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电话约来了大翰跟小敏。他们看到这些衣服也都吃了一惊,大翰一眼就认出了刘光那套登山服,但是,怪我太疏忽,只顾着看照片,却没发现这堆衣服里还有两件女性的内衣和裤子。

  小敏看见之后有点儿厌恶,对我说:“这是大光的吗,怎么我一件都没见过,这怎么还有女孩儿的内衣?”

  我给他们看了那张照片,大翰说:“这也许是他们其中一个的包裹!”

  我说:“你看刘光身上背的!”

  他们都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大翰说:“这些包裹是谁寄来的?”

  我摇了摇头。

  ◇^酷j匠网永久hF免Yq费T)看小说-

  小敏说:“我怎么不知道他出去旅游这件事?”

  我说:“你跟刘光在一起半年了,那就说明这次旅行是在认识你之前进行的!”

  大翰说:“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吗?”

  我说:“当然有,你看后面!”

  大翰翻过了照片,看见了那串字,皱了皱眉,小敏惊呼起来:“这不是往生索的通关密码吗?”

  我惊了一下:“往生索?”

  小敏说:“是啊,三四五关的通关密码,过关之后就有人在游戏里念这些咒语!”

  我愣在了那里,大翰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你怎么了?”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问他们:“你们都在玩儿那个往生索?”

  小敏点了点头。

  大翰说:“我刚过第四关!”

  我没说话。大翰接着说:“你怀疑什么?”

  我看了看窗外灰蒙蒙的天:“刘光可能去过那个古墓!”

  小敏张大了嘴巴,大翰也吃了一惊。

  “咚……咚……咚……”

  就在这时,我们的门又响了。

  我跑过去趴在猫眼上看了看,居然是叶竹。她来干什么?

  打开门,见屋里有人,叶竹友好地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但是碍于大翰跟小敏,一直没说出来。

  我发现小敏看我的眼神儿有点儿怪,大翰也干咳了一声。

  我对叶竹说:“你找我有事儿,说就行,都是朋友,没外人!”

  她看了看我的眼睛,说:“我把那个戒指弄丢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瞬间打了个哆嗦!

  戒指丢了,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是那枚戒指不可以丢!

  也许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它的去向,它就戴在上官玉儿冰凉的手指上,但我只希望那是个梦!

  叶竹把头低下了。过了一会儿,我说:“丢就丢了吧,不值多少钱!”

  她有点儿激动:“不能丢,不能丢!”

  我说:“为什么不能丢,是东西就能丢,人都可以丢,何况一枚戒指!”

  “因为……”她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来。

  难道她来就是为了告诉我,那枚戒指丢了?这可真是个噩耗!

  小敏说:“怎么,你不介绍介绍?”

  我看了看她,说:“一个帮过我很大忙的朋友,好朋友!”

  也只能这么说。

  叶竹浅笑了一下,说:“那我先走了,看看还能不能找着!”

  我把叶竹送出门:“别着了,找不到了!”

  她站下了,背对着我说:“不,一定要找,它不能丢!”

  我仔细琢磨着叶竹的话,总觉得包含着另一层意思。

  小敏拍了拍我的头,说:“行啊你,敢背着素素泡这么漂亮的妞儿!”

  我说:“都说了,只是好朋友,她帮过我的忙!”

  小敏:“你这一个月就是和她一起过二人世界去了吧,戒指都买了?”

  我说“爱寻思啥就寻思啥吧!”

  小敏:“我警告你哦,素素的前男友回来了,你小心点儿!”

  我一下子跳了起来:“什么,蒋梦回!”

  小敏说:“是啊,人家可是有钱人,刚从法国留学回来,别让他把你家素素拐跑喽!”

  我说:“我见过她了,她和前男友,不,是现男友在湖边散步没的时候!”

  大翰发话了:“啊?你干啥了!”

  我看了看他:“把他弄死,扔湖里了。”

  小敏惊叫着:“不会吧,那素素呢?”

