你呢,你不去吗?”

  九日九日:“我就死在第七关!”

  那一瞬间,我感到一阵阴冷的风吹过,打了个激灵。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九日九日:“九日九日”

  然后他就消失了!

  九日九日,网名?愣了一会,我心里“咯噔”一下九日……他是——旭亮?

  就在这时,屏幕上弹出最后一串字:“第七关我帮不了你,祝你好运,我的老同学!”

  我傻住了,他……他不是死了么?难道这个游戏真的那么神奇,可以把人的灵魂永远锁在游戏里。如果是的话,我是不是可以在第七关看到刘光。

  突然一阵心跳极速,既兴奋又害怕!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不敢再看我周黑黑乎乎的环境,连顶灯都不亮了。我朝着前方的亮点儿狂奔,最后冲进了一片光明里,我赶紧闭上了眼睛。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屏幕已经黑了,上边显示第六关结束,第七关要在今晚十二点以后才可以走。忽然浑身一阵酸疼,脖子就像断了一样。现在是上午十二点二十,我在地六关足足呆了十几个小时,要不是九日九日,我直到现在还走不出来。

  窗外的太阳狠毒,可是就在十几分钟之前,这个世界还是一片黑暗……

  我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

  一阵倦意袭来,我去了趟卫生间,照了照镜子。就一个晚上,我看上去像苍老了好几岁,胡子拉碴,脸色很差。

  一晚上没睡,我刚躺下,门却急促地响了起来!

  我心里一阵忐忑,会不会又是送快递的,昨天也是这个时间!

  我跑过去打开了门,却看见了一个英俊消瘦的年轻男人,三十岁左右,穿着一件雪白的T恤,下身是休闲的白色长裤,我打量了他一眼,说:“你找谁?”

  他从衣兜里掏出来一个证件递给我,说:“你好,我叫张义,这是我的警官证。”

  警察?

  我看了看证件递给他,说:“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他朝屋里看了看,我赶紧闪开身子,说:“进来说吧!”

  他左右看了看屋子,坐在了沙发上,我递给他一支烟,他接过来点上了。

  张义:“一个月之前你报过警,我想再找你了解一下情况!”

  我点了点头,说:“是啊,出事的是我哥们儿,我觉得这事儿挺邪门儿,就报了警!”

  张义:“噢,邪门?说说看,哪邪门儿?”

  我看了看我的电脑,说:“你相不相信游戏可以杀人?”

  张义吸了口烟,笑了:“你是说他的死和那个游戏有关?”

  我楞了一下:“你也知道那个有游戏?”

  张义:“我不但知道,还玩儿通了关,不是也照样活的好好的吗?”

  我说:“你都玩儿通关了?”

  张义:“是啊,那只是个普通游戏,只不过画面音效更逼真些罢了。”

  我没说话。

  他接着说:“但是也不排除他们的自杀都和这个游戏有一定的关系。”

  我说:“他们?怎么,除了旭亮和刘光,还有人自杀!”

  张义点了点头,说:“有八个人,他们都玩通了这个游戏,目前没有一点儿线索!”

  我说:“那你找我来是……”

  张义说:“我想知道死者之前都做了些什么,比如去过什么地方,结识过什么人?”

  我想了想说:“他其实都挺正常的,就是那天突然就疯了,哦对了,头一天我们开车出去,他说莫名其妙地被人打了一耳光,因为是晚上,也没看清什么人。”

  张义:“被人打了一耳光?”

  我:“是,那事儿挺邪门,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张义拿出本子记了记,接着说:“打的哪张脸还记得吗?”

  我想了想说:“记得,右边!”

  他又问了问当时刘光的一些症状,合上了本子,说:“好了,谢谢你的配合,案子有了进展,我会和你们联系的。”

  要走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那张照片,赶忙在抽屉里拿了出来:“这张照片是刘光的,上边有两个人都自杀了,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用?”

  张义接过照片仔细看了看,突然睁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惊诧。我凑过去看了看,说:“怎么了?”

  张义抖了一下,说:“哦,没什么,这张照片很重要,谢谢!”

  说完,他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酷…匠(@网XN首发^d

  不知道他在那张照片里究竟发现了什么,为什么会那么激动?但是,有一点我已经确定了,张义肯定发现了什么破绽,他们的自杀绝不是偶然,一定隐藏着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