  我叹了口气,说:“放心吧,他那大体格子,我俩单挑我想先死的那个得是我!”

  大翰偷笑起来。

  午饭我们在街边的小餐馆里对付着,一人一碗阳春面,各自想着心事。

  我猜,大翰在想刘光的事。小敏在想素素的事儿。我呢,在想他俩正在想的事儿!

  突然,大翰说:“我们去警察局吧!”

  小敏说:“干嘛?”

  大翰:“我觉得刘光很可能是被人害了!”

  小敏抬起头,说:“他是自杀,谁会害他?”

  我忽然感觉刘光的死对小敏的打击很微弱!是啊,毕竟她和刘光交往还不到半年,而且多半是冲着他的钱去的。况且刘光生前对小敏都不及我对素素的十分之一疼爱,当然,除了金钱之外!

  我看了看大翰,犹豫了一下,说:“我昨天晚上收到刘光的讯息了!”

  他们都愣住了,小敏说:“啊?这怎么可能,什么讯息。”

  我说:“QQ。”

  大翰说:“有人盗了他的号吧!”

  我说:“不知道!”

  小敏说:“他……他说啥了?”

  我说:“他说……他已经死了,但是他的灵魂留在了他生前玩儿的那个游戏里,就是往生索,在第七关!”

  小敏咽了口唾沫,缩了缩光滑的脖子:“我再也不玩儿那个游戏了,你们也别玩儿了!”

  大翰说:“别瞎想了,肯定有人恶作剧,人怎么可能留在游戏里?”

  我说:“你们的第二关是怎么过的?”

  大翰想了想,说:“很好过啊,就在桥下的路直接进洞啊!”

  看来他们都走了那条黄泉路。

  我说:“你们走错路了,赶快停止那个游戏,听我的!”

  小敏看了看大翰,点了点头!

  夜深人静!只是个假象。

  黑暗的地下,正活跃着另一群人。他们穿越一个个黑暗的时空,拼了命的寻找着自己丢失的躯体。是的,他们都是迷途的幽灵!

  现在是十一点三十分,我在等待。

  我冷静地看着公屏的对话,大家的恐惧都不是恐惧,他们在寻找着精神的刺激。而我的平静下面,却隐藏着一颗惊悚不安的心。因为我知道的太多了,也知道的太少了!

  突然,一个人钻进了我的视线。

  是九日九日。

  九日九日:“千万别走第七关,会下地狱的!”

  很快,他的话就被新的对话刷新了。现在没有人再去关注这句话,只有我。刘光死的前一个晚上,我见过这个人,他说完一句话就下线了“千万别玩最后一关!”

  我觉得那句话就是提醒刘光的,他肯定知道往生索的秘密。

  但是,他依然不在线,我一连发了好几条消息,没人回复。

  大家说的最多的,是第六关很难走,还有的说根本就过不去,不可能走到第七关,都是开发商故意搞的噱头。

  看来这个游戏的关键还是在第六关!

  终于,游戏开始!

  屏幕渐渐化为黑色的气泡,慢慢漂浮着、覆盖着我们的眼睛,其实它就是一双眼睛,一双可以洞察我们心灵的眼睛。我突然发现我没有一丁点儿秘密。全身心地跳进游戏里,这个响着低沉大提琴音乐的黑夜中。

  可是,妖娆黑雾的尽头,却显示着“第六关……迷魂宫”

  怎么可能,我怎么直接蹦到了第六关,昨天关机的时候明明是第三关。

  有人动了我的电脑?还是……

  我看了看游戏目录,第三关是鬼门关,第四关是奈何桥,第五关是生死河,第六关是迷魂宫,第七关是往生索。

  这么说,我直接跨过了鬼门关,奈何桥,生死河!

  忽然想起昨天梦中在棺材里听到的那三句咒语,小敏却说是这三关的通关密码,难道……难道我在梦中已经渡过了这三关?

  那我的梦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游戏